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时间:2013-04-25 08:46: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颜如舜华  阅读:

一、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江亭夜月送别二首(其二)

王勃

乱烟笼碧砌,飞月向南端。

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

第一次读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明月”,心下以为,如此淡然而又凄凉的寂寞,怕只此一句了。

和情人话别,酒酣离别,并不知道离别之后,会是怎样的心境。待宿酒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只有岸边依依的杨柳,晓风清寒,明月欲坠。这般冷清到心底,怕只有两情浓处乍离别,才能体味。

后来读到王勃的“江山此夜寒”,竟也彻骨的荒寒。

王勃此时在蜀中,在蜀中的王勃,心境悲凉,身体孱弱。人生不过百年,此时王勃已经二十出头了,却无端遭遇了仕途的第一次打击。

二十出头,其实,与仕途来说,还大有可为,似乎不必这么悲观的,但王勃成名太早。

《旧唐书》本传说王勃:“六岁解属文,构思无滞,词情英迈,与兄才藻相类,父友杜易简常称之曰:此王氏三珠树也。”

杨炯《王勃集序》说:“九岁读颜氏《汉书》,撰《指瑕》十卷。十岁包综六经,成乎期月,悬然天得,自符音训。时师百年之学,旬日兼之,昔人千载之机,立谈可见。”

唐高宗麟德元年(664年),王勃上书右相刘祥道,说“所以慷慨于君侯者,有气存乎心耳”,求刘祥道表荐。刘即表荐于朝,王勃乃应麟德三年(666年)制科,对策高第,被授予朝散郎之职。此时的王勃,才14岁,尚是一少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只是,风从哪个方向来,没有人能够料及。

待到沛王李贤闻王勃之名,召王勃为沛王府修撰,对他爱重有加。

当时诸王经常以斗鸡为乐,王勃一时兴起,闹着玩,写了一篇《戏为檄英王鸡文》,文前已经加了一个“戏”字,还是触怒了唐高宗,认为是挑起诸王纷争,将王勃逐出沛王府。

后来杨迥在《王勃集序》中写道:“临秀不容,寻反初服。”

杨迥认为王勃是“临秀”,所以,不能见容于众人,杨迥是王勃的好朋友,王勃被贬后,来到蜀中,终日与杨迥等放旷诗酒,驰情为文,杨迥的话,当然是可信的。

很多的真相之中还有真相,原因之后还有原因。世事原本一坛糨糊。

年少才高被弃,怕王勃的心里是一腔怨愤,无限的失意的。所以,流露笔端的那些诗,自然是抹不掉的悲凉。

这个时期,他写过“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况属秋风晚,山山黄叶飞”的句子。

但这首,将所有的悲凉凄伤与天地景物融为一体,却是有着很多愁欲说还休,可说来说去,还是绕不过去的寂寞。

离别是寂寞的,更寂寞的是人生。是寂寞的人生让离别更加寂寞。

这首诗里,送别的那个人已经走了,月色下,夜烟弥散,月渐南偏,夜渐深沉。诗人久久徘徊不去,全在一个“乱”字,离别叫人心乱,烟雾弥漫,恰似人生和仕途,更叫人心乱。

在月色下,久久地伫立凝望,离人已杳,留在诗人心头的只能是不胜人生聚散匆匆之叹。

夜深月明,最是人生清醒时。更何况是在离人去后凄凉处。这番况味真的和宋代谢逸的《千秋岁》里的“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里如此相近。

谢逸这个人,幼年丧父,但自幼便刻苦磨砺,诗文俱佳,但两次科考,均未第,然而他操履峻洁,不附权贵,一生过着“家贫惟饭豆,肉贵但羡黎”的生活,只以诗文自娱。

诗相为心相,所以,他一落笔,人散、月如钩、天如水,都是无比的凄清。

我想,王勃当此时,不只是为人生聚散匆匆而迷惘,更是为仕途人生而迷乱怅惘。反过来,这样的人生失意也让在离别的凄凉中的诗人无比寂寞。

这种寂寞洇染在诗句中便成了“寂寞离亭掩,江山此夜寒”,人去后,月掩离亭,空寂寂的,夜寒侵人,遥想此时此夜,江山也是一片寒意吧。

一个“寒”字,境界全出,既是月夜江山的寒,也是诗人心头的寒,是离别的寒,也是人生失意的寒。

月夜下,王勃的这点寂寞,不是他一个人独有的,文人几乎都有,这样的月夜,也不是只属于王勃的,月夜下,太多的寂寞。

此夜,江山寒,诗心寒。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