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性爱描写与色情宣扬的浅析
时间:2013-07-08 08:30:1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国斌  阅读:

  在文学作品中,性是一个古老而永远充满活力的话题。社会、时代不同,思想观念不同,性在文学作品中所呈现的具体形态也会不同。性爱描写也一度被人们关注,纯爱与色情之分也被讨论不休。哪一种才是爱情之中所谓的真谛与真实,哪一种更接近于本性更与生命本质相关。文学作品中的性爱描写又起到了怎样的作用,都值得我们探讨。——摘自《西南交通大学学报》
  
  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思想观念的改变,文学作品从写爱情都要遮遮掩掩的时代进入对性爱描写也象喝茶,饮酒,吃饭,喝水一样随意正常的时代了。早几年还出现过以艳情小说流行的时段,比如那时候就有一个叫夏飞的专门写艳情小说。甚至一些知名作家的书都专门以性爱描写来吸引读者。我就清楚的请得那时有个叫云中岳的武侠小说家的小说就专门长篇章节的写了一些细致的性爱过程与体验。我当时就有些不明白,曾在心中问:为什么这人也写这样的小说呀。当然,我不知道那是别的书商的盗板呢,还是云中岳本人写的,只是觉得好奇。
  还好,象这类小说和写小说的人没有写几年,终于消声匮迹了。还是应了那句老话:邪不胜正嘛。
  但是,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专门以写性爱为主的所谓的文人又曾经丰行过一段时间,甚至有的网站还专门以此类小说来吸引读者,赢得利息。网络的兴起,让所谓的网络文学披着文学的外衣,干些妓女卖弄风骚的丑事,把一个文学环境污染得象现在工业城市里的河水了,臭气薰天。
  人之所以成为人,成为人类,一个最重要的标志就是遮羞,就是性关系上出现了必要的禁忌和避讳,性事中有了人格、道德、尊严等等精神内涵。在谈论文学性爱描写与色情宣扬的区别之前,我们还是来欣赏下面一段文字吧。
  雪下了三天三夜,终于停了。我在家里也闷了三天。这三天除了每天下床做两顿饭,我几乎就没离开过床。室温很低,到处都是冷梆梆的,冷空气无孔不入地往脸上、脖子里钻。除了开着电热毯的床,我已无处躲藏。
  卧室里到处存留着红袖的气息,转角柜上摆满了她的各种高档化妆品以及瓜子、糖果、果脯、沙琪玛之类的零食。
  我本来应该住隔壁的卧室,那里有一个小床留着我假期回来住,可因为天气太冷,大床上铺的大自然磁性保健棕床褥正好派上用场。
  揭去红袖在超市买的一套床具,换上自己的床单和被子。躺在床上,我似乎闻到表弟和红袖的气味。一股厌恶的情绪在我心中滋生,我皱皱眉。
  崭新的天蓝色“月亮船”自动窗帘上,两个动画的孩子快乐地坐在月亮船上,背景是蓝天和云朵。白色的云朵像蝴蝶一样翻飞着,夹杂在云朵之间有几颗画成五角星的星星,星星的颜色是淡黄色的,而那首月亮船却是太阳的颜色,不,更像是一枚船状的黄金,那种纯黄亮丽得让人心旌摇荡,心驰神往。
  那幅窗帘让红袖和表弟的气味,从我的床上消失了,就像雪被太阳融化了一样。
  这幅窗帘还有客厅的那幅是红袖搬来后,表弟安上的,他把我过时的窗帘扔在杂物柜里,这两幅时尚的窗帘确实让我这套没有装修的房子增色了不少。
  我的眼光又落在对面并排立着的两个组合立柜上。那两个八成新的柜子,两扇门严实地合缝了,这也是表弟的功劳。我在家时,那两扇柜门因为掉了合页,每天如同脱臼的胳膊耷拉着,活像一个垂头丧气的残疾人。如今它们经过表弟的精心料理已恢复青春似的重新放射出迷人的光辉。
  还有卫生间的便池也重新得以修缮,还有客厅里我原来那套有十几年历史的沙发终于被搬了出去,代之而来的是豪华的三件套沙发。
  表弟想干什么呢?他为什么不让红袖住在他那里,他单位分的房子比我这儿大得多,而且还带中央空调,他的房子经过装修和我这儿相比已是天壤之别。
  红袖此时或许就住在他那里吧?
  不管怎么说,红袖住到这里使我的房子有了生气,使我这个长期孤独的人有了家的感觉,我从心里是赞同的……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电话铃响了,梅花打来的,让我不要忘了晚上去她家吃饭。她是在谢我这个媒人呢!
  我随手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日记本,翻到某一页,几行文字吸引了我:我觉得自己身体内部一种叫着欲望的火焰在燃烧,那噼啪作响的声音冲击着我的耳鼓,让我浑身的血液也随之燃烧起来。那声音像久旱田野上饥渴的鸟叫,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密林深处苦苦地折磨着我,让我有一种想在人前脱光衣服的冲动。
  当年轻英俊的桑怀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那种叫做感情的东西已缥渺远去。如同远离肉体的灵魂,它的形状已无法捕捉,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食色性也”,这话被我在饥渴中深深地领悟,我吸吮着他的全身,如同饥饿的人品尝着美味的食品,他皮肤的光洁、体型的优美让我心动,我觉得自己似乎又爱上他了,他也以全部的热情回应着我。
  我们紧紧地拥吻着,像两只发情的蛇在宽大的床上缠绕着,扭动着……时间和空间都已在我的思维中消失了,世界仿佛已不存在,只有我们两人……
  就像混沌初开,天与地的合一,我们俩人成为一个完整的统一体。那痛快的呻吟声、喘息声,越过紧闭的窗帘肆无忌惮地向楼下飞去……我们仿佛在和谐地跳着慢三、慢四,很快便进入疯狂的快三、快四,随后便在欲死欲仙的快感中升入跨凤而飞的境界,那里仙乐齐鸣,空气中氤氲着兰麝的香味,我清楚地觉察到自己的身体在这种奇特香味的熏染下,由颤栗变为亢奋,变为酥软无骨……我悬在空中由云朵托浮着,托浮着,我拼命地想抓住某种东西,不停地向上,向上……直到饥渴,直到燃烧,直到灼热——那来自宇宙的精华,来浇灌我,来熄灭我身体内的火马。我梦似的呻吟着,在一阵痛快变型的叫唤之后,他终于满足了我……
  随着机关枪扫射后的沉寂,那只折磨我已久的鸟儿扑棱着翅膀向远方飞去……
  这段文字是我去K学院上学前写的,今天看着它,我的脸不由得红了。我曾经爱过桑怀,那是很遥远的事了,那时我刚离婚,感情无处寄托,偶然和他相遇便一见钟情。我比他大八岁,他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经过几次缠绵之后,我发现了他的懦弱,他说他父母不会同意我们的,我说那就算了,后来他就去了南方,我也就渐渐忘了他,可是去年夏天他突然回来了,并生出要和我结婚的念头。我冷漠地说你知道四年时间会发生什么吗?他说不知道,我说爱情已经改嫁啦!他愣愣地看着我,我一把将他推出门外。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