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心洗流水
时间:2012-05-16 07:03: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轻轻走来  阅读: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李白《听蜀僧濬弹琴》

李白缺的不是知己,也可以这么说,李白的知己顺应到了千年以后的今朝。盛唐里的李白听的是琴,盛世里的俗人,听的是李白的弦外之音。这里,无需刻意操琴,因重温李白的这首“听琴”诗,低眉仰视间,那个挥手的僧人,那个醉酒的青莲居士依稀就在眼前。
伯牙弹琴,子期听音。
李白除了听琴,想了些什么呢?想什么呢?冥冥中,扬起来的情绪,就如行云流水般表现了出来。
没有去考究李大诗人与僧人熟识的程度,君子之间的风雅,应该是李白作为文人的范儿出没的。
听琴需在高山,山上有松林,山下清水流。操琴在松下,风动碧山暮。秋云浮流水,明暗霜钟馀。
总觉着,李白不如子期。李白用匠心听琴,子期用的是素心听琴。匠人磨出来的东西精致,却无多少灵气。素心源于灵魂,是一洌澄明的溪水,风动云飘,呼吸之间的默契是造作不出来的。
当然,李白的重点不见得落在一个“听”字上,不过用娴熟的技巧炫弄他表达“听琴”的才情而已。即便如此,李白在我的字典里,其位置,还是比较显赫的。尤喜他信手拈来的诗句,即便知晓他夸张的成分,还是乐意接受他浪漫的情怀。
我是羡慕青莲居士的,他不仅读得万卷书,作得万首诗,难得的是他行的万里路。行走,不停地行走,途中总有不断的遇见,或琴声,或酒局,或茶道,文人们的雅集,都在途中遇见,欢愉、共鸣,亦是一种欣赏,而懂得,又上了一个层次。
总是羡慕古人的自由,总是叹惋生不逢时,总是哀怨知己难遇,多么希望通过文字的表象抵达时光深处的本质,做个醉酒的闲人也未尝不是幸福的理想,做个行吟的诗人更是浪漫的一生。再淡一点,“山上搭得茅草屋,月光半间僧半间。细听松风入琴曲,静卧浮云入清泉。”亦是人间清欢。
其实,我们在意的不见得与名利相关,一个“理解”,一个“懂得”,诠释了“知遇之恩”的全部涵义。当下,“浮躁”愈演愈烈,我们已经难得静下心来操琴、听曲了。朋友之间,染上名利的交往,或许在很长一段路上彼此是相知的,有可能因为一个细微的动作就瓦解了之前所有垒积起来的情分,甚至无需一件具体的事,情绪不对了,时光更不再了,只能将遗憾消磨于寡淡的未来。所以说,“高山流水”般知音,远比夫妻之间的情分更需缘分的修得,更需赤诚之心呵护,即便背道,即便转身回不了原地,一曲《山谷清音》,依然唤得回当初的情意。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