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如浮萍,则何如?
时间:2012-05-11 08:13: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甄筝  阅读:

  总道:“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这世间,能看破者又有几人。若说雨是无根水的话,那云就是浮萍。但你,我又是什么呢?
  平时喧闹不已的寝室,今晚寂静无声。不,如果硬要说有声的话,那就是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以及我浅浅的心跳和均匀的呼吸。浮华终散去,唯有自己依然停在这里,看庭前花落有声。以前,听过一句非常俗套的话“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现在细细想来,似乎有几分味道。
  人说“英雄皆寂寞”,又说“高处不胜寒”。纳兰公子,御前侍卫,重臣之子,更是“满清第一词人”。可以说集万千宠爱和光辉于一身。可是他的诗词大多数如同梨花似的清癯,“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从这首家喻户晓的《画堂春》中不难看出他的寂寞与哀思。就像人们常说的“一个人是不寂寞的,只有在想另一个人的时候才寂寞”。至于令他寂寞和哀思的人是谁,我们早已不得而知。不知怎么的,冥冥之中,我似乎觉得那个人其实就是他自己。以及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被后人引用过无数次的诗句,皆有此情。
  人们很好奇,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从而使他的词基本以一个“真”字取胜,写情真挚浓烈,写景逼真传神,但细读却又感淡淡忧伤。饶他侧帽****,才情卓绝,却终不敌那句“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不懂风情的月光,以及内心困苦饱受煎熬的人。不被理解反被伤的悲惨境遇。现实生活中,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曾有着刺猬的尖锐,可随着时光的流逝,无情的岁月和变迁的世事磨光了我们的棱角。我们曾有过的坦诚、执着在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之下,早已零落成尘。当所有的坚持在他人的敷衍与鄙笑之下幻灭时,唯有我依然守着那无人的世界,看岁月静好。
  生活就像一江水,江的一边是现实,另一边是希望,美丽永远在对岸。
  其实,夜阑人静的时候经常在想,多年以后的时候我会在哪儿,身边会有谁,过着怎样的生活。会不会像多年前的一天遇到的那个女人一样,只想找个愿意听自己说话的人罢了。
  古人曰“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又曰“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当我们声情并茂,甚至涕泗横流地抒发情感,高谈阔论,慷慨陈词之时。却遭到了别人异样的目光,无情的开口打断,甚至泼以冷水。那一刻天旋地转,觉得天地何其大却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处。从此,关上了心门,冷眼看浮华上演,世事变迁。曾几何时,我们也学会了敷衍。
  人生如同一丝浮云,一片落叶;云与天宇的相栖是短暂的,叶与树的相栖是匆匆的。唯余我们,在年少的岁月里,看繁华褪尽,青春散场。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