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沧桑弔名媛
时间:2013-05-14 08:18: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康有山  阅读:

  
  第一拍从“我生之初始”概述了遭逢之离乱,不幸之由来,吐诉了心中的积怨。
  
  第二拍以“戎羯逼我兮为室家”的“志摧心折”至第十一拍,主要都是她的思乡之情。在第十一拍的“生仍冀得兮归桑梓”、第五拍的“雁南征兮欲寄边心,雁北归兮为得汉音。雁飞高兮邈难寻,空肠断兮思愔愔。攒眉向月兮抚雅琴”,是她勾画的一种意境:春日,她仰望高天,浩莽的云空,旅雁嘹唳北返,她翘首遥寄,寄望归雁,能捎来家乡的音讯;秋日,天高云淡,旅雁南飞,她把思乡的浓情寄给雁阵,期待牠们带给家乡的亲人。而第十二拍则写母子生离之痛,第十四拍写思儿成梦,十五拍突出的是母子分离之后的内心惨痛,十六拍写旧苦新怨对自己的折磨,十七拍写出汉入胡及离胡归汉时的艰辛和心灵所受的摧残。十八拍以“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的狂潮涌耸、大声呼号、诘斥而罢曲收音。而其《悲愤诗》则以“汉季失权柄,董卓乱天常。”起始到“人生几何时,怀忧中年岁”以一百零八句,五百四十字描绘出汉末大动乱中,民众的苦难和灾祸。可谓字字血,声声泪。把董卓起始的李催、郭汜、纵兵抄掠、至羯胡“斩截无孑遗,尸骸相撑拒”叙述得真实而具体。
  
  蔡文姬以博闻强志、诗画皆精、天生丽质、风姿艳容而被世人称美。加之精通音律、善操琴瑟,千年以来,人们对她有着极高的评价。有记载说连曹操都心有恋欲,但多有所碍,未敢造次。她既是音乐家,又是文学家,她是以女性的视角,为后世留下不朽之作。所以她本人连同她的作品,才艺而纷呈异彩,留芳后世。
  
  李清照是位才女。她自号易安居士,山东人,她生于北宋末年。她不仅精通音律,还擅长书法。早年生活安逸、优裕,后遇靖康之变遭受了国灭家亡之难。她嫁诗人兼金石学家赵明诚,过着甜蜜的爱情生活。后赵明诚死,寡居终生。“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古英雄汉;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只女儿花。”便是形容她的。
  
  她的《丑奴儿》:“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描述了丽人撩拨她的丈夫,穿的很暴露,雪白的肌肤,阵阵的幽香,令男人心醉神迷,想入非非。清风细雨之夜,男欢女笑,卿卿我我,柔声细语,情醉神迷的恩爱跃然倾出。她的《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因汗湿罗衫,见人来吓跑,到门口还偷望一眼,攀过青梅假装嗅闻,掩饰尴尬。那回眸一望,如一朵水莲,无限娇羞可人。她爱喝酒,在《如梦令》中说喝多了掉进了藕塘。甚至睡一宿还未醒酒。她的《一剪梅》的“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莲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漂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寄托了她对丈夫的相思之情。
  
  这一类的诗词,无疑是在推销自我,让人经常思念这位馨香如花,洁美如玉的女子。同时,因为她的诗词受到人们的赞扬,她的香艳就当然与日俱增了。她的诗词从古唱到今。朝朝代代传说她的才、貌、诗、艺,那就越传越美。
  
  谢道韫是一个名望极高的才女。她出身于名门望族,其父为东晋的晋陵太守,其伯父为谢安。谢道韫是一个千古奇女,人称为“绝世明珠,虽然千古已逝,但其才貌与风采却依然在世间闪烁。其兄谢玄是淝水之战大败苻坚的名将。她自幼聪敏伶俐,才华横溢。在曹雪芹的《红楼梦》中,有“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就是赞扬谢道韫的诗句。那是在她十四岁的时候。其伯父谢安在飘雪之时,测试族中子弟之学识,其族兄谢明以“撒盐空中差可拟”对,而谢道韫却应之为:“未若柳絮因风起”,使她的佳句成为才貌的象征。
  
  她的诗作流传下来的并不多。有《登山》一首:“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复非匠,云构成自然。气象尔何然?遂令我屡迁。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另有《拟嵇中散咏松诗》,其句为:“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凋。愿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腾跃未能升,顿足俟王乔。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颻。”《晋书》本传称其为:“风韵高迈,神情散朗,有林下风气”,可见此名媛之作,充满阳刚之气。
  
  谢道韫的婚姻爱情生活是不美满的。她本当嫁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但阴差阳错地却嫁与了其弟王凝之,大大地违逆了她的“安得知音伴,凌云上九霄”的理想。
  
  孙恩兵起,王凝之被杀。但对谢道韫却礼遇有加。后独居会稽终老。这生于乌衣巷的梅神玉女,虽有瑰丽香艳的倩体琼香,但终于还是凋谢了。但其诗香俏魂、芳心玉气却永驻人间。
  
  唐代的薛涛更是一位才貌俱佳的美女。她是唐朝京都长安(今西安)人,字洪度。从小就受到家庭的良好教育,五岁就善诗。其父在成都兵变中战伤中箭而死,时任成都刺史。后其母积疾而死。她单身一人流寓成都。她貌美俏曼,但于艰辛中保持名节,虽为歌姬,但绝不出卖名节。她平时总是淡妆素雅,出入诗文界,与名儒巨匠们往来,但矜持庄重,为世人称道。她芳名出众,诗名远播,在四川曾与九任节度使有来往。但薛涛独善其身,虽与他们往来,却未曾放纵自己。晚年寓于成都浣花溪,着女冠服,深居简出,自创了“松花小笺”,时号为“薛涛笺”,62岁谢世。在后世人们的心中,她人品“洁碧”,她相貌“花容月貌”,她风韵“钟灵毓秀”,她才华“流光溢彩”。其气质“荡荡然若一泓碧水”,其诗作如“清溪流水涓涓”。
  
  她的诗都非常流利而工整。如《送友人》之“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显得十分率直自然。她的诗的另一个特点是清雅,如《赋凌云寺二首》之“闻说凌云寺里苔,风高日近绝纤埃。横云点染芙蓉壁,似待诗人宝月来。”,“闻说凌云寺里花,飞空绕磴逐江斜。有时锁得嫦娥镜,镂出瑶台五色霞。”她的《江边》诗:“西风忽报雁双双,人世心形两自降。不为鱼肠有真诀,谁能夜夜立清江。”表达了她奇雅、纤正的心灵意境。  2/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