穿越,一水你的碎影
时间:2012-03-30 21:30: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抱石暖玉  阅读: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睡了。春天,这个季节有梦可依。不是么?柳色蒙蒙,花事如烟。看,流水照花。
  红楼远眺,雕梁近影。桃花影落,你的背影在花雨间娉婷。我良久的注目,撇下满腹桃红馨香的章节。如是果决的向你,充满写意的靠近。伊人,就此倏然飞走。除了一地暗香依然的花瓣,只剩手中似有还无、你在花间素洁如许的衣袂……
  我肃立,在这份执著的望眼里老去。花雨,就在此时化作漫天的飞雪。落满了我的须发,还有青衫。
  就这样,一身的残雪,雪一样清辉的容颜。我只有,用舌尖的沸点温润冻笔、用嘴里的热度融化凝墨。画下你葬花的丽影,录下心泉的词句。
  画毕,你就在眼前。那成行的题跋,亦是你婉约清浅的莲步。
  雪住了。春风十里含笑。你在碧柳池前揽水,清水照尽浓愁,浅笑嫣然在催促我的脚步。三生三世。回眸,就在那一瞬间……
  玲,就这一声。落入池水,打碎了梦。
  醒了,几点残泪尚存。还有她的“杏眼圆睁”。
  梦了吧,美了吧。“爱大了吧受伤了吧,这就是为爱付出的代价。爱大了吧受伤了吧,就当是昨夜的一场梦吧。爱大了吧受伤了吧,就让我痛快的哭一场吧。爱大了吧受伤了吧,就当是昨夜的一场梦吧。爱大了吧受伤了吧,就让我痛快的哭一场吧”。
  说“玲是谁?”。我抹了抹惺忪的泪眼,嗯,嗯……还没彻底走出那场“风花雪月”的梦境。原来,她起身“掌灯”看了我有大一会儿了。我看到她眼睛红红的,我顺手抹掉腮边的泪滴,大概是她的。
  既然梦境,醒了,就是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和我的她,是有一定默契地。她听了故事,笑靥如花。可不比梦境中的“黛玉”、“张爱‘玲’”差呢。嘿嘿!
  我是九十年代中期才看了张爱玲大部分作品的。早些时候,都是从一些报刊、杂志获得有关他的资讯,这期间也时常有同学一脸敬慕的提及她。可那时还乐此不疲着:“匆匆太匆匆,几度夕阳红。心有千千结,窗外剪剪风。"(孔和尚。词话)呢。接下来就是前面说的那样,张爱玲——一发而不可收。
  我一直认为很多所谓的文学赏析、文学批评,是无厘头、不入门,肤浅着的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有些人非常喜欢妄言评价、批评别人。把作者原本的文字内涵无度曲解、恣意渲染。把一个整体的文字思想与脉络“切歌”的支离破碎,失去原有的魅力。不过作品的真正价值是不会因此而改变的。妄言者往往反而自己的心蒙上了灰尘。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真正作家的的文字被视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是肯定不愿意让别人说三道四、甚至恶意诋毁的。何况一些人自己也大为珍视文字。为着自己不希望他人那样言行对待自己,自已也不要以那种言行对待他人。可就有一些文人,犯有“文人相轻”的自古文坛沉疴、诟病。
  “我有一种探索的激情,我也有一种不草率下判断、不随便赞同、喜欢沉思、乐于改正成见的才能和用一丝不苟的努力改正自己思想的才能。我没有因为好奇而去赌博过,我对古代也不盲目崇拜。我对任何方式的欺骗都深恶痛绝。”(培根《释自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