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大揭秘之一:凤姐才是宝玉最后的女人
时间:2013-05-24 22:01: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好年华  阅读:

 

铁证之二:宝玉和凤姐一同被魇

 

宝玉和凤姐被赵姨娘收买马道婆用巫术魇了以后,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此时那一僧一道出来救命,贾府的人按照僧道指示,让宝玉和凤姐同睡在一个房间内,达三十三日之多!这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暗示二人“死后同穴”嘛!一个小叔子(和姑表弟)和一个堂嫂(和姑表姐)竟然三十三日在一个房间里一起吃喝拉撒睡,要知道那时宝玉也不小了,早已和袭人“云雨”过了。如此公然悖逆礼教,大伤风化,严重辱没家族名声的安排,贾府的人居然没有任何为难和异议就照做了!除了生活原型中这两人就是夫妻,并且作者要以此暗示二人后来的结合,很难作出更合理的解释,否则就是原书的重大错漏:贾府的人至少应提出疑问,并且采取一些措施,例如用帐幕之类将他们分隔开。显然对于精心构思,情节严密的红楼梦来说,这样重大的错漏是不可能存在的。

 

有人会说,那时两人都快死了,还顾得什么礼教?姑且先不论这个站不住脚的理由(站不住脚的原因就是贾府的人没有异议,也没有采取措施来维护礼教的底线),再看:

 

铁证之三:焦大醉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的养小叔”

 

不要忘记此时凤姐和宝玉正从宁国府出来,焦大是见到他们后才骂的。所谓“爬灰”,现在一般相信是小说中原有贾珍和秦可卿乱伦的内容,后来被删除了。但“养小叔”指的谁?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翻遍前八十回似乎也没有任何“养小叔”的描写或补叙。其实,红楼梦中许多人的话都不一定指已发生的事,完全可以是未发生而将来要发生的事,即所谓“谶语”。例如贾家四个小姐作的元宵灯谜,大观园青春女性们作的许多诗词等等,都具有“谶语”的性质。所以焦大的“养小叔”也是谶语,应的是八十回后的故事,而且就是指凤姐和宝玉二人无疑。有人质疑说,怎么其他小姐都是用诗词做谶语,而凤姐却用一句俗话?因为凤姐不会作诗啊。你让她怎么写出诗谶来?而且凤姐这样一个大“俗”人,用最俗的话做谶不是很贴切吗?可见,作者是非常重视人物和故事的逻辑性的。这个谶语发生得很靠前,一般地,越靠前越具有统领全局的作用,所以它和男女主人公的最终命运必有重大关联。

 

且慢,什么男女主人公?难道凤姐才是全书真正的女一号吗?的确如此!根据现代的统计,前八十回中关于凤姐的文字是最多的,比黛玉、宝钗都多,甚至比宝玉都多,她不是女一号,谁是女一号?有女一号的文字比二号三号还少的吗?那林黛玉成什么了?虽然很多人喜欢林黛玉,支持“木石前盟”,也会有很多人抗议我下面的揭示,或者如某些网友调侃的“秒毁三观”,但仍不得不郑重指出:

 

绛珠仙草林黛玉其实是来干扰(以还泪的方式)神瑛侍者贾宝玉凡间生活的人,“木石前盟”也是空的,没有的。神瑛侍者虽然每天用甘露浇灌绛珠仙草,但他下凡时并没有主动带上已修成女体的绛珠仙子,是绛珠仙子自己暗中跟了去的。所以神瑛和绛珠之间没有所谓的“前盟”,若硬说有,那才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了!当那些干扰(黛玉、宝钗、袭人、晴雯等)一一除去后,神瑛侍者才会拥有,或者说回归真正属于自己的,和凤姐一起的尘世生活。

 

铁证之四:凤姐和宝玉经常出双入对

 

其实在全书一开始的部分,宝玉就像跟屁虫一样跟着凤姐到处去,探亲访友,逛街看戏,二人经常执手而行,同坐一车(车帘是挂着的,如果两人在里面调情,外面也看不到)。宝玉有许多向凤姐撒娇的动作,什么“猴向凤姐身上”,“扭股糖似的厮缠”等等,凤姐对此也是欣然坦然,毫不介意。宝玉从来没有叫凤姐“嫂子”,而是姐姐长姐姐短;凤姐也只管叫宝玉或宝兄弟。当然作者写得很巧妙,浑然天成,让读者觉得这些都是偶然、特殊的情况,或者只是姐弟之间的亲密,从而又被“轻轻瞒过”(脂砚斋批语)。凤姐和宝玉出双入对的情景,直到宝玉和众小姐搬进大观园后才少了,因为作者要腾出手来写其他事。但是按作者一惯的笔法,前面写了这么多,后面会没有回应吗?他又会怎样回应??

 

铁证之五:狱神庙故事

 

现在一般相信,贾家获罪后有“狱神庙”一个重要情节,出现的人物有凤姐、宝玉、贾芸、小红、茜雪等人。“狱神庙”里发生了什么事,各人说了什么话,无从稽考(只知道刘姥姥救了凤姐的女儿巧姐,但应是“狱神庙”之前的事了)。但可以看到,其他都是小说中很次要的角色,只有凤姐和宝玉属于主要人物;还可以看到,凡是宝玉落难的时候,危险的时候,和他一起共患难的不是别人,正是凤姐!前面小说刚开始时是如此,后面小说快结束了也是如此,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作者这样安排是随随便便的吗?!

 

铁证之六:混乱的“二爷”和“二奶奶”

 

书中下人们称呼“二爷”时,既可指宝玉,也可指贾琏。前者是按贾政、王夫人这一房的顺序,后者则是按整个荣国府男孙辈的顺序,读者也就想当然地略过去了。事实上在传统社会,尤其豪门大户,长幼次序是非常严格的;而且贾琏虽是长房贾赦的儿子,却不与他老爸同住,而是和贾母、贾政、王夫人等在一个大院里。如果称呼上就这么混乱,不仅不成体统,很容易造成无谓的误会,更会被外人笑话,所以在常识上原本是不可能的。至于“二奶奶”,虽然书中一般指凤姐,但如果以后宝玉娶了老婆,又该怎么叫?如果“二奶奶”就是凤姐,那么“二爷”就只能是贾琏,可是书中下人们叫宝玉为“二爷”的次数,远多于叫贾琏为“二爷”的次数,那么这班下人们岂不是明目张胆地鼓吹宝玉也是,更是“二奶奶”凤姐的“爷”吗??同宝玉和凤姐被魇一样,这种明显违反常识和闹大笑话的写法,除了不断暗示宝玉最后真成了凤姐的“爷”,与及生活原型中这两人就是夫妻,很难作出其他更令人信服的解释。  3/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