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清照:清词女儿,情与梦
时间:2013-05-24 08:0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辛绿  阅读:

  【题记】
  【点绛唇】清照一生情
  少女纯暇,秋千蹴罢芳心灿。为妇时变,酒把凡心乱。
  寂寞闺深,结满声声慢。孀居叹,影单人远,徒守苍天断。
  
  【清词浅怨,情与梦】
  南宋,浙江绍兴,春日的夕辉,静静的梳洗、装点,这美丽的江南;夕辉,也悄悄溜进那半遮帘子的西窗。一位银丝风鬟的女子,慵倚轩窗,任夕日悠悠,夜风瑟瑟。皱蹙着眉头,一双明眸,幽怨地射向星空,浩瀚、飘渺、虚幻,就如她的心,几许凄美,可慰;几许茫然,无助。
  那女子,把眸子投向更远的深空,看见了几个,温馨且温暖的光点,神秘、神奇的连接起她,记忆的深处,并若梦般美丽的绽开。
  1084年3月13日,山东济南,一颗美丽的星星,翩然落入一个书香门第,李姓的官宦之家,父亲给她取名清照。从此,这颗清明朗照的星,开始了,她伟大而平凡,平凡而伟大的传奇。
  她,在父母的熏陶下,博览群书,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她,在父亲细腻俊美的文字里,轻划自己将行的轨迹。吸天地之灵气,收文字之妙趣,来点装自己的心和魂,打造自己非凡的眸和智,丰富自己的情与爱。
  她,通读百家,能赋,能诗,更能词。并长独到之见解,鸿浩之志向。她认为前辈们的词,多为瑰丽华贵,虽美,却生矫作之媚态;虽佳,却有晦涩之语弊。让常人爱而不知,喜而不懂,难以亲近。于是,她决然的再辟蹊径,发掘俚语,凝练出,笔端游常言,境界动心魄之佳句。让清新散漫词间,让词如小溪,能滋润每一块荒芜之地,让世间每一处、每一颗心,都闪春光,都漾词香。让词走千家,走进平常人的心,能知、能懂词韵、词境、词意、词情,启迪心智,恬美生活,享受文字给予的快乐。抑晦涩之气,扬清新之风。
  轻吟《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那秋千的少女,仿若就在眼前,无暇无忧,纯净而清新;萌动爱情,矜持而可爱。如画的词境,在纯真的时光里,美丽、简单、羞涩的绽放着。让吟者沉迷、流连,思绪翩然的飞过,那青春年少,不忧,不思,如春之叶,若春之花,清绿,清香。又偶尔,让嫩绿新红揣着清露,带梦,怀想……
  那窗前的女子,想到这纯粹的年华,那清新明丽的时光,蹙锁的眉,悄然的舒展,沧桑的脸,留恋出少女天真的笑容,萌动一丝慰藉心灵的念想。
  想当初,自己就如陶翁,“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般闲适快意,有着“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而易安”,平静安乐的生活,就若一居士,故取号易安。
  她的执着坚定,让命运欣然的为她敞开一道门。
  她,借助自己女性特有的敏锐和聪慧,把一句句浅显的俗语,运用到了极致,出神化境并生姿。一句简单的家常话,经她奇特的艺术构思和技法的处理,融进自己的喜怒哀愁,在富于变化的情感里,在浓厚的音韵旋律中,俗语脱俗,变雅了,丽了。如野花,香在花圃;若野草,绿进家园。用浅显之语,发清新之思。
  清诵《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段相思的离愁啊,不停地,在视嗅触听的感官流淌、转换、悲戚。这明了的平常语,在她高超的技艺里,婉约蕴藉,跌宕曲折。在悲而不哀中,流完常人眼里泪,道尽千古离人愁。词评家梁绍壬说该词的起句,就“有吞梅嚼雪,不食人间烟火气象”。大赞她,设色清丽明快,意味深婉悠长的词句。
  这扇门,让她一展才华,俗语巧言,庸词奇化,用寻常语度音律,平淡调表殊难,并使之成其为易安词之风骨。让词在浅语中温婉,奇妙中谐律,畅晓中精美。明白的词语,独特的意蕴,卓绝千古,婉约词也由此达到高不可及的巅峰。试问,古今婉约词人,谁能追其项背!触其肩顶!其词风,对辛弃疾和陆游,均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这扇门,给了她才华盖世,同时,也给了她一段甜美的姻缘,在分分合合、凄凄怨怨、寂寂寞寞里,享受牵念、思人的悲苦与幸福。
  少女初成时。少女的无暇与羞涩,无人可思,轻愁不起,浅怨不来,今一个嗅青梅,明一个惊鸥鹭,快乐幸福了多少时光。偶吟一阕《点绛唇》,惊异了多少墨客文人,也痴迷了那翩翩公子——赵明诚,且使之大叹“安得娶此词女为妻,则了无遗憾矣!”爱好金石收集的他,也可谓,博学多才,风流倜傥,在寻寻觅觅里,捕获佳人心。
  1102年,一个18岁的才女美女,一个21岁的才男俊男,在羡煞多少眸光里,洞房花烛,喜结伉俪。
  初为人妇人夫,她们,鸳鸯趣同池,连理俏共枝。阳出,他为她倚窗画眉、绿荫对弈,在青山绿水间,觅词填句、猜拳行令。夜来,她为他赌忆煮茶,读经诵史,互竟巧思。琴瑟和鸣,情香意款。即便分离时,她们也投诗报词,互诉衷肠,芳来丽往里,情蜜做知己,爱美真夫妻
  这段幸福快乐的时光,使她,不再是,那个“沉醉不知归路”的无忧单纯少女,而是一个,有了愁,有了悲的少妇。那愁,在“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中,香凝了她的文字;那悲,在“多少事欲说还休”里,精美了她的词言,让她的词,意更高更远,蕴更深更实。
  这期间,她从丈夫那里,淘得更多的金石知识,宽阔了眼界。情来爱往里,也使她的技法日趋成熟,更臻完善。并使她的思想,闪出耀眼的火花,与艺术渐渐萌动、摇曳。
  一年重阳,李清照愁得一首《醉花阴》,寄给远方为官的丈夫,聊表心迹,解却相思之苦。赵明诚含泪低目的轻诵:“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深深的感知,妻子那相思之苦,在清思细腻的文字里愁转,在轻盈疏淡的意象中婉约,悲悯。这清新柔婉,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的美文,深深的感动着赵明诚,也陡然提起了他的比试之心,便废寝忘食三日三夜,终得五十首词。把清照之词混杂其中,叫其好友品评,结果,好友一番细品慢赏之后,说:仅“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三句绝佳。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