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大揭秘之一:凤姐才是宝玉最后的女人
时间:2013-05-24 22:01:4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好年华  阅读: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通常对此判词的理解是:“凡鸟”即繁体“凤”字;“末世”指贾家最终的败落;“都知爱慕此生才”,人们都佩服凤姐的才干。“一从二令三人木”,脂批有三字提示:“拆字法”。通常的拆法是将“人木”拆成“休”,“二令”拆成“冷”,“一从”不拆,暗指凤姐和贾琏婚姻的三个阶段:开始贾琏(包括其他人)对凤姐言听计从,后来关系转冷,再后凤姐被贾琏所休。最后一句,暗示凤姐要被遣返原籍金陵,结局似乎不妙。

 

有必要先指出,“事更哀”三字无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都没有必定死的意思,更不必论什么“投江死”。最后一句只能解释为“凤姐悲伤地向金陵哭”,或者“凤姐哭着返回金陵,这个事情更可悲哀”,等等。和贾家有密切关系的王家受牵连,金陵原籍的至亲也遭难(按书中描写,元春应比凤姐大,因而凤姐的父母很可能还比贾政和王夫人小一些),凤姐又要和亲生女儿骨肉分离,因此痛哭,完全解释得通。硬说这是指凤姐必死,那就是强词夺理。

 

以上对判词的通常理解虽然也大体说得过去,但还是不太让人满意。例如第三句脂砚斋明确指出要用拆字法,可是通常的拆法,即使按“三阶段论”,首二字全不拆,中二字全拆,后三字只拆两个,留下一个不用,没有什么规律性,不能十分令人信服,而且字谜太浅显。更重要的是,如果红楼梦的大结局真的是凤姐和宝玉最后结合的话,判词中也应有所体现。下面我就来揭示其中另藏的深意(不必否定前面的解释,两者可以共存):

 

凡鸟偏从末世来:在贾家彻底衰败的时候,有一只原来是“凤”现在已是“凡鸟”的鸟儿,偏偏不计较这一切飞到了男主人公的身边,她为什么来呀?

 

都知爱慕此生才:此句应作“才知此生都爱慕”,因为照顾诗词格律调换了词序,当然也是作者故意再设迷局。接前文,“凡鸟”飞来的原因,是她到最后才知道,原来她和男主人公一直是互相爱慕的啊!

 

一从二令三人木:繁体字的“從”就是相依相傍的“二人”一起走路。哪二人呢?“三人木”,即“珏”。珏字偏旁最下一笔和右边中间部分构成“木”字;偏旁上部是一个“丁”字,“丁”是“人”的变形,“丁”本身也有“人”的意思;最后剩下三横,当然就是“三”。“珏”意味着“王”熙凤和贾宝“玉”最终结合在一起了,而且“珏”本义就是两块合在一起的玉。

 

这还不是最绝的。现在只剩下“一二令”三字了,这个“一二令”无论拆成“一冷”、“一伶”还是“泠”,都没什么意义。其实它暗指“囹”字缺一笔。“囹”就是“囹圄”,监狱的古称。“囹”缺一笔,就是监狱打开了,“王”和“玉”被释放了,他们还会死吗??

 

这才是红楼梦,这才是那个天才作者的手笔啊!!

 

哭向金陵事更哀:凤姐和宝玉怀着悲痛的心情,踏上了遣返金陵的旅途。至此红楼梦故事结束,凤姐和宝玉以后的生活就不属于红楼梦范围,不需要判词和预言了。

 

再次强调,以上解释完全可以和通常的理解并行不悖。只有凤姐是书中真正的第一女主角时,作者才会如此绞尽脑汁,苦心孤诣地让一首诗同时兼有两种含义,并且也才完全符合原书不断强调的那些真真假假,正照反照风月宝鉴的写作特色。

 

然后分析关于凤姐的曲子,第五回:

  迎春——[喜冤家]【戚序(蒙府)夹批:冤家上加一喜字,真新真奇。】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凤姐——[聪明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甲戌侧批(戚序、蒙府夹批):警拔之句。】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奔腾。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甲戌眉批:过来人睹此,宁不放声一哭?】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戚序夹批: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有人看见“反算了卿卿性命”,就认定凤姐“必死”。脂砚斋正是看到了这个问题,马上就特别指出这是“警拔之句”,也即不是预言句,谶语句,不是应了某某事。所谓“警拔句”的作用就是警示所有世人,不是特别针对某个人,例如凤姐。同样,“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也应理解为泛指,这样和上一句才语气语意连贯:只有那些经过“生前心已碎”那种磨难的人,才能大彻大悟,才能在死后上天堂(即“性空灵”,否则死了也是一浊物耳)。

 

再有人看到迎春和凤姐都有“荡悠悠”什么的,就以为二人结局相同。那是他读书草率,或者理解力不逮。明明写着迎春是“芳魂艳魄荡悠悠”,凤姐只是“三更梦荡悠悠”,因此迎春要死,而凤姐只是原来(对财富和权力)的梦想破灭而已。

 

又有人举出第四十四回“凤姐泼醋”:

  贾琏听如此说,又见凤姐儿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庚辰夹批:大妙大奇之文,此一句便伏下病根了,草草看去,便可惜了作者行文苦心。】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

 

他看见脂批中“伏下病根”就说是“伏下凤姐死的病根”,真不知他的语文和逻辑是怎么学的。这段暗示了凤姐身体也有病(据现在某些人考证是妇科病),所以后文凤姐曾小产,大概也是后来贾琏要纳尤二姐为妾,并最后休妻的理由之一。若硬说“病根”就是“死的病根”,恐怕已不是语文和逻辑问题,而是道德问题。  2/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