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芙蕖,倚风自笑之王维
时间:2013-05-05 09:28: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素眉已成殇  阅读:

  一曲《郁轮袍》难掩风流,
  少年游,新丰酒,系马高楼倚垂柳。
  长安月,冷夜清幽,
  劝君更尽一杯浊酒。
  横笛一曲,归燕更惹新愁,
  芳草碧尽,此恨何时休。
  君技绝如斯!何人似我?
  尘心未断,闲看杏花吹满头,
  是非纷扰,名利总堪忧。
  回首处,瞬间韶华,英雄白头,
  踏破江南春雨三吴烟水平生意。
  万般皆看过,弹衣绝尘去。
  到底不负这山水的清幽。
  明月夜,相思化为南国遍地的红豆。
  行车渐远山林晚,山川多寂寞,
  蝉声渐远空山新雨后。
  行到水穷去,坐看云起时。
  诗子?才子?佛子?
  前尘恍一梦,是耶?非耶?
  终是那出水的芙蓉,
  倚风独自笑。

  慵懒的午后,想起了一个人,王摩诘,喜欢他很多年了。多年前,语文课本上有他的一篇诗作《山居秋暝》。“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让我有了如禅如画的朦胧感受。于是开始读他的诗。多年后重读其诗,猛然间才发现,原来他的诗是可以用来涤荡尘心的!打开电脑,听着《梅花三弄》的古琴曲,那个时刻,喧嚣的世界与我无关。

  读他,不由自主的爱上他。

  大唐的芙蓉园里太过瑰丽,而他只不过是华丽色彩中的一抹苍绿。

  他不是“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豪放洒脱的青莲居士;他不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忧国忧民的杜工部;他亦不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痴情率真的元稹。他只是那个“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的隐士。他的诗如清茶一样幽香深远,温和的如四月的春风。

  我没有见过他,却未曾相见已相忆。

  透过一本薄薄的诗集,我看的见那个遗世独立带着淡淡忧伤的男子。

  少年时代是意气风发的吧。宴会上,他一曲《郁轮袍》,惊倒四座,包括那个美丽的大唐公主。从此,才名远播,扶摇直上九万里。也曾是那个高吟着“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的游侠少年;也曾有着“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的浑厚深远。只是当少年时代的棱角被磨平,经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你过早的参破了生命的历程,选择了归隐。

  是啊,李白曾云:“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与广袤无垠的天地间相比,我们只不过是寄予天地间的蜉蝣,沧海的一粟!浮名和富贵都只不过是过眼烟云,他于千百年来,以同样的姿态立在那里。他的世界,孤寂着,遥遥相对的是是长安城的灯火如炽,车如流水马如龙。他的禅意,于寂静中绽放。

  物欲横流的今天,我们脚步匆匆,心灵苍白。或许是这红尘太深,以至于我们彼此顾不上他人。在不如意的日子里,我被王维的诗感动着一塌糊涂,他的爱,不带任何伤害,只有纯粹。
  我是个爱幻想的人,希望有一天可以着悠悠的蓝天,舒卷的白云。在寂静山林里做一个寻常农家的女子,守着简单的幸福,一任白头。

  在山林里,他悠然独行,看着青山绿水,烂漫的山花,简单却明亮。这些东西萦绕在他的心头,真实而温暖。当过滤掉生命的繁华,就只剩下了素净,美好。让人不由自主的靠近他。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那个将自己化到自然中的男子,呈现出一种极致幽静的状态。无惊人之语,却深深打动你我。或许这山水的禅意只能托身于那些灵动的魂魄。

  王维?我深深遥遥头,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他是那个与凡尘烟火决裂的人,是与寂静相爱的那个人。

  若不是经历世事如水的苍凉,又怎能轻易的参破红尘的业障?

  他是文人,文人多灵韵十足。

  但文人的骨子里,却是寂寥的。因为没有人懂,亦不需要。寂寞如斯,才是文人的宿命。

  当年少时的梦想,雄心壮志遭遇到了现实的苦痛。才发现,其实人生的轨迹是不可以控制的。所以,张九龄被罢相后,你终究是落寞的吧。于是你做起了佛前的一株青莲,守着清净的莲台,静静的看着山中芙蓉花,纷纷开且落。

  王维始终是清淡的,在色彩艳丽的大唐,他只是一幅水墨画。

  唐朝的诗,三分天下:一分诗仙李白,一分诗圣杜甫,一分诗佛王维。

  淡雅的王维,穿透历史的烟尘,依然舒适安全。

  也曾深情的咏过《相思》,相思是一枚毒药,每个中了情毒的人,都在饮鸩止渴。我知道相思的背后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萧统和慧如的两个有缘无分的人,终于在死后化为合抱之树的精魂。也曾想象着他的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能让他在风气开放的大唐,苦守三十多年的寂寞,不再续弦?我想她一定是善弄萧的吧,只是因为他那样的精通音律。在某个夜色如水的夜晚,她立在那里,宛若天人,这个场景他或许永远也忘不掉。忘不掉她素手为他做的羹汤,忘不了她挑尽灯花夜缝衣的背影。她不一定倾城倾国,也不一定是大家闺秀,可她一定是一个兰心蕙质的女子,亦懂的他的诗,他的魂。所以在她走后,即使身边美女如云,却已关紧了心扉。他人再也走不到心底深处。王维的爱情,是悲苦的,独自一人,相思如水,漫漫无期。可是为什么自她走后,他连一首悼亡诗都不肯写。是不爱吗?亦或是爱你入骨?你留在我内心深处,我不忍亦不愿将你晾晒在别人的面前,由我一人静静的思念你就已经足够。王维的天堂,纯粹而落寞。

  王维,是高官,是画家,是乐师,是孝子,是良人,是才子,是隐士,是禅者。

  就让我化为清风明月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在王维的禅意里不知归期,不知归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