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大揭秘之一:凤姐才是宝玉最后的女人
时间:2013-05-24 22:01: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好年华  阅读:

 

那么《红楼梦》到底想说什么呢?也许有很多,但其中一个应该是:醉心功名和享乐,热衷“仕途经济”固然虚假;向往神仙爱侣般诗情画意的,世外桃源的生活也总归一场大梦;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过平凡而结实的日子才是最真。鄙人不才,试续“狱神庙”故事如下:

 

凤姐和宝玉别过贾芸、小红、茜雪一干人等,天已近晚。凤姐得知巧儿脱险,心头总算悬下一块大石。时下起小雪,北风正紧,寒气瑟瑟,念及金陵老家蒙难的至亲,想到此次递回原籍,前路艰险,无依无靠,又要和亲骨肉分离,凤姐不禁抽泣起来。宝玉因劝道:“姐姐不要太伤心了,身子要紧。这庙中原有狱神,专供人求签解难。何不卜它一卜?”

 

凤姐点头道:“也好。”转身走至神座前,双手合什,深深低头跪拜三次,口中默念一会,便取签筒摇晃几下。“啪”的一声一签落地,凤姐忙捡起看,不觉脸上一热,仍呆呆跪在那里。原来这凤姐本豪门绣户之女,并非不认字,只是平素不喜读书,不会作诗填词,字又写得不好怕人笑话,才每每使人代笔。

 

宝玉以为凤姐不识,急道:“姐儿快给我看看,我念给你听罢。”

 

凤姐迟疑片刻,仍递过竹签。宝玉念道:“荣华富贵本浮云,弄术操权岂是真?总归飘零始有悟,宁不惜取眼前人?”

 

宝玉念过,似有所思。凤姐道:“弟弟也去求一签罢,再念与我听听。”

 

宝玉因又三拜,再得一签,念道:“金玉无缘木石空,红楼长恨水长东。应知落魄临危日,竟是谁人与你同?”

 

宝玉、凤姐默然对视,良久,竟相拥痛哭......

 

不觉天已破晓,凤姐为一声鸡鸣惊醒,因轻拍宝玉道:“弟弟快起来,咱俩该动身了。若是被那些牢头看见,白遭一顿骂事小,便又挨一遍打,真个不值。”

 

宝玉轻轻揉着凤姐身上的伤痕道:“姐姐觉得可好些?只恨那班狗养的,竟下这种毒手。”

 

凤姐苦笑道:“还好。幸得贾芸给了他们五十两银子,总算不曾往死里打。咱们互相扶一扶,勉强走得去罢。”

 

宝玉道:“姐姐头发乱了,我帮你理一理。”凤姐含笑点头,一边整理衣裳,拂去粘在上面的草籽、灰尘。忽然又想起一事,便从囊中取出通灵宝玉道:“弟弟快看,这是我前次在家里扫雪时拾到的,原来竟丢在穿堂外了。好在没有破损,我给你戴上罢。”

 

宝玉接过玉,摇头道:“我早说它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如今终也验了。”凤姐不解道:“这话怎么讲?”

 

宝玉道:“姐姐或不知道,以前有个传国玉玺,秦始皇刻的,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这玉玺从秦汉到唐五代一千多年,被人争夺不休,总以为得了就是天子,竟也保不了谁,反而赔上无数性命。后来玉玺不见了,倒还安静了些。可笑那碌碌世人,竟也想这蠢物,又不敢做成玺,不敢刻受命于天,便作各式玉佩,选些相近的字刻上,岂不无事找祸吗?”

 

凤姐听毕,正沉思,宝玉猛地一甩手,将那通灵宝玉扔出窗外数丈远。

 

二人将通关文碟放好在包裹里,又收拾停当,便互相搀扶着,拄了棍子,一拐一扭地走出狱神庙。方行百余步,那一僧一道忽然出现身后,看着二人在纷纷飞雪中渐渐远去,周遭剩下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那道轻轻叹气曰:“这两个总算是开悟了。”

 

 7/7   首页 上一页 5 6 7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