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文学
时间:2013-05-30 07:16: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御风而行  阅读:

当年莫言写《红高粱》、《欢乐》、《红蝗》,就受到了很多批评,到他发表《丰乳肥臀》,对他的批判,更是达到了顶峰,……之后,类似的政治批判越来越少,但在文学层面上对莫言的批评一直没有停止,他的《檀香刑》、《蛙》都曾遭遇猛烈的批评。《蛙》能得茅盾文学奖,要得益于评奖制度中的公开投票环节,众目睽睽之下,熟悉文学现场的人,都知道难以回避莫言的存在。其实,未必是莫言需要这个文学奖,而是一个文学奖的权威性,需要一批优秀的作家站在那里。在今天这个社会,改变自己命运,有些人是选择妥协,有些人是选择出卖人格,但还有一些人是选择把自己做大做强,使对手不能无视你的存在——后者才真正值得尊重。莫言的被认同,应该属于后者。莫言近年的文学风格并无根本变化,也未见他在写作上作出什么妥协,但他的文学地位,尤其是他在国际上的影响和以前大不相同了,已是最有国际响的中国作家了,这就迫使一些人要开始正视莫言的存在——我更愿意从这个角度来理解莫言何以会被主流现实所认可。

 

……对于有些责难或者说批评吧,莫言说:

我的小说是大于政治的,作家是靠作品说话的,作家的写作不是为哪一个党派服务的,也不是为哪一个团体服务的,作家写作是在他良心的指导下,面对着人的命运,人的情感,然后作出判断。

谢先生也说,政治永远是当下的,此时的,是少数人或者党派之间的较量,但文学是普遍的,永恒的,人性的,它是比政治更永久的价值。

这些话,可以兼答那些质疑着了。不过,还是有那个的。谢先生指出:

因此,我不赞成用单一的政治视角来看待莫言这次的获奖,假若中国出了一个作家,能获得世界性的认同,惟独在他自己的民族却遭遇冷眼和冷嘲,甚至恶意的践踏,不能对他作出公正的评价,这是不正常的。………莫言的获奖,未必能改变中国文学的现状,但它至少对中国文学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是有正面价值的。这些年,中国社会到处弥漫着一种如何才能发展文化软实力的焦虑,尤其是在国际竞争中,我们还拿不出真正有感召力的文化产品,在民族精神的展示上,还显得很贫弱。……一个国家如果没有文化输出,没有那种有高度、有影响力的文化符号来诠释自己的国民精神,这个国家就永远不会被人尊敬。

物质中国是对中国最严重的简化。……整个西方,他们骨子里对中国精神的漠视,才是对中国真正的伤害,这种伤害,甚至比贸易制裁和贸易歧视更严重。可是,我们一直没有什么机会来修正西方人对中国这种扭曲的认知(注:跟对一个人认知的偏见一样,很难改变),因为我们缺乏有说服力的精神产品。

好了!莫言为国争光,出了“有说服力的精神产品”, 而且我以为是货真价实的“原生态”(这三个字,在当下被喊叫的震天骇地,而真正的原生态包括一切商品、文学作品有几?)作品,可我们可爱的一些中国人呢?他们会怎么说,莫言的作品“只会让西方人看到我们这个民族的丑陋、落后、阴暗,甚至黑暗的一面,莫言的小说,充满着这方面的描写。”这跟批评张艺谋“把愚昧、落后的中国形象固化在西方观众的心中”如出一辄?!。呀呀啡!哎呀呀!看看!我们可爱的中国人啊!多爱国!?

其实,艺术源于生活,而生活的真实,才是艺术永恒的生命。试想,如果文学作品不反应生活,那么,文学还有存在的价值吗?当然,他们这些人哪里还懂得这个理。就以《蛙》说,第二部第五节中的描写,就是现实生活的写照。要说真话,疯狂般的张拳,哭叫的几个女儿,跳河淹死的耿秀莲,那些民兵、干部和大夫,这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哪里没有发生?哪里不是似曾相识?可不知何故,却偏偏讳莫能言,讳疾忌医,没有人敢触及,只有莫言进入这个敏感区域,给世人留下了历史的痕迹,却又惹来非议,岂非咄咄怪事!

这使我想到不入流的自己(可不是攀比,我没那么狂妄。肯定又会有人耻笑我不知天高地厚了,我是说大小一理,官家的“机巧”、“ 利用” 何曾相似)。人,人家看不上眼,文章还可抄袭、盗用、窃用、利用,据为己有,升官发财;拙著出版,竟成为他们“加强领导” 的“五个一工程”, 又出书了,“今年总结又有一本说词了!”看!多器重。呵呵!真的太荣耀了!什么“鉴于您在文学艺术方面的杰出成就”, 什么“特聘您为作家协会顾问”。省、市、县媒体曾对我的拙劣写作曾做过报道,有头儿似乎无奈地、“心胸宽阔”地说,谁要你是市上的名人呢?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换句更直接的话说,就是说,在文化升温的大背景下,谁敢于漠视你、忽视你的存在吗?不认可行吗?我依然直快炮弹上膛,我也不领这个空头人情!哈哈!真是的!我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形容他与我,这种两不相干而又相互矛盾的心理。还有人指斥我的作品反应阴暗面等。但无论如何,真该庆幸,深感无上荣光!无上荣光!

是否是迫使一些人不得“不能再无视你的存在”呢?我不知道。但起码“存在” 者好。因为我向来对此类事不想也不想知道“复杂的内幕”。懒想懒问着倒好。与其让人说是榆木疙瘩猪脑壳,倒比陷入脏臭泥坑中挣扎强千百倍。

话扯远了。我们还是听听谢先生的剖析吧:

莫言的作品揭示黑暗与恶(注:有网民说世间无邪恶,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高论、怪论),他当然也向往美好,比如《蛙》,就是对生的关切与礼赞,但这样的段落不多,他更多的是摹写现实在欲与恶中的狂欢。他为何不对这种**裸的罪与丑轻易作出道德审判?我想,他知道文学的态度不是决断,而是发现,不是斥责和批判,而是理解和宽恕。但我们不能由此就认为莫言认同了这种现实,更不能因此就认为莫言丧失了批判立场。

文学的魅力不在于写那些黑白分明、结论清晰的事物,而是在于写生活的模糊区域和无穷可能性,在于描绘那种过去不能回答、今天不能回答、未来也未必能够解答的生存困境。

我不知道现在的有些人,为什么一直用政治斗争的观念,一看作品就盲目给人戴帽子、打棍子,是那样混出来的,刘项原来不读书,即使读书是为了混口饭吃,还懂文学的“不能回答的生存困境”呢?只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罢了。阿弥陀佛!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