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笙箫歌起
时间:2013-05-14 08:44:3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罗兰九黎  阅读: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烟波淼淼,灯红醉人,温情的雨丝极具娇柔地坠入这沉醉娇媚的秦淮河畔,是一种灵魂的高洁和笑语连珠般爽朗的回彻,难以想象嗔怪,这是岁月洗礼后还能如诗如画的格调,让人神往。
  夜渐入,雾气氤氲,光影朦胧,囚住了了多少痴迷于此的心。散漫处,金陵烟雨中,情问此间,梦中倩影,顾影自怜,芬草青泥,锲下足印,秦淮八艳,古时气韵,飞落六朝烟雨中······
  她们有才,有情,有义更有花容月貌却哀婉多舛;他们是才女,艳女,怨女,却身陷风月之地,乱世之局,为当时诟病。命运的转盘无法确定,秦淮八艳的命运又将如何起伏,历史的烟尘朦胧了她们的容颜,却掩管不住她们的才思多情,风清傲骨。
  诗情江南,十里秦淮,青楼林立,船舶画舫,梳妆粉饰,争艳献媚。四方纨绔子弟,八方名人文士,皆聚于此,一睹八艳风采。这里就好像当时娱乐圈,而她们就是明星,虽风光无限,却不被景仰,排斥在社会的底层,以表面的风光来掩饰生活的无情甚至苟延残喘。待明末清初,时局动乱,秦淮河水亦风波肆虐,这些吟诗作画,抚琴弄月的俏人佳丽和风流才子们,在这片土地上上演了一幕幕至情至义的故事
  【风骨嶒峻】
  论才华,唯“八艳”之首柳如是无可厚非,书画双绝,文采斐然,可比大家,还精通音律,能歌善舞。让我们真正认识的不只是她的唯美,还有她自身散发出来的才情和爱国节气,更有一段传唱的爱情故事
  身在红尘,不由己身。古时的爱情观就像是对女性牢笼般的束缚,而她注定不是寻常女子,荳窦年华的青春少女对爱情有太多的憧憬,敢爱敢恨的她不拘于旧时传统对女性的束缚。历经两度爱情的失意,当再次遇到比她大三十六岁的东林领袖钱谦益,他的深情又开始融化她的心,以诗为媒,惺惺相惜。在她心里,相惜,相爱,相知,年龄悬殊又算的了什么呢;在他心里,红颜知己相伴,身份低微又算的了什么呢。至此,他不顾世俗舆论,以正妻之礼迎娶,在西湖河畔建“绛云楼”双栖双居。
  山雨欲来风满楼,明朝沦亡,面临改朝换代,钱谦益举棋不定,柳如是内心悲愤,劝钱同投西湖自尽不成,后隐居世外成空。后钱谦益剃发归投清廷,两人对时局的看法的分歧,使两人的感情出现了裂痕:一个北上为官,一个南下寻明拒清。但终究是繁华过尽,钱谦益官场失意,他们又破镜重圆,于红豆山庄过着普通平淡的田园生活。
  钱谦益逝世不久,屡遭排挤的她对生活绝望,以死殉夫,死志遂不践清廷之土。一代奇女,香消玉殒。她对爱情的追求,对故国的情怀,让众多志士叹声:皇皇多烈士,侠骨让红唇。
  【红颜祸水】
  声甲天下之声,色绝天下之色。她的传奇一身像是伴随整个王朝兴衰更替,是福是祸,任雨打浮萍而随之。色艺双绝的陈圆圆以自己独特的个人魅力流转于几个权利男人之间,像似物品般送人、交换、掠夺,命运让这个弱小女子无能为力,想必她也想:幸福何在?
  李自成入京后,其部抢掠名妓陈圆圆,这无疑让吴三桂怒火冲天,即冲冠一怒为红颜,迎清兵入关。因此她也背上了“红颜祸水”的恶号。如果没有陈圆圆,吴三桂不降,或许清军入关延后几许年月吧!一切皆成空,男儿金戈铁马天下,佳人本有爱,岁月了无情,看清了也就心静了,青灯古佛相伴,归隐林间庵舍。
  【痴情苦恋】
  八艳中,她兰姿色艳,有着清新脱俗的气质,婉转飘逸的才气,更有仗义豁达的豪情。她就是有着“兰心似水全无俗,信是人间第一芳”美称的马湘如。美丽女子为何惨淡收场,她的爱情像是被凄凉秋风扫落,一生痴情,一生执着,一生等待,置换的只言片语,旁人笑谈而已。王稚的无情冷漠和小市民心态的嘲弄,使她这颗如兰高洁的心绝望,一场痴情苦恋经一场梦后极尽绽放,醒悟时美人迟暮。他的承诺是空,她的青春逝光,这种悲凉的解脱,多少有点欺人,让无数人惜叹!
