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哀弦凭谁诉
时间:2013-06-21 08:10: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向阳树绿  阅读:

  清晨醒来,窗外微雨,碎了一地花瓣,打湿了谁的心房?天空,忽明忽暗;柳枝,瑟瑟颤抖。细雨,斜风,不想出门。
  此情此景,突然想到了李煜的一首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找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时光太匆匆,斗转星移,光影变幻,多少岁月悄然化作握不住的指间流沙。其中,又有多少被我虚度,妄掷。莽莽红尘中,往往身不由己,为亲人,为朋友,为那些似懂非懂的人情世故。在时光洪流的裹挟下动荡沉浮。欲寻个归路,却不知何处是归程。
  最近看陈圆圆的故事,起初满怀兴趣,可是越深入越感悲切,读不下去。她一个顾盼生辉,神采明媚的佳人,渐渐成了冷冰冰的交易品,战利品。她没有自由,没有自我,没有主动性,被抢来抢去,像一件器物。
  她生在邢家,寄养于陈家,后被卖至青楼。又被国戚田畹选中,献于崇祯,“上知青楼妇,却之”。后流寇四起,畹欲结交吴三桂,摆盛筵,出群姬调丝竹,陈带领众美先奏了一曲,情艳意娇。三桂不由神移心荡,美人入怀,一切好商量,自然满口答应保护田家老小。陈又被做了一场圆满的交易。
  流寇陷京。刘宗敏冲进吴家掳走了陈圆圆,献给李自成。
  李听说这女子色艺兼备,能歌善舞,就想看节目了。陈就依意唱了。这狂风黄沙中走出来的莽汉子,怎听得惯娇滴柔媚的水乡呢喃?自然大呼不好,又改了秦腔,方才拍案大乐。很难想象,一个弱弱的女子在凛凛剑光中,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弹唱。
  再后来呢?有了“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
  吴三桂得知圆圆被掳去,大怒,瞋目而呼:“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有何颜面?”勒马出关,请清兵去了。吴梅村在《圆圆曲》中写道: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但是,像吴三桂这样充满野心的政治家,我向来难以怀着如此温柔的心去揣测,是否真的为红颜而怒?
  理所当然,陈又被吴抢了回来。
  到这,我们还是看不见陈圆圆的表情。她是怎样的麻木与冷漠?又是怎样的惆怅与悲伤?历史没有给她太多的话语权。只知道,有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被各路英雄抢来夺去,成为了他们炫目战绩的装点。更像一只花瓶了。
  后来,吴三桂镇滇,她才安顿下来,封了正妃。陆次写的书上说:“专房之宠,数十年如一日”。但后宫内院向来都是醋坛子,姬妾妒忌成风,争相陷害,陈迫于无奈,为尼自保。
  最后,吴造反被康熙杀了,陈圆圆也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在这冷冰冰的天气,看着冷冰冰的人和事,真是彻骨的冷了。若说身不由己,有几人比得上她。我已是羞愧难当了。我顶多是无奈于生活琐事,无法执着于所喜所爱罢了。至于她,连自己都不是自己,何谈生活,怎论喜好。有时候,真想看到一个有血有肉,有笑有泪,有爱有恨的性情之人。可是,一个没有自由,没有自我的人,又怎么表现性情呢?
  写到这儿,写不下去了,放在一边,想起已是下午。结尾只想到一句诗“旧情更向何人说,惆怅城头落照时”。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