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上的黄花
时间:2012-03-30 07:45: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雨点点  阅读:

  我记得刘震云有一部小说《故乡天下黄花》,我不曾看这部小说,但我喜欢这题目,这题目大气而且柔媚。它给我一种躺在高岗上看蓝天的感觉。是的,在高岗上看蓝天。它像一个旋转的梦,是一种高亢中夹杂着低回的信天游。
  我还记得叶炜在《五月》中说,他的写作往往是源于一个词语的出现,就像“五月”一词给他的那种浑浊而又纯洁的感觉,带给他无比强烈的创作冲动和内心激情。
  我也想写一篇小说,这篇小说围绕“黄花”这个意象来写。我不十分清楚我想表达什么,或者是抒发什么,我只是想就“黄花”这个意象来塑造一个殿堂,或者是营造一个天国。
  现在是春天。田野中开满黄花,高岗上也开满黄花。
  这是春天,黄花开,黄花谢。
  高岗上那么多的黄花。野地里那么多的黄花。春风拂过,小小的太阳悬在那苍灰的天宇。黄花铺天盖地。田地是那么瘠薄,泛着盐碱的霜花,瘠薄得像铺展开的一张苍老而沉默的叹息。黄花的根茎也是如此的孱弱可怜,矮小干巴。只有黄花漫天漫地,像狂笑,像哭泣一般地开放着,在风中闪动,碰撞,交谈和争吵。太阳远远地悬挂着,太阳似乎与它们无关。在冷漠的苍白的世界里,黄花霸气地叫嚣着,摇曳着。在它们粗犷的整体里隐含着一朵朵生动鲜活的嫩黄。苦苦的清香铺天盖地而来。
  我静静地仰躺在高岗上,我的耳边一朵黄花凄清而高傲地站着。阳光流满它透明的花瓣。一只小虫子在它的根边爬着,它的背上也落满阳光。
  高岗下,太阳底下,黄花夹道。
  一股细细的红流流过黄花丛。缓缓的红流,如血的颜色。又是红轿子,红盖头,红的期冀,红的梦幻。
  一声尖利的唢呐高高地飞起来。满世界的黄花瞬间屏息,凋零。幽幽的哭声扩散成一片无形的云彩,遮住了又小又红的太阳。高岗上一片昏暗。我疲乏地闭上眼睛,闻见那朵黄花野野的清香就在我的梦中呼喊。
  我的爷爷拄着拐杖登上高岗来。爷爷的夹袄旧了,爷爷的目光也旧了。爷爷在一片喑哑的黄花上颤巍巍坐下来,爷爷古老的目光随着那红流淌。小姑的嫁妆像一朵一朵盛开的血红的花,在无边的黄云里缓缓而过。
  走了。走了。
  爷爷一声长长的叹息像夜晚的流星坠落在黄花丛中。爷爷坐在高岗上,背后是灰暗的天空。空空的背景里,爷爷一只枣树皮一样的手凸现在半空,手中握着龙头拐杖。我走到爷爷身边,像一朵凄清而孤独的黄花矗立在爷爷身边。
  满地的黄花骤开骤谢,像在腥风惨雾中不屈地挣扎。夕阳隐去。化作东天边和西天边的两道残霞。第一颗星子在灰暗的天空亮起来。满眼的黄花发出轻轻的,野性的呼吸。化作一地浑浊的黄云,在晚风中模糊地涌动。我站着,似乎能伸手摘下一颗星星。
  我说回家吧,爷爷。爷爷在暮色中立起身子。我看见星光下的黄花眨着露水的眼睛,也像满天的星子。
  有关黄花的记忆我保存了十八年。
  十八个春秋,黄花年年。
  我走上高岗。太阳悬在西天。十八年后的黄花地,唢呐在遍野的风中轻轻响起。我回头寻找爷爷拄拐杖的那只手,十八年前的那片黄花重新摇曳眼前。
  走了。走了。
  爷爷从他的岁月传来那个苍老的声音。小姑的女儿走过这片黄花。
  可我是谁?我是小姑的女儿吗?
  黄花无言。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