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清照:清词女儿,情与梦
时间:2013-05-24 08:0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辛绿  阅读:

  浅诵《鹧鸪天》“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秋已尽,日犹长。仲宣怀远更凄凉。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你会感知,在这,如百灵,曲折婉转;如明月,清俊疏朗的文字里,易安用她娴熟的技法与高远的视野,以爽俊之笔,让沉郁之情荡然而解。也可见,在这“绿肥红瘦”的日子,轻愁浅怨,惆怅她纯净的心灵时,也高雅了她的情趣。尽管,依然有“终日凝眸,凝目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之怨,可在这愁郁里,也有“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的鲜美心境,更有“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的悠悠家国情怀长。
  不过,世事弄人,不论她如何努力,却始终难逃“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的思之苦,情之愁,世有多艰之叹。
  
  【悲悯的人生】
  此时,宋时西窗,那双手轻抚窗棂的女子,眸光渐渐灰暗,星星渐渐晦涩,凄迷,惆怅在河汉里。凄凉的过往,再次勾起,一声声轻叹,悠然地从她苍白的唇边滑落......
  也许这正是命运为她敞开一道门之后,也为她关闭了一扇窗。让她的人生路,不再顺利畅达,在灾难重重,忧患迢迢中,漂泊,寻觅。
  甜美、宁静的夫妻生活,从朝中新旧党之争,便开始,渐渐碎变。
  1103年,其父李格非,失势罢官。此时,她的情与爱,如初春之花,情多愁少,爱欢快的恬美着。
  1107年,其家公赵挺之逝世,赵明诚兄弟丢官。夫妻二人“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毅然回到赵氏故里——青州(山东益都),更为努力的收集、探访亡诗逸史、古今名人书画、古碑铭等文物器物,一同鉴赏,考订。此间,她的爱与情,如经历风雨的仲春之花,有些许的憔悴,但,爱仍在心同志合中,甜蜜着。
  1121年,赵明诚又重回仕途,先后任职莱州(山东掖县)、淄州(山东淄博),其间她们进一步收集文物器物,并开始编撰《金石录》。这时,她的情与爱,如暮春之花,已然有斑斑驳驳的痕迹,但,情依然幸福的前行、爱芬芳着。
  1127年,书还未成,金人攻破汴京(河南开封),从此她开始了逃亡之路,那平静美好的生活也彻底崩碎。战乱中,夫妻二人携带重要的文物,追随宋高宗赵构的脚步南逃,其间,丢失、毁损了她们的大量文物。从此,她的情与爱也开始了逃亡。若暮春那凋零的花儿,淡放一抹幽香。
  1128年逃至健康(江苏南京),赵明诚先后在湖州、池阳(安徽贵池)任职,奔波迁徙不断。她的情与爱,在碾转中辛苦的维系着,若将凋尽的花儿,艰吐一丝芳华。
  1129年,赵明诚又由池阳去健康受命。这一去,命未成,归不至,病逝于健康。那知她、疼她、惜她、爱她的丈夫,撒手人寰,弃她而去,她悲、她怨、她恨。她的情与爱,彻底的崩塌。若,花已落地并作泥,徒留花枝凭空叹。
  自此,李清照也开始了,心无所寄,情无所依,孤身颠沛流离,四处漂泊的生活。从越州(浙江绍兴)到明州,再由奉化、台州入海,又经温州返回越州。不断的迁移、奔走,让她身心倍感疲惫,期间,还被盗失大量的书画、砚墨等文物,让她深感愧对夫君,愧对这万千文物。尽管,如此不幸,如此苍凉,她仍在悲戚中,奔袭里,忍悲含痛,倾尽其力,用尽其心,成就她丈夫的心愿,终完成《金石录》,并作序记之,其悲欢历程。
  命运给她关闭的这扇窗,使丧夫之后的李清照,情感更凄迷,世道更凄凉,让她孤独、寂寞,无聊之极。在情崩溃、爱断绝的缝隙,还残存一丝念想,渴求有一份象赵明诚一样可以依托的情感,来慰藉自己,消除,那浓郁的沉闷和惆怅,让生活温暖一些,美丽一些。她哪知,一双贪婪之眼,正盯着她——写《金石录》收集的大量文物。为觊觎这些文物,张汝舟,趁虚而入,他把自己装扮成谦谦君子,以羡慕清照之才为名,几番巧舌,几番假意怜惜之后,博得了这世间稀奇,有无暇情,纯洁爱,清绝女子的芳心。婚后,见她的文物并非他想象那么多,且又不随意让他触碰,于是,他撕去伪君子的面纱,对她进行拳打脚踢的“情爱”,并得意忘形的说出,他考试作弊求得官职之事。这伤痕累累的女子,在悲天悯地,一腔愤懑之下,为守护自己纯洁无暇的情感,守住与丈夫艰辛收集的文物,宁可坐牢,也要结束这可悲的孽缘,惩治这可恨的奸佞。
  尽管,在众多怜其才,惜其品的友人帮助下,结束了9天的牢狱之灾。可她的路依旧那么艰难,生活也依旧那么凄苦。
  
  【升华】
  我的眸子,掠过,那彷徨窗前的女子,眸光穿透一层黑帐,在那星河的最深处,寻到一颗星,虽布满沧桑与愁肠,其光芒,却明丽而璀璨。
  经历国破家亡的打击,并未折落词人的消沉,反而挫勇她更为的坚定成熟。也因此,李清照一改她先前,清丽明快、缠绵柔婉,少女少妇的,闺愁之词风;开创了她沧桑凄凉、低沉悲怆的词格。在沧桑悲怆中,她的视野、思想跳出了一家,一己之愁怨,升华成更为广阔的民仇国恨。
  面对国破家亡,她,陡燃男儿之豪气,使她的词有了柔中带刚、婉中含豪、刚柔相济的美感。柔婉中,见女性轻灵细腻之盈美;刚豪里,透男性飘逸爽快之朗俊,使她的词别有一番神韵,另有一番词采。
  一阕《武陵春》,可窥其神韵词采之精妙。“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全词通俗凝练,用词精美,飘逸如柳,轻盈若燕;曲调婉约沉抑,意境深远,其味无穷,其意不尽,其情未竭。读之,国仇家恨之情,一唱愁肠结,二唱佛人悲,三唱天地叹。
  人在漂泊,心也在漂泊。她茫然的行走在细雨绵绵,叶落花残的瑟瑟秋里,把一生的痛与悲,凝结成了《声声慢》。
  清风苦雨在悲唱,“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全词起笔用七组叠字,酝造了一种孤独惨淡的氛围,让人悲戚窒息。进而通过淡酒、晚风、归雁、黄花、梧桐、细雨、黄昏这些意象的转换、递进、映衬、渲染,把那份心中的愁怨,一点一点的推向极致。以物托情,用情扬怨;以家常语,写心中事;以个人情,表家国恨,独具匠心,意蕴深厚。给人一种深沉悲郁的痛,呻吟无门,哀哀欲绝。让人在窒息中,悲自心出,痛由心来,酸楚之极,悲楚之极,掩目哭泣而不已。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