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说文学
时间:2013-05-30 07:16: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御风而行  阅读:

读书笔记》选之三

还说文学

近读梁晓声和莫言等关于苦难与文学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代人经历大体相同,而又饱经磨难,因此颇有同病相怜之处而又颇有同感,再想絮叨絮叨老话题。

诺贝尔文学奖评莫言,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而他自己说是“虚幻”,这在他的作品中经常呈现出来。现在没有受过风霜之苦、饥饿之苦的年轻人,怎能理解那样的人生苦难呢?他们吃得饱,穿得暖,心情又自由自在,又不受任何束缚,只是追求金钱与享受,巴望钱多些再多些,享受好些再好些,又怎能理解那个时代生活的难肠,做人的不易呢?所以,莫言说我的写作动机一点也不高尚,是大实话,没有一点假。其实呢,无论莫言,还是梁晓声,所处的环境与生活所迫,也只能是“想出人头地”,不让别人欺负,给父母争口气,想证实自己的存在而已。在这一点上,我们这一代人有共同点:

有心理学家认为,作家的创作心理与他所受到的压抑、精神的创伤有着直接关系,作家内心深处的冲突构成了作家从事文学创作的根本原因和动力。他的作品是他精神创伤的间接或直接的表现,是他压抑的情感的释放。

莫言此话当真,颇有同感。正如他说“饥饿和孤独,是我小时候的两个很重要的主题,后来也变成了我创作的两个很重要的主题。……心理学家研究表明,个体的童年体验常常为他整个人生定下了基调,规范了他以后的发展方向和程度,在个体发展史上打下不可磨灭的烙印。如冰心说,不论童年是快乐,是悲哀,人们总觉得都是生活中最深刻的一段;有许多的印象,许多习惯,顽固地刻画在他的人格和气质上,而且影响他的一生”。他的主题也是我的主题,他的童年不可磨灭的烙印记忆,同样是我的记忆。因为同是一个蓝天吖!他和老梁苦他们孤独,但却比我幸运,他们还有健全的家庭,还有父母亲健在并且教育和安顿居家生活。而我呢?一个未经风雨、未压重担的十几岁的瘦弱肩膀,倏忽间挑起了养家糊口的千斤重担,那种茫然,那种无奈,那种不知其所以然的孤独与无望,是常人难以置信并难以理解的。在这样的环境下挣扎与生长的苦苗,能像雨露阳光滋润下的壮苗相比吗?你的脾气个性能跟人家一样吗?他们理解你?笑话。自然而然人家看不上眼,说东道西没好话。人家是还养娃的生产队长家,是拿馍打狗的“世蛋蛋” 家。像莫言说,自卑就是隐藏在所有个人成就后面的主要推动力。一个人由于感到自卑才推动他去完成某些事业。“生活中的缺失需要在作品中得到补偿,而内心的压抑与痛苦也需要在其中得到宣泄”。我真是这样。试想,我们这代人,怎能忘记那样的岁月?于是乎,就孕育出我的拙作《人生苦旅》、《田野秋梦》(上、下部)、《五味子》,就是我“三代骨肉命归天” 后的无奈愁怅,人生悲哀情。也是释放出长期被压抑的心声。起初,我也并没有要写成文字的想法,可是,不吐憋屈啊!不吐不快呀!所以,就有了几百万的文字记忆。

刘梦溪先生评莫言“当代社会有两个缺失:一个是传统道德观的缺失,还有现代文明观念、秩序的缺失。如果你读莫言的作品,你就不会这么随意了,你的人性就会庄严起来。我在他的作品中,既看到人性的挣扎,也看到了人性的庄严。这些作品触及到了乡土中国的痛楚,写出了在中国文化背景下,从传统到现在的转型过程中,中国人人性的挣扎与坚强。”虽然自己的作品愚拙鄙陋,但却也还有人性的挣扎与坚强,有对两个缺失的呼号与呐喊,不客气地说,或多或少敢于也勇于揭露与触及弊端与痛楚,自感还有点儿社会意义吧?这也是我这个小毛毛兵乐此不疲的原动力吧?

大手笔余秋雨先生说,莫言的获奖不经意间对历史做出了贡献,正如阿基米德说的“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莫言不小心进入到这个支点,让中国的文学的形象发生了变化。连我们这些被人瞧不起的小兵也跟着沾了光而且沾了大光!谢天谢地谢莫言!

评者甚众,但我以为他和范曾先生评点最到家:“正如他说,他不是为一个口号服务。莫言的创作真正体现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灵魂。莫言用他的作品写出了文学史。”余还说,“莫言的作品核心有三点:一是只写生命本体;二是在边缘状态下写的生命本体非常好;三是他描述的生命状态包含着集体记忆。”还有人说,莫言是第二次为国家赢得荣誉。

在我们国家,在社会中生存的“异类”,人们总是看不顺眼,成为俗人眼中有争议的众矢之的,或曰有争议的人物。特别是官场,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则是,以“老佛爷”的喜欢与否为标准的,反之,则不顺眼,颇多微词,颇多争议。在主流文学中亦复如是。曹雪芹他们创作四大名著者如此,狐怪小说的蒲松龄在所难免,而当今的莫言、贾平凹又怎么样呢?主流社会、主流文学,能容纳他们?

可是,自古文学有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愈是禁止的,盗版的办法愈趋繁多,印数剧增,读者愈众,连那些不摸文学书的人,也争相购买,一堵为快,更使**流传甚广。古之《红楼梦》是这样,当今的《废都》、《丰乳肥臀》亦是如此。精明的盗版商有利可图,借着庙堂唆腊杆,印刷几十万几百万,无法计算,各地的或明或暗的大小书摊上,到处是他们的杰作,跟《梦》当年手抄一样热火。按理,但官比民强,那为什么屡屡使官方失算、受挫,而又跟他们的愿望相左呢?

说来也奇怪,而实际并非奇怪。这便是文学的魅力所在。

要我看,正是这些“异类” 创作出了与众不同、下接地气、又接民气与华夏文化血肉相连、血肉相融而又反应现实社会民情真实生活的艺术杰作,从而打动读者,使艺术永照千秋的。

在众声喧哗中,我以为谢有顺先生的《文学比政治更永久》,真正读懂了莫言,也为莫言对中国文学的贡献进行了全面分析。鉴于此,我想多说些。

作为文学评论家,谢先生在演讲中,有他的独到见解。

我们中国有些事很可笑。莫言获奖后,地方政府的官员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要改造他的旧居,“儿子不再是你的儿子,屋子不再是你的屋子了”, 要种萝卜,养青蛙,找丰乳肥臀美女做导游,进行开发。这下可好,莫言家周围的萝卜被拔光了。一向被人瞧不起、受批判的他,一夜间身价百倍,光环四烁,跻身与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行列。谢先生说,他被主流认可的原因(恕我较详引用全文,从中引发我们的思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