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清照:倾城之恋
时间:2013-07-13 07:39: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沈木  阅读:

  早就想写点文字,为这旷世才女、婉约大师,为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女词人。
  我知道李清照,是在中学时初读《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语文老师称这首词为“千古绝唱”,我也觉得写得绝妙,偶尔写作文或日记,还要引用几句,大有“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年事稍长,了解了这首词的背景: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南侵,黄河流域相继沦陷,徽宗、钦宗被俘,康王赵构即位,史称“靖康之耻”。李清照夫妇先后南下,在混乱的局势中,赵明诚接任了湖州太守,但在赴任途中,不幸得病,死于建康(今南京)。这年,李清照46岁。丈夫的去世,使李清照悲痛欲绝。秋风萧瑟,愁云笼罩,李清照独自守在窗前,感到无限悲哀和孤寂。这天黄昏时刻,天上又落下一场潇潇秋雨,那梧桐树叶子不时滴滴嗒嗒地滴下晶莹的水珠,在悲痛中的李清照看来,简直是一串串伤心的泪珠。痛定之余:长歌当哭,李清照怀着对赵明诚的无限深切之情,提笔写下了这首词。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特别欣赏李清照的词。凡目之所及,皆手笔录之,自然特别留意这位才女的感情世界。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济南(今属山东)人,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精通经史,长于散文,母亲王氏出身于官宦人家,也知书能文,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对诗、词、散文、书法、绘画、音乐,无不通晓。有诗文集《李易安集》和词集《漱玉词》,均已亡佚,后人辑得其诗词40余首。散文代表作品《金石录后序》,介绍了《金石录》的成书经过,回忆了婚后34年的忧患得失,文笔优美动人,感情真挚。早年写的《词论》,独具慧眼,很有见地。王灼《碧鸡漫志》说她“自少年即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
  李清照少女时,词名轰动京师。时为妙龄少女的她《如梦令》一出,立即在当时文坛争相传诵。宰相之子赵明诚却因此害了相思病。据《琅娘记》卷中引《外传》,赵明诚小时,一日做梦,在梦中朗诵一首诗,醒来只记得三句话:“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百思不得其解,就向父亲讨教。他的父亲听了哈哈大笑:“吾儿要得一能文词妇也。”明诚大惑不解。他父亲说:“‘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合起来就是‘词女之夫’。”传说终归是传说,无确切证据可考。我觉得如此巧梦,不可信,并始终觉得只是人们为这对“才子佳人”的婚姻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赵明诚父亲赵挺之是王安石变法的拥戴者,与保守派苏轼、黄庭坚等结怨甚深。赵挺之做监察御史时就数次弹劾苏轼,或罗织罪名说苏轼起草的诏书“民以苏止”是“诽谤先帝”,或牵强附会说苏轼的“辩试馆职策问”大成问题。苏轼及追随者则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对赵挺之讽刺,挖苦,恶作剧,无所不至。据记载,因为赵明诚喜欢收集苏东坡字画,赵挺之就不喜欢最小的儿子,这位跟苏门不共戴天者犯了什么病,突然支持儿子向苏门后四学士李格非求亲?追根究底,除了虚荣心作祟外,也有政治原因:元符三年正月宋哲宗去世,其弟端王继位,是为徽宗,向太后听政,罢章惇相,起用韩忠彦为门下侍郎(宰相),李清照的父亲提升为礼部员外郎,李家跟韩忠彦家世代有知遇之恩,李格非官职虽低于吏部侍郎赵挺之,但朝里有韩忠彦。赵挺之操纵这段婚姻,显然有自己的谋划。李格非失势后赵挺之对亲家和儿媳不近人情的残酷态度,更可以证明这一点。
  总之,十八岁的李清照嫁给了太学生赵明诚。一对描金彩绘龙凤喜烛,插在修长的美人型烛座上,它的光焰欢快地跳跃着。两盏垂着金色流苏的八角薄纱大红宫灯,悬在屋中央,把洞房四壁映成了一片绯红。新人静地坐在妆台前,绣红的大红盖头把她和周围的一切隔开了,眼前只是一片红色的神秘的朦胧。现在她就要成为吏部侍郎赵挺之的儿媳,青年大学生赵明诚的妻子,她不由感慨系之。拜过天地,喝过交杯酒,她和赵明诚入了洞房。赵明诚酷好金石,在攻读经史之余,对于彝器、书帖、字画,每每刻意搜求。李清照对于金石学也有了浓厚的兴趣,帮助丈夫考证、鉴别。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愈来愈深,赵明诚在大学读书,每月朔、望才能请假回来,尽管同在一个汴京城中,李清照仍觉得如隔迢迢云汉,半月一次的相逢,也当做一年一度的七夕。他们的夫妻生活很有情调。一日,赵明诚刚在书房中坐定,丫环来报,有一位大学生求见。当那公子走进书房,但见他头戴绣花儒巾,身着湖色棉袍,足登粉底缎靴,眉清目秀,风度翩翩。赵明诚连忙起坐,动问尊姓大名。那书生举止潇洒,还了一揖,答道:“小生与兄素有同窗之谊。半月不见,吾兄为何如此健忘?”赵明诚醒过神来,不觉哈哈大笑,一把扯过女扮男装的妻子。
  1107年,赵明诚夫妇回到青州故居,过上了十年乡居生活。他们将书房称作“归来堂”,把内室命名为“易安室”。赵明诚致力于搜集金石书画,李清照协助他整理校勘,他们孜孜不倦,夜以继日地工作,常以“尽一烛为率”。十年之间,所收金石书画、文物古籍,竞达十余屋之多。这年3月,赵明诚在朝廷担任宰相职务的父亲突然病逝了,这时,宰相蔡京便暗下杀机,污蔑赵明诚父亲对皇室不忠。昏庸的徽宗听信谗言,立即追回了他对赵明诚父亲的各种赠官和所加称号,赵明诚兄弟三人,也因为“父罪”而统统免职。在蔡京的迫害下,赵明诚和李清照夫妻二人只好回到家乡青州去住。由于官场的倾轧,连累李清照也遭此不幸。赵明诚内心深感不安,一天,他说:“看来我们夫妻两个要在此白头到老了。”李清照笑道:“你以为我是羡慕荣华富贵的人吗?我才不是呢!咱们的日子是清苦一点,可是苦中也有甜。我们应该像桂花那样:悄悄躲在绿叶丛中,暗淡清黄,甘为寂寞。从今后我们应该更加努力地整理古籍,研究金石,吟诗作词,以慰生平。赵明诚听罢,深为感动:“贤妻所言,正合我意,翠难相随,情同手足,真是千金难买呀。天下知己,你我而已。”后来,在李清照的协助下,赵明诚终于完成了他的鸿篇巨著《金石录》两千卷。1129年月赵明诚病卒,李清照刚刚办完丧事,金兵加紧进逼,此时“仅存喘息”的她,手头还有从青州故居运出的书二万卷,金石刻二千卷,及其他文物家产。数目如此巨大的文物尚不知如何安置,又有人诬陷赵明诚生前以玉壶投献金人。亡国之恨、丧夫之痛、通敌之罪,灾难接踵而来。身体羸弱的李清照,想捐出家中所有铜器,以洗清罪名,就追随高宗逃窜路线,辗转流亡在越州、四明、杭州等地。李清照的晚年是十分悲惨凄苦的。除和张汝舟有短暂婚姻关系外,一直独自默默无闻地过着清贫苦闷的生活,67岁那年,在江南旅居中寂寞地死去。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