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唐朝女诗人之鱼玄机
时间:2013-07-16 08:13: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阅读:

  我的这个戏说系列,将我的网名梦蝶的陶渊明分开,以梦蝶和陶渊明两个人对话的方式,来戏说一下我对古代文学的肤浅的理解。

  在上一个戏说唐朝女诗人中,我重点写了薛涛和李冶两个人,其实作为三个唐朝女诗人,鱼玄机的诗也很特别,我在天涯社区的一位写手朋友,给我留言,希望我写一下鱼玄机,在唐朝,女人的地位低下,人微言轻,纵然有满腹才华,也不能流传,只有几个人,如薛涛,李冶,鱼玄机等几个歌姬,女道士,的诗歌得以流传,所以,她们的作品我用一句话说就是“泪中的笑,笑中的泪。”

  鱼玄机的故事,就是:“泪中的笑,笑中的泪,泪中的泪,泪中的血。”

  我和梦蝶就像两个浪子,我们没有女朋友,没有正式的工作,我们到处的流浪,打小工,赚很少的钱,然后买酒喝,醉了,我们就没有了烦恼……
  月光下,嘿,嘿,哥们,怎么又是月光下?梦蝶和我,白天打工,累一身臭汗,然后喝酒,醉了就到处走走,当然是在月光下,在那一种朦朦胧胧之中,才会遇到别人遇不到的人和事情。

  梦蝶的手机里面传来刘欢的歌声,我和梦蝶跟着刘欢唱着,就是那一首《弯弯的月亮》,前面是一条弯弯的小河,在月光下,正好是这一首歌的意境,只是不知道哪个歌声里的阿娇在不在。
  朦朦胧胧的月光下,弯弯曲曲的小河边,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在隐隐约约弹琴,幽幽怨怨的琴声中,有委委婉婉歌声传来:

  温庭筠的词: 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这个是温庭筠的词,我和梦蝶都知道。
  我和梦蝶慢慢地,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有风,微风中,片片的白色的纸钱飞舞着,弹琴的女子回过头,我和梦蝶一看,是一个道姑,我们在《戏说唐朝女诗人》曾经遇到了薛涛,当时,薛涛要带我们走,我和梦蝶都吓坏了,今天晚上,怎么又在这里遇到了一个道道姑?

  那个道姑回过头,看到我们两个,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打扰我?”
  我和梦蝶苦笑说道:“我们是梦蝶好陶渊明。”
  道姑哦了一声说道:“哦,我曾经听我的朋友薛涛说过你们两个人。”
  薛涛的朋友?难道我们?又见鬼了?

  那个道姑说道:“我是鱼玄机。”
  鱼玄机,在唐朝女诗人中,和薛涛,李冶一起被称为唐朝三大女诗人。
  我和梦蝶在小河边,对着河水拜了拜,算是向这位女诗人致敬了
  梦蝶说道:“怎么有兴趣在这里弹琴?”
  鱼玄机幽幽说道“:今天,是我的忌日,我最喜欢这条河。”
  梦蝶说道:“你的诗,我知道的不多,就知道那两首六言诗。”

  红桃处处春色,碧柳家家月明。 楼上新妆待夜, 闺中独坐含情。 芙蓉月下鱼戏, 彩虹天边雀声。 人世悲欢一梦,如何得作双成?

  《隔汉江寄子安》
  江南江北愁望,相思相忆空吟。
  鸳鸯暖卧沙埔,砠矦闲飞桔林。
  烟里歌声隐隐,渡头月色沉沉。
  含情咫尺千里,况听家家远砧。

  听到梦蝶这样说,鱼玄机竟然向我们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说道:“谢谢两位先生,知道鱼玄机,知道我这样的一个身份低下的人,一个满身沾满罪恶的人。”
  鱼玄机轻轻地将她的手放到古琴边,轻轻地拂动琴弦,悠悠说道:“有谁知道我们?有谁记得我们?有谁看到我们?泪中的笑,泪中的泪,泪中的血?”

  我和梦蝶急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我们只是知道一两首你的诗,并不知道你的故事,和其他的诗词,请姑娘指教。”
  鱼玄机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你们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唱的是温庭筠的词吗?这一首词,就是温庭筠写给我的。”
  我和梦蝶对视一眼,难道……鱼玄机和温庭筠有一手?

  鱼玄机看出了我们的疑问,说道:“你们想歪了,温庭筠和我是师生的关系,纯洁的师生关系,就像是父女。”
  我和梦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鱼玄机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一个苦命的女子,我的父亲是一个秀才,我十一岁的时候,父亲病故,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在妓院里面洗衣服,温庭筠经常出入于妓院,认识了我,他知道我还算聪慧,就想试探一下我的才情,看是否名过其实。他想起来时路上,正遇柳絮飞舞,拂人面颊之景,于是写下了“江边柳”三个字,我一挥而就: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底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从此以后,温庭筠就是我的老师了,他经常到我的家里,像是一个父亲,一个老师,指点我,帮助我。
  几年以后,温庭筠六十岁,得到了一个机会,到外地做了一个小官,离开了我。
  温庭筠也在心里喜欢我,但是,他作为一个师长,一个长辈,不越雷池一步,而我,在自己成长的关键时间,温庭筠就是我的偶像了,我心里想着和温庭筠风花雪月,温庭筠离开以后,我写了几首思念温庭筠的诗:

  《遥寄飞卿》
  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珍簟凉风著,瑶琴寄恨生。嵇君懒书札,底物慰秋情。

  《冬夜寄温飞卿》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闲终遂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处,暮雀啾啾空绕林。

