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春情难遣
时间:2013-06-07 08:39:3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洛阳素衣  阅读:

  我怕是惹了花神,遭遇桃花劫,长了桃花癣。无奈蛰伏于室内,隔离各种花粉,外敷内服的药用了几天。症状才一天天消褪,便痴心不死的将电脑桌面上的绿柳换成粉红浓艳的杜鹃,但见一番花团锦簇的美意,满眼粉尘香艳。
  抬头见喜,悦从中来。
  尊听医嘱冲了蜂蜜来喝,以解花毒。
  蜂蜜甜腻的感觉如同春意枝头的唯美,如花美眷的似水流年,小山词《鹧鸪天》里的那句“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写尽了相会时低眉浅笑缓舞清歌女子的水湄风情,欢乐肆意,酣畅淋漓。若可以只停留至此该多好,可惜,随着时光的流逝那绽放的花朵终难逃凋零的命运。转而,便是“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即便辜负,他也是钟情之至,那情,被他荡气回肠在痛彻心扉的相思里。而她,却是怨不得,说不得。
  对于小山心存激赏,却难爱戴。一直不太喜欢过于多情的男子。而在那个年代,“唱过新词韵更娇”的她们,作为宴席上红妆佐酒的雅兴,不可或缺的情调,成为被人豢养起来作为宠的命运本已堪怜。任她们红颜绝色,才艺超群,罗衣霓裳,轻歌曼舞,推杯换盏,吟诗作对却不能生情。那么多文人雅客写下的相思句若有一句当了真,便中了爱的蛊,不得善终。
  我若离去,必会重逢。是他走时留给她的希望。
  相逢瞬间,相离刹那,红尘路上多少结伴同行的人,最后都相继走散,何况一个他。而她,无法预料的却是,当她不顾一切地扑向憧憬中的爱情,那最终焚尽的将只是自己的情。
  重逢。不过是他笔墨下再新添的那首《长相思》,可那些相思的话语怎能更改她为爱成殇的现实?掩上那不能言说的哀伤,手拂琵琶续续弹,且寄一曲清欢,不问曲终人聚散。此后,心存希望继续等,非要等到他真的可以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而最终等到的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那被她当了信仰拼将一生的爱情,最终不过只是他人生故事里的一段风月佳话。
  把梦寄托在别人身上是多么地不安全,更何况是爱情。面对现实的太多羁绊又有几人可以拿捏得当,把情事演绎成春满花枝的美好。
  事已至此。你若舍弃,我必遗忘。
  昔日的郎情妾意还在眼前,纵然不舍,又能如何?当爱一点点背离了初心转而凋零,她能够做的不知道是铭记呢?还是遗忘?
  她亦不能怨,也怨不得谁。在爱情面前没有对错,若有的话,也是错在他的逢场作戏,而她却要为他从一而终。
  怨也怨不得,恨亦恨不得。罢了。罢了。
  不如,陪君醉笑三千场,不诉离伤。
  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从今后,把他埋在心底,就此生活。
  ******
  经历了繁华和荒芜,在人潮散尽地时光深处,蓦然后首,是谁已经辜负了自己太久。
  古典的莲花在淋漓的水墨上开落,阡陌深处一池碧透里满溢着一缕清幽,笔墨逶迤开来,一轮满月不在天空,而是沉浸在相思的潭底,月色下,不知那素衣摇曳的可是曾经的承诺?还是遥远的传说?
  再次翻看秦淮八艳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不管是怎么风姿卓绝的开场,几乎都难逃薄情寡义的宿命。任她们是姿色倾城还是才华横溢,是侠肝义胆还是风骨嶒峻,是风流侠女还是倾国名姬,又有几人能更改得了那如蒲苇一样的命运呢?
