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之藻思,当胜相如——读《自悼赋》有感
时间:2012-05-14 07:36: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不怕心碎  阅读:

司马相如写的《长门赋》几多侨情,几多造作,毕竟是男人写女人的心思,又是假借美人伤怀以自喻,更是有许多未写尽未写到的细腻之处,而班婕妤的《自悼赋》,文章美的就像一轮蒙着雾纱的明月,光亮在轻纱的掩映中透着道不明的忧伤,有说不尽的温柔细腻的美,那份女性的细腻和哀怨表达,虽是无声之字,却满纸满篇皆是哀哀之泣声,让人不忍淬读。
班婕妤,可怜姓氏无考,只知道她当时为妃的名称,这本身就是一种悲哀,一个伟大的女文学家,尽然没有自己的名字,可怜,女人在历史上就是没有地位,真是“名不见传”啊!不怪曹雪芹为她们鸣不平,写出了《红楼梦》,这个婕妤,是一个不爱他的男人给她的名分,是她一生伤痛的烙印。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要选择为那个不爱的男人去守陵墓,那个男人的死并不是她痛苦的结束,她却至始至终选择他为她生命的句点。她的悲哀一直在绵延,而屈指算来,她活的日子也就四十年而已,这四十年也许对她太长,这种早逝,落在这种才情的女子身上,怎能不让人叹息。
人都云:“性格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班婕妤的性格可能是那种柔情千种,自尊自爱的女子,她这样的性格应该有一个好的结局,可是命运依然刻薄了她,让她所遇非人,遇到了一个不懂他的男人,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是千年后一个懂她的人发出的感叹,可惜只是当时也是茫然,悲剧依然是给予了班婕妤,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班婕妤的故事说出了一个“万艳同悲”的故事,古代的女子只有依附男人才能生活,纵有才情也是枉然,她们是一个历代的悲哀。
我喜欢她最后,《自悼赋》的“重曰”那一段,最后一段应是整篇文字的最强音“潜玄宫兮幽以清,应门闭兮禁闼扃。华殿尘兮玉阶苔,中庭萋兮绿草生。广室阴兮帏幄暗,房栊虚兮风泠泠。感帷裳兮发红罗,纷究n兮纨素声。神眇眇兮密靓处,君不御兮谁为荣?俯视兮丹墀,思君兮履綦。仰视兮云屋,双涕兮横流。顾左右兮和颜,酌羽觞兮销忧。惟人生兮一世,忽一过兮若浮。已独享兮高明,处生民兮极休。勉虞精兮极乐,与福禄兮无期。绿衣兮白华,自古兮有之。”写得哀婉凄怨,让看的人掩卷,不忍淬读。
后世的诗人写到宫怨这一词时,都离不开班婕妤的《自悼赋》的影子,没能跳出这个框架,如李白的《玉阶怨》也只是换汤不换药的说了一通,现摘抄如下:“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精帘,玲珑望秋月”其中的意境和班婕妤的《自悼赋》有相近之处,可见后人无法逾越她刻画的氛围,这就是班婕妤的过人之处。
班婕妤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她的遭遇让人悲叹,还有她的美丽和才华让人扼腕而叹!岂是茅绅在《汉书评林》中一句“赋之藻思,当胜相如”,所能道尽的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