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纳兰
时间:2013-05-26 07:30: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夏未央。  阅读:

一直很想知道,纳兰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

最初听到“纳兰性德”,是小学的时候听弟弟背诵他的词《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当时还理解不了他写进词里的离别时那种怅然若失的感情,只觉得很诗意,数字原来也可以用的这样出神入化啊,下阕的“风一声,雪一更”,又是数字的“一”,刻画的孤独如此锐利,直刺人心。

再后来,便是《木兰词》里人所熟知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句子。多少期许,多少无奈,多少天真,多少心痛,只一个“若”字,便道出人世间几多不可挽回,几多错乱,几多桀舛,更是令人拍案叫绝。

前几日,从网上搜得几页“纳兰词”,打印出来,今日在不喜欢的课上信手翻看,却又爱不释手,颇有感触。

坐在靠窗的座位,戴上耳机,隔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安静世界,四周的一切便全然和我无关了。低头任许多旧日里的歌从耳际流过,岁月无痕,温柔安好。

窗外是铅灰色的冬的肃杀,我坐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心如止水,断无杂念的看纳兰的词。时光静好,好久没有这样享受诗的乐趣了,如沐春雨,如受春风。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里写“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看到这两句,忽自呆住,思绪转回一中那年。初夏时节,梧桐花开,也是一个氤氲着水汽的时节,赌书泼茶,当时身在福中不自知,日日里拉着一张驴也似脸不言不语,只会莫名的烦躁,莫明的焦虑。现在想来,真个是“当时只道是寻常”呢。而今身处异地,再也回不到那样的年月,再也不能红袖伴读,再也不能赌书泼茶,一个人看春夏交替四季轮回,每逢夕照流苏、黄叶飘零之时,倍感凄凉。每每值此,便怅然良久,若有所失,恨岁月不能逆流。

若真个还能回那年,定当小心呵护,倍加珍惜。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沁园春(瞬息浮生)》写于丁巳重阳前三日,读得心里隐隐的疼,鼻子酸酸的。真是世事无常,红颜易老啊,多情人纳兰又梦见亡妻“淡妆素服”,他和她只能“执手哽咽”,相顾无言,泪流千行。正是一个天上,一个人间,时空相隔,物非人非。梦里再见,她依然素面朝天,淡静如水,还是记忆里那个清纯的女子,眼睛明亮,纤尘不染,干净的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这梦醒的太早。卿自早醒侬自梦,想要凭仗丹青重省识,却不料泪水盈盈雨铃铃,更声清冷,早已是一片伤心画不成。

素未工诗的妻子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君圆”。灯深月浅,绣榻上的温度犹在,碧落茫茫,妻子却再也不会回来,柔肠寸断,可怜的纳兰只能偷偷地“赢得更深哭一场”。

明知亡人早已不在,却解不开百转千回的情节,痴痴的说什么“便天上人间,尘缘未断”,只可怜梦好难留,诗残莫续,春花秋叶,触绪还伤。

相思难解,纳兰便日日里借酒消愁,只把功名利禄当做浮尘,三十岁的一个暮春时节与好友把酒相聚,醉卧间一咏三唱,一唱三叹,从此一病不起。终于七日之后,在花雨飘零中看见亡妻莲步轻摇、笑意盈盈的来接他去没有相思之苦的另一个世界……

2012年12月13日上午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