  【玉京道人】
  “酒垆寻卞赛,花底出陈圆”,其名可比陈圆圆,却有着后者没有的勇气和胆识。据传其外表冷清,内心狂野,不拘一格,更不愿在这乱世中沉沦,虽身份低微,落入红楼,但她始终保持着一颗高洁的灵魂和独有的高傲。“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当她相遇吴梅林时,芳心流转,一句“可有意乎”,遂以身许,而吴故作糊涂。后又因选妃风波止路,一段情,终因各种阴差阳错,疏远而去。
  “青山憔悴卿怜我,红粉飘零我怜卿”吴梅林寄情凄怆离去。时局乱,南京沦陷,清廷广招教坊歌女。这一次她不再甘于沉默,随波逐流······她凭借自我的沉着机智,乔装出城,入道避世,号“玉京道人”。人世间,终相见。却只能孑然独立,遗憾终生。
  【红颜薄命】
  她的聪明灵慧在爱情面前失去了感知和灵敏,她的体贴和顺在爱情面前变成劳力和顺从。就因为董小宛遇见了他——复社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而他是当时的一位文采风流,颇有节气的有志之士,隐隐间吸引了两个女子的青睐——董小宛和陈圆圆。后时局动乱,陈圆圆被遣入宫,而董小宛对爱执着不弃,让他决心不负于她。在冒家的九年里,她做到人妻本分,规行矩步,在冒家流离的岁月中,她劳心尽力的照顾整个家,以致身疲缠疾。而她又开始浪迹情场,不改风流本色,是惜是痛?这一段情,对于她是难于取舍的,因为她爱到至死······
  【侠女传奇】
  繁华中尝尽风月,落迫时看尽人情。曾震撼明朝的金陵第一婚,年仅十七的寇白门,走出青楼,嫁给了家世显赫的朱国弼,灯明如昼,唢呐震天,一介青楼歌妓的婚礼暄腾了整个南京城。这一场豪华婚礼像是对她的承诺,而更像是他的作秀,炫耀和“慷慨”,侯门深似海,这里变为了她的另一个囚笼,“闪婚”不久后,朱国弼依旧做他的花花公子,寻花问柳。而她独守寂闺,冷雨敲窗。正所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难道此生就这般冷寂而独?
  命运再次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清军南下,踏破秦河,朱府一夜清场,朱国弼被软禁北京,迫于生计,欲卖家中姬妾为生。在寇白门看来,自己就是弃如敝屣的玩物,对此心灰意冷,许一诺“一月以万金以报公”。至此寇白门一身侠女衣装,奔赴昔日秦淮河畔,在昔日姐妹相助下,筹储万金,以万金赎还恩义断,恢复自由身。真可谓她的一生出于秦淮,归于秦淮,在一个男人间徘徊、成就;在一场醉梦中蹉跎人生。
  【挑花折扇】
  一把绢扇,曾使他名动一时,这就是性如蛮子的李香君,她的爱情在这乱世中也想一场宿夜的分离一般,她与复社才子——侯方域相遇相知,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政局变化,李香君对其又期望甚高,候离去。至此,她洗净铅华,闭门谢客,只待君归。面对逼婚,她贞烈不屈,血溅绢扇,以死拒婚。她苦苦等寻,却因种种擦肩无缘······而他入仕清廷,那缘分也落入心底······年轻的心没有意识到会有这么多变数,最后······她渐渐的淡出了世人的视野。
  【横波夫人】
  “秦楼应被东风渡,未遣罗敷嫁使君。”八艳中唯一可称得上幸福的顾眉,别名横波夫人,
  荣之诰命夫人。她个性豪爽不羁,争议相随,却得到了爱情眷顾,不像马湘如难痴情苦恋,不像董小宛般红颜薄命,不像卞京般遗憾终生。她与“江左三大家’的龚鼎孳相会相恋,而在动乱下的一对恋人,显得很无措。龚鼎孳仕于明朝、却晚节不保。每谓人曰“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迎来诸多芬议,俨然使她成为一个,毁人名节的红颜祸水,与多数人印象中“秦淮八艳”的侠骨柔肠,深明大义迥然有异。然一个大丈夫为小情小节折服,不愿忠君守节而随波逐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小女子始终默默承受,相随罢了。
  一个女子,在动乱局势下,千里迢迢北上寻他,因为有他,也是寻一份爱情和归宿,这对她才是幸福的。终归是“守得云看来见月明”,夫妻恩爱,游山玩水,这种福分,对于顾眉来说,才是最切实的吧!最后用一种美满的归宿结尾希望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秦淮河畔,水粉秀气,镜前梳妆,风月几存。随着悠悠岁月清澈,然而,八朵艳帜,将带着她们固有风韵气息,固存在在历史的烟雨中,清晰可闻。
  柳如是与钱谦益相知半生,虽殉夫而去,但也是死得其所;陈圆圆一生凄美,也算是繁华后看破红尘;李香君的壮烈贞洁,难结良缘可惜;寇白门的凄凉结局,却尽显侠女本色;马湘如一生苦恋,亦惨淡收场;董小宛积劳而死,但也心甘情愿;卞玉京情场失意,入道避难;顾眉嫁的良君,归为诰命夫人,称的上良缘和幸福结局。谁知,谁忆,谁惜······那段岁月,秦淮河浆声灯影,似爱情的烟火,璀璨光鲜,弥漫着浓郁的诗情和浪漫的气息。秦淮八艳,围绕着她们的爱情和侠骨柔情的诸多故事沉绵在秦淮河水中,数百年来一直让人娓娓道来······
  这是一首诗,幽远的让人遐思。
  这是一段词,凄美的让人幽怜。
  这是一杯茶,温存的让人沁心。
  秦淮河水淌着,灯火傍着,美人笙箫歌起······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