  我和梦蝶点了点头,纯粹而深刻的爱。
  梦蝶拿了鱼玄机的纸钱,慢慢地撒到了小河里,月光下,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鱼玄机幽幽说道:“温庭筠知道我对他的一片痴心,但师生的界限他还是坚守了,他想了好久,决定将少年才子李亿介绍给我,我就做了李亿的小妾。,李亿对我还不错,但是李亿老家的老婆见我进门就不客气了,先是打,然后赶出家门,万般无奈,李亿将我送进一座道观内,说三年后再来接我,我成了道姑,就是这个时候开始叫道号“玄机”的。

  《江陵愁望寄子安(李亿的字)》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长夜无眠,我在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 醉别千卮不浣愁,离肠百结解无由。蕙兰销歇归春圃,杨柳东西绊客舟。聚散已悲云不定,恩情须学水长流。有花时节知难遇,未肯厌厌醉玉楼。

  《寄李子安》:
  饮冰食檗志无功,晋水壶关在梦中。秦镜欲分愁堕鹊,舜琴将弄怨飞鸿。井边桐叶鸣秋雨,窗下银灯暗晓风。书信茫茫何处问,持竿尽日碧江空。

  鱼玄机轻轻地试了试眼角的泪水说道:“三年过去了,李亿没有在来道观,我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写下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我说道:“这一首诗我知道,是千古名句,原来是你写的,这个题目是《赠邻女》其实是写的你自己,这个就是泪中的泪了。”
  梦蝶说道:“这个有一点幽怨,不过,你也有幽怨的理由。”
  鱼玄机抬头望天,苦苦涩涩很多笑了笑说道:“就是这个以后,我要报复李亿。”
  梦蝶问道:“怎么报复他?”

  鱼玄机淡淡的笑了笑说道:“男人最在乎自己的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我就发疯的给李亿戴绿帽子,来者不拒。”
  我摇了摇头说道:“哎,姑娘这是何苦呢?这样的作践自己。”
  鱼玄机痛苦的摇了摇头,然后停顿了一下说道:“我听薛涛姐姐说,你们擅长对联。”
  我和梦蝶一起摇了摇头说道:“不,不是,只是在上一次对了一次。”

  鱼玄机说道:“我这里有一个上联,静中有动‘风定花犹落’,想这个是那样的自然,不着痕迹,有一点淡淡的伤感,有一点红尘之外,有一点神秘而空旷。”
  梦蝶想了想说道:“我这里有了一个‘鸟鸣山更幽’,这个是动中有静。”
  我说道:“我也有了一个‘蝉噪林逾静’。”

  鱼玄机听了,竟然有泪水流出,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就是因为这一句诗,我没有对出来,因为这个我就死了。”
  我问道:“这,这怎么回事?”
  鱼玄机说道:“我有很多的朋友,有一天,一个朋友来到了我这里,就是说了这一句诗,说是无人能对,我自持聪明,就说自己能,可是终于没有想起来,看来,我的确不如两位先生。”

  梦蝶急忙摆着手说道:“这个也不是我们想出来的,这个也是古人的诗,可能姑娘不曾瞧过。”
  鱼玄机说道:“我对不上来,朋友的丫头就耻笑我,两位先生知道,我本来就心里苦闷,看到一个身份低下的丫头也耻笑我,我就非常的生气,就将那个丫头绑了,然后就失手把那个丫头打死了。”
  梦蝶结结巴巴的说道:“打,打,打死了?”

  鱼玄机淡淡的说道:“是,打死了,想那个丫头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和我一样,身份低下的人,不,我还不如她,她起码没有出卖自己,那一年我26岁,我的人生就停止在26岁。”
  我和梦蝶呆呆地看着鱼玄机,品味着,笑中的泪,泪中的泪,泪中的血。

  一个本来是才华横溢的才女,因为父亲的病故,家道败落,被迫在妓院洗衣服,幸亏遇到了温庭筠,不,是不幸遇到了温庭筠,她的人生得以改变,但是这个不是温庭筠的错,是那个时代的错误。

  一个多愁善感的才女,只能做小妾,就是做小妾,也被人抛弃,这个是鱼玄机的悲哀,这个是那个时代的悲哀,然后出卖自己,报复自己爱着的人,在然后,打死了同样的不幸的人。
  我和梦蝶没有说话,无语,无言,笑中的泪,泪中的泪,泪中的血。

  月亮慢慢地西沉,逐渐的变大,变的浅浅淡淡,清清白白的,鱼玄机叹了一口气说道:“天亮了,我该走了。”
  看着鱼玄机的身影逐渐的隐去,隐去在一页唐诗里面,隐身在历史的长河里。

  唐朝女诗人还有一些,她们的诗虽然在艺术价值上面,不能和李白,杜甫等等唐朝的大诗人相提并论,但是,是一个时代的缩影,真实的缩影,下面是她们的一些诗,我在网上找的,只是几首。

  晚唐歌妓盛小丛有一首《突厥三台》
  雁门山上雁初飞,马邑阑中马正肥。
  日旰山西逢驿使,殷勤南北送征衣。

  刘采春
  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
  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刘采春
  莫作商人妇,金钱当卜钱。
  朝朝江口望,错认几人船。

  江淮名妓徐月英还有一首《送人》惆怅人间万事违,两个同去一人归。生峥平望亭前水,忍照鸳鸯向背飞。
  徐月英还有不全的诗一首,“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宋朝女词人聂胜琼用了,补凑了一首《鹧鸪天》,
  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尊前一唱阳关曲,别个人人第五程。
  寻好梦,梦难成。况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就是这一首词,让聂胜琼的名字在宋词的历史上,有了一席之地。

  下面是一首佚名的唐朝女诗人的诗《送寒衣》

  夫戍边关妾在吴,
  西风吹妾妾忧夫.
  一行书信千行泪,
  寒到君边衣到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