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朱自清《背影》有感:父爱无疆
时间:2013-06-21 08:57: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老肥老肥  阅读:

  昨夜,细雨连绵,而我却独自坐在书桌前,听着滴滴答答、若有若无的雨点敲打在遮阳布上,手捧一本《朱自清散文集》,细细品味。已记不清读过多少次《背影》,但每读一遍,内心的感触都有所不同。
  初次接触此文是中学时的课本,而那时的我并不能体味其中的深意,只是被动的按照要求背诵其中的经典段落:“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而今的我已人到中年,孩子也已上了大学,文中父亲提着橘子蹒跚的背影,已深深地镶入我的脑海里,就像一根神经,稍一触动,便会引发无限的感慨。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在中国几千年的浩瀚文海中,吟颂母爱的诗文很多,不胜枚举,相比之下,赞美父亲的篇章却少之又少,慈母严父成为亘古不变的定性模式。然而,“父亲节”前期,无意中再次拜读此文,心灵深处的情感也随之点燃,继而蔓延,情到深处,禁不住泪眼模糊,潸然泪下。
  父亲毕业于《西北工学院》,分配在天津工作。60年代,随着三线建设的大开发,军工厂急需技术人员,作为技术干部,毅然决然来到贵州山区。原以为直接开展工作,去了才知道企业刚开始土建,一切要从零开始。时年我不足周岁,哥哥也才4岁,母亲为技术工人,全家到大山深处落户。父亲只知道每天工作,厂房的建设、设备的安装,处处都有他的身影,而家里的事情,则全部推给了母亲。
  由于是建厂初期,条件很差,生活物资极度匮乏,道路也不通,只能在星期天走十几里山路到镇上买些食品回来,蔬菜很少,只有大米没有面粉,我经常吃米饭拌猪油和酱油,严重缺钙,得了鸡胸;单位没有幼儿园,别人家有爷爷奶奶或者母亲在家照顾孩子,我们没有,又是双职工,我和哥哥只能被关在家里。贵州山区的冬天极为阴冷,都烤炭火盆过冬。一天,父亲正在单位忙,忽然有人来报,家中起火了,急忙跑回家,明火已经扑灭,家中一片狼藉,而我们哥俩儿都不知到哪去了,甚是着急。原来邻居发现了火情,听见了孩子的哭声,破门而入,抱走了孩子,又招呼大家扑灭了大火。
  此事对父亲打击很大。父亲本是独子,爷爷奶奶早已过世,是由本家亲戚带大,如今就两个孩子差点报销,母亲的身体也每况愈下,这样下去全家就完了。由于从事保密行业,人员的调动十分困难,但上级考虑到具体情况,经多方努力终于批准我们回到了老家兰州,同样干军工。
  兰州的情况大不一样,职工和家属有上万人,有自己的幼儿园、医院、小学、中学,师资力量、教学条件都比社会上要好许多,生活设施也比较健全。文革后期,反击右倾翻案风,又是批林批孔,我们这些孩子也就是瞎胡闹,啥都不懂,跟着队伍摇小红旗。哥哥回家说:学校还上晚自习,不给时间闹革命,纯粹是学而优则仕。父亲听见后,拿起笤帚就一顿痛打,嘴里骂道:小小孩子不好好学习,多掌握理论知识,长大了有什么用,只能给国家添累赘,增加负担。
  恢复高考后,由于前期学校学工学农,半天上课,半天进厂当学徒,基础没有打好,哥哥仅考上了中专,父亲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我身上,让北京的同学帮忙邮寄学习资料,每天监督作业的完成情况,抽空就到学校与老师沟通,老师也是厂里职工,和大家一样,只是隶属不同的部门,因此大家彼此都认识,更容易找准存在的问题。
  高考前期,父亲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我送你去考场吧,而处于高考综合症的我没好气的回答:你能替我考试吗?父亲不做声,但还是破天荒请了3天假,悄悄跟我去考点,见我进考场后再离开。我回家后从不问考得如何,只是看我的脸色,生怕再触怒我影响考试。我不知道父亲去考场的事,还是同去考试的同学说看见我父亲了,还特意告诫他不让告诉我。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父亲就开始准备入学所需的生活必需品,棉絮要用新棉花,棉被是新做的。报到那天,父亲早就在单位要好了面包车,拉着我们3个新生和行李去报到。新生接待站熙熙攘攘,各系报到点人头攒动,交入学通知书、填表、分配宿舍,到校医院体检、伙食科买饭票、图书馆办借书证,我明明都能办,但父亲不放心,跑前跑后,额头上吣出点点汗珠。到宿舍一边帮我铺被褥一边不停地给我交代学校各处的具体位置,对我很不放心。
  待一切工作都完成了,父亲坐在床上,从包中拿出自带的茶水喝了一口,深呼了一口气,明显可以感到提着的心放下了,然后缓缓地说:“我该回去了,你妈还在家中等消息呢。”我赶紧送到楼下,和父亲挥手道别,只见父亲不高的身材背着小包,一头的华发,在微风的吹拂下显得更加的疲惫,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最近几年,父亲得了严重的糖尿病,身体愈来愈廋,门牙也换成了假牙,我每次回家父母就十分高兴,买好我爱吃的扣肘子,自己却因为牙不好嚼不动而很少吃。聊天时常常问孙子的学习情况,告诉我他哪个老哥们走了,什么病,谁谁的孩子怎么样了,谁到北京发展了,谁出国了,这时两眼放着光,母亲接着说:“当时叫儿子去深圳你不让去,现在又说别人家的事。”父亲厉声道:“我就不让孩子跑得太远。”我只好打岔,聊其它的事打断话题,因为不管我说什么,都是外边的新鲜事,他都愿意听。
  父爱是深邃的也是深沉的,想想以前的自己,特别是叛逆期的我,内心只有深深地自责。如今,我只能发自内心的说一句:“父亲,我爱你!”
  在父亲节来临之际,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