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散文的文情与政治
时间:2013-07-14 08:56: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颍川郡  阅读:

  我等生活在北方中原,曾经苦难沧桑的历史使得对政治格外敏感。人称齐鲁为儒家发祥地,有周公遗风;燕赵多壮士,慷概悲歌而又抱负不凡;三晋多纵横家,为权谋角力之场;南方荆楚吴越,迤逦的自然风光孕育了诗情,经济与文化皆蔚为大观,到了学者余秋雨那里,深沉地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又一个文化窖藏,那深藏的佳酿,有历史的醇厚,有文化的酸楚。秋雨散文多是苍茫而悲凉的氛围,它很少提及政治,或者有意在回避政治命题而把重点倾向文化,然而出于天生的敏感,我等中原人依然嗅到秋雨散文的文情与政治那种微妙关系,这或许是秋雨散文中悲凉气氛的罪魁祸首。
  在《山居笔记》的序言中,余先生直言不讳说,在阐释“文化情结与政治功业的相互觊觎与生死与共。”然而整书看来,最具政治色彩的《遥远的绝响》一文,他只是在极力营造魏晋玄学的气氛,竹林七贤们的放达,整篇文章玄风弥漫,魏晋名士们整体的生命形象有血有肉地呈现在我们面前。然而一个个名士被杀,这最让人扼腕的地方却一笔带过。文章没有过分揭露魏晋名士们的悲凉下场就其原因就是不与政权合作,文章看似是在剖析文人的人格世界,侧面是在批判政治对文化的压抑与摧残——用名士们的血来控诉。
 《一个王朝的背影》作为《山居笔记》的开篇,仍旧是在不经意间揭示“华夷之辨”这个贯穿整个中国历史的宏大命题,然而余先生将它进行艺术加工,从一个个文人名士的抗争到合作过程来展开这个命题。避暑山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却暗含大清帝国治国智慧的两手——“文以持之,武以靖之”,政治家希冀建功立业,越是名气大的文人越想把它纳入到政治体制中;而怀着强烈民族正统观学富五车的文人经过一番痛苦折磨,从绝世独立到“货与帝王家”,甚至最后不惜为帝国文化殉葬。千百年来,文人何时曾真正地人格独立,一个个文人贤士即使诗文再优秀、品格再高雅,却只是政权的附庸,当他们真正地在体制内争取人格独立实现政治理想的时候,却四处碰壁,所以一个个沉郁顿挫,悲壮苍凉。
 《苏东坡突围》更能体现文化人格与政治的互相砥砺,一代大文豪,在对待文臣最为开明的宋代却被皇帝弄得差点杀头。苏东坡因文而出名亦因文而获罪,文人的魅力与政治的无情在他一生纤毫毕见。东坡居士诗文之名太响亮,政治信仰太执着,新党旧派皆不容,一代文豪在政治上被边缘化,只得将政治抱负挥洒于泛舟赤壁的飘逸、三潭印月的清幽。难道诗文只能寄情山水密州出猎?难道羽扇纶巾只能做浅吟低唱?难道看过大江东去就只剩清风明月?
  文情与政治,是文人心中永远的死结,秋雨散文中一个个文人的形象,就是在这个死结上挣扎。苏东坡的流放、柳宗元的贬斥、王国维的自沉、嵇康的鲜血。然而“文章憎命达”,在宦海沉浮,在山水风物,在回归自我中,一个个失落的灵魂,一篇篇优秀的诗文由此产生。想到这,无不让人心酸。
 《文化苦旅》中看似在写一个个文化遗迹,实则在探寻这些山水内在的气质。文人给了山水灵魂,俗人让文化失落。在文化迷失的上个世纪,他为敦煌宝库惋惜,在阳关雪寻找政治格局以外的浩远,在柳侯祠凭吊,一个在仕途跌跌撞撞的文人让他对政治对社会进行更深入的剖析。然而在我看来,他的历史大散文最好的莫过于《都江堰》与《三峡》。一个安居蜀中的治水工程,带来百姓恒久的幸福生活,这比代表征战、讨伐的长城更具有文化魅力,学者余秋雨似乎不怎么关心社会政治而致力于文化。但是文情与政治,似乎构成了秋雨散文的表里,大气苍茫的历史散文,悲壮深沉的文化氛围,激情理性相互渗透的遣词组句,这背后,在余先生心中,恐怕也横亘有一个政治话题,他没有过分去提,去写,去阐释,只是把一篇篇充满美感的散文呈给世人,给当代文人们营造一个安静的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去栖息,去体会那永远值得品味的字句:
  “我想,白帝城本来就熔铸着两种声音、两番神貌:李白与刘备,诗情与战火,豪迈与沉郁,对自然美的朝觐与对山河主宰权的争逐。它高高地矗立在群山之上,它脚下,是为这两个主题日夜争辩着的滔滔江流。”《文化苦旅》——《三峡》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