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王小波
时间:2013-05-26 08:12: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周晓荷  阅读:

怀念王小波

知道王小波这个名字至少是在九八、九九年左右,我十八九岁的时候。那时我没以为他会是我现在认识的这个样子,只知道他的书有争议,据说是因为写性。当时自己主观地认为因写性有争议的书都存在哗众取宠的媚俗嫌疑,所以一直没有去看。直到零八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到书店闲逛,再次看到书架上王小波的书,拿过来随手一翻,想看看究竟写的是什么。我翻到了他的《黄金时代》,只看了短短几段文字,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喜,写得真好,大家的手笔。直觉告诉我,这个人的学识不可小视。后来又看了他的几

篇小说和所有出版的杂文,包括写给李银河的信件,事实证明直觉没错。

王晓波笔下的人物多是漫画式的,他的那些王二们从来就不会哭。书中的王二面对一切采取的都是嬉笑以对,每天做着一些无厘头的事情,看似不循规蹈矩,让人不可理喻,实则是对当时那种荒诞不堪、无理可讲的社会的一种无声还击。王二们的看似乐观包含了最彻底、最绝望的对现实的悲观。王小波运用了黑色幽默的方式还原了王二们的生活,这种被称为‘绞刑架下’的幽默方式的运用,常常让我忍不住笑出声的同时却又鼻子发酸。王小波的《黄金时代》,还原最基本的生活事件,整部小说,作者并不以那个时代的眼光去看待发生的一切,因此显得一切的描述都够可笑够荒诞。王小波提到,罗素先生说,从一个假的前提出发,什么都能够推论出来。因此他说,二十四年前,作为知识青年他上山下乡去了,以此为契机,他的生活出现了无数千奇百怪的事,而他相信这些事全都出自一个错误的前提。王小波对**的认识在我看来是所有对**的认识中最具常识性的一种,逻辑的简明丝毫没有掩盖住认识的深刻。

王小波写性,还原性之自然本性。王小波写性不是为了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在他看来,**是一个无性的时代,只有在无性的时代里,性才会成为一个话题,所以他的小说免不了要写到这些。他写的性不朦胧,不暧昧,不猥亵,不拿性当噱头,当仪式,当什么可以拿来显示寓意的工具,他笔下的性就是性之本身,该它出来时它就出来,它既揭示不了什么,也无法预示什么,王小波没将它赋予太多沉重的意义和背负太多的使命。王小波小说中对待性的态度,就像他对待生活中任何一件除性之外的事情的态度一样,它是什么,就是什么,既没有 有些文人提及此时的士大夫气,也不似当今的八零后们以此作为反叛文学的主题和素材,只是为了自揭疮疤,标新立异。

王小波像罗素一样提倡过智性的生活,认为人不应该以愚蠢为乐,强调人生应该是参差多态的,有趣的。这是因为我们周围有太多的人,喜欢狭窄的,教条的东西,讨厌多元的、宽宏的东西,喜欢循规蹈矩的,单一、呆板、无趣的生活。王小波在给李银河的信中说,“人可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呢,这问题真是深奥,我回答不上来。中国人买电视,造大衣柜,这一切和我的人格格格不入。有人学跳舞,有人在月光下散步,有人给孩子洗尿布,这一切和我格格不入。世界上人可以享有的一切和道貌岸然的先生们说的全不一样。他们全是白痴。”王小波是太痛恨模式化的生活了,他和李银河在美国匹兹堡大学留学期间,几乎跑遍了欧洲大大小小的城市。在他看来中国人长期处在思维混乱之中以至对事物缺乏基本的常识判断。他说,“我只知道,太平年月比乱世好,这两种时代的区别比新鲜空气与臭屎之间的区别还要大。”他常常有如此令人叫绝的语言出现,有人谓之“格调不高”。我认为他只是想帮你理清最基本的常识而已,因为在他看来,中国人从来不缺乏理解复杂事物的能力,她们只是理不清最基本的常识性的东西。中国人常常以苦为乐,认为生活就该是吃苦受罪,进而告诉我们应该享受这种吃苦受罪。王晓波则告诉我们,吃苦就是吃苦,受罪就是受罪,生活应该是美好的,而美好的生活显然不能等同于吃苦受罪。所以王蒙会说,王小波这个人是太明白了,他不会被你泰山压顶的气势所吓倒,你说得再好,他要从操作的层面考虑考虑。周国平则说,王小波就是《皇帝的新装》中那个说出了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王小波的文章给人以智性的启迪,比起世界上的文学大师们丝毫也不逊色,在有生之年能够读到这样的文章,由一个中国人写出,是一种荣幸。看到这儿或许你会说,王小波倡导的是精英的生活方式,智性的生活只属于那些上层社会的精英们,王小波是不是鄙夷平民大众的生活,我要说绝对不是这么回事。王小波只是想告诉我们真正的人类应该过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你有足够的智慧,那么就应朝着那样的生活迈进,但同时他又对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有着深切的关怀,在我看来,王小波是真正有着人文关怀意识并为之付诸行动的人。李银河也曾说过,王小波身上有一股深入骨髓的平民气质。他在《个人尊严》一书中提到,‘外地来京人员’在北京住的地方毫无尊严可讲,依照王小波个人的体会,假如一个人处在社会之中,感受不到别人的尊重,那他也没法尊重别人,长此以往必会做些伤害他人,报复社会的行为。他的朋友帮一个扶贫组织议一件租借空闲厂房给‘外地来京人员’住的事情,他也常去参加议论,王小波说,那地方不在于有多考究,而在于卫生,有人管理,让大家住着放心。他在国外旅行的时候,住过‘基督教青年会’一类的地方,就是这个样子的寄宿宿舍,住在里面不觉得屈尊。对于出门在外的年轻人来说,住这种地方就可以说有了个人尊严。

王小波的妻子李银河说,“曾经,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现在,我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王小波英年早逝,真的是中国文坛一个特别大的损失,如果他活着,谁也不知他还将会写出些什么,作为一个喜爱王小波作品的人,我会常常想起他。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