  寇白门,以八抬大轿,五千士兵,惊动百里长街,明朝以来最大的迎亲场面华丽登场嫁到了朱府,可后来那个男子被囚时为求活命将她卖掉。就算以后与之断绝,她仍为他筹措两万两黄金赎身。之后重回青楼,最后流落乐籍病死。
  卞玉京,出身秦淮官宦人家,因父早亡,姐妹二人沦落为歌姬。才情横溢,语惊四座,与他初遇,两人爱意萌生,遂赠定情书简,而那个男子却畏惧与权势,洋装酒醉拒绝佳人。看破红尘的她去苏州法华寺出家当了道士,长斋绣佛,暮鼓晨钟,后隐居无锡惠山柢陀庵直至病逝。
  陈圆圆,殊色秀荣,花明雪艳,色艺超群。爱他的男子以保家卫国的条件交换了她的陪伴左右,从此落下了红颜祸国的骂名。那个男子进爵云南王另娶后,她在五华山华国寺削发为尼,直到得了那个男子的死讯,她自沉于寺外莲花池。
  柳如是,幼即聪明好学,但由于家贫,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妙龄时坠入章台,才气与节气高于一切,曾劝夫君一起投水殉国,无奈夫婿腼颜迎降,她左右他称病辞归,鼓励他与抗清义士联系,全力资助,慰劳义军。后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追随夫君与九泉之下。
  董小宛,琴棋书画,论诗说词,才情卓绝,她穷其一生追求爱情,可她爱的人只对陈圆圆钟情,她并不死心,而是持续不懈地等待,只是到了才子佳人两相悦打算百年合好的那天,她已经久病缠身,客死他乡。
  顾眉生,是秦淮唯一幸运的女子,她放弃情谊甚笃的情人,背约甘愿做了别人的小妾,好在礼部尚书给了她一生荣华。
  李香君,13岁尽得其音节的女子,追随了自己的爱情。期间,被高官所逼另嫁他人,她毫不屈服,一头撞在了媚香楼的石柱上,鲜血溅在香扇上,被染成了傲骨桃花。叶分芳草绿,花接美人红。怎奈,桃花薄命,扇底飘零。最终男子背叛了初衷,做了一名清廷官员,节气信义担在肩上的她深深失望,对着男人的面,撕毁了那把曾经用生命捍卫的桃花扇。
  ......
  自古红颜多薄命,难道上天赐予了她们容貌才情,就必须以她一生的幸福快乐做代价吗?终究意难平。
  ******
  最是春情难遣。
  合上书,封存她们的故事。因为,每每想到她们曾经心生无限美好的期待和伤痕累累的痴念,我的心,便会开始生生地疼起来。若是可以,想请求老天爷给那些女子一个平淡安稳的来生,娴静安适的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而那被风流公子误了的一时风华,再由天地还给她。喝下孟婆汤的之前,要记得在他的手心里写下她的名字,欠下的,来生还。
  来生。她依着昔日的容颜重生,依然是春意枝头的唯美。与他在茫茫繁华里相逢时,摊开她的手心,那手心里的朱砂痣便是他曾经对她的诺,会守护在她身边,给她安定,给她幸福,给她一生,再给她生生世世的约定。之后,那如影相随的都是有情有义的日子,花下小坐,喝茶听雨,爱慕厮守,演绎不尽地是活色生香的人间温情。
  在暖春繁深处,但见她笑笑生妍,步步生芳。而我,为艳过芳华,美到极致的她,单留一颗清赏的从此,信人间,真情至性。
  从此,不看红尘悲欢,但举金樽到浓醉。
  ******
  窗外开始变天,突有一场春雨不期而至,点点滴滴地敲着窗。
  蜂蜜水已经冷了,亦一口一口地喝尽那份甜腻。
  蜜之甜,随之而来的是酸。
  茶之苦,瞬间而回的是甘。
  所谓悲欢同席,甘苦同在。世事无常,或聚或散,经历人生百味,最终频频回首的依然是最初的日子。
  苏东坡就有诗《东栏梨花》云: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合上书,合上梦,以及那时光凌乱的错觉。
  电脑桌面上的杜鹃花依然是一番花团锦簇的美好,一下回到现实,一个简单布衣女子的真我渐渐还原。
  多么庆幸我们生存的这个时代,大家对女子除了包容,还有成全。爱在的时候倾尽所有的去爱。爱不在,亦可以山水两相忘,日月无瓜葛,认认真真地爱自己。
  喜欢“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重柳边”的诗句,更喜欢苏东坡的那句“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大好的光阴怎容得我们辜负,还是将红尘故事煮成一壶新茶,晨暮细数的日子里,留给自己细细品尝吧。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