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莫离
时间:2013-07-07 09:16: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张修夏  阅读:

  恍惚中,我想起拜伦那句很有名的诗,若我再见到你,事隔经年,我该如何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到最后终是一语成谶,见证了三毛的那一场荒藤古井的苦等。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很多人都诉说着爱情的稍纵即逝,苍白无力,亦或是开始无病呻吟,只怕自己付出太深,而对方却从未当真。婚姻不是从此两个人面对面,结婚是为了两个人牵手共同面对这个世界,这才有了后来湿漉漉的一句话:我多么想,能跟你一不小心就白头到老。
  她一直怕结婚,实是多少受了童话的影响,终是在遇见了荷西以后,在沙漠里结了婚,在那个每想念荷西一次,就落下一颗沙形成的撒哈拉沙漠里。那时候想的恐怕是,白首莫离,算中了开头的细水长流,却没料到结局的朝生暮死。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只是,现在只能用尽余生的时光,漫长而执着地期许着,等待着,又回到初次相遇的场景,那花,那草,却惟独少了那个痴笑的男人,原来爱情是一场轮回,荷西的多年等待,在这一回,怕是累着三毛等候一生。
  早几年张爱玲大热的时候,我也装模作样读了几本,印象中最深的不是很多人都交口称赞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中那段经典的文字,而是《十八春》里一句普通的对白:你问我爱你值不值,你可知道,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当三毛感情遭受挫折再一次回到西班牙后,她见到了荷西,那个苦等她六年的男人。三毛问他:“你那时为什么不要我?如果那时候你坚持要我的话,我还是一个好好的人,今天回来,心已经碎了。”他说:“碎的心,可以用胶水把它黏起来。”三毛说:“黏过后,还是有缝的。”他就把三毛的手拉向他的胸口说:“这边还有一颗,是黄金做的,把你那颗拿过来,我们交换一下吧!”这份爱情,从来没有问过值不值,或许,荷西不能给她全世界,但是,他的世界,全都能给她。
  埋下的,是你,也是我,走了的,是我们。三毛伏在那个爱了她一生的男人耳畔,轻轻说道。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