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菩提在:情僧苏曼殊
时间:2012-03-30 07:37:1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雨点点  阅读:

  一个高僧李叔同,一个情僧苏曼殊,光辉堪比日月。
  李叔同成了弘一,别了尘世就是别了,从此不回首,任月圆花好,世事纷繁;任春来秋去,天地沉浮。苏曼殊不同,他在明镜台上挣扎,洗净一身尘灰,又沾染几许霜华。他在扰扰世间和清净菩提间穿越,不停地突围和逃避,试图寻找到最后的家园,安放凄惶的灵魂。弘一已经圆满,爱如朝晖,普照了人间。苏曼殊还是夜空那轮弯月,清妙,神秘,空灵。
  而又昭示着,千般遗憾与孤独。孤独是他的城,他驻守其中,不肯撤离,却一次次失守。那苍凉流泻出一滴,便将乱世浸染得荒冷灰暗。风月无边。弘一回头是岸,苏曼殊却不能够。从十六岁,就注定一生为情所困,一次次颠倒众生,一次次负了红颜。纵然她们百姿千媚,目光如酒。在那个樱花烂漫的季节,菊子的殉情就开辟了他心灵的苦旅。一生,闪闪烁烁,悲悲喜喜。弘一走进烟波飘渺,端庄若佛,眉间盛满温暖祥瑞。苏曼殊是冷的,狂放恣肆酒肉和尚。他甚至不是仓央,一滴无情泪,欲滴还藏。他只是活在悲伤时事里的孤僧,流荡秦淮河畔,看红袖低舞,听琴音百回。有了沧海便不再桑田,乱世就是乱世,心门开了又合,合了又开。莲花台时而在云端,时而在世上。他在红尘中隐约,不知何处是梦境。
  不知何方是菩提。
  那样荒寂寥廓的悲伤。
  弘一的转身那样决绝,而苏曼殊割不下千般留恋。青灯只可相伴有缘人,苏曼殊以为自己是。一杯流水如流年,饮尽一生终是相负。时时被困境所围,时时逃避与退守,种种的战役中耗尽骨力和铅华。苍白浮生,如云流荡。原以为一棵古松就可以荫蔽一生的悲苦流离,原以为一声梵音就可以消解生命里郁结的悲凉情思。只是不懂,白云生处,家在何方。宿命里,他徘徊青山绿水之间,无有歇脚处。清澈的忧愁悲伤,一路渲染成浓重的血色如枫。曾经国民孤愤英雄泪,转瞬便做行云流水一孤僧。披发长歌,明月如霜。如此做和尚,终免不了注目天下青红,做不到芒鞋破钵,一无挂碍。苏曼殊只是崖壁上垂挂孤树的一枚青果,高远处半是苦涩。弘一脱胎于凡世,想拯救苍生。苏曼殊单纯地想拯救自己。他想逃脱茫茫情海,需要一叶小舟。需要菩提的指引,他想看见大光明,摆脱性灵深处的大黑暗。不知道哪一种拯救更深刻,更自我,更接近本真,但是弘一终于发出悲欣交集的浩叹,苏曼殊退守在凄迷烟雨之后,情思飘渺,若隐若现。生命飘荡在命运的海里,总需要一个岸吧。彼岸莲花层叠,清香如故。
  同样留恋风月场,弘一终幡然。只是苏曼殊做不到,青灯黄卷给不起的那些,就在笙歌之中,花貌之中。苏小小的西泠水又如何,苏小小的堤又如何。他只是极端性情的男子,不是水,便是火,想寻找温暖的生活,便在烟花柳巷寂寞女子丛里,获得片刻精神的温存。他是真男子,有距离的爱恋留下了情伤,却避开了恩怨。弘一是一世大风景,而他是清明上河图,多少宛转幽深与精细。他去燃烧,燃尽了,便回归古寺的钟声渺渺,在揪扯和寂静中完成短暂一生的修行。他不是悲剧,只是上演了太多精致玲珑的故事,这些故事缀在生命的衣袍上,光怪陆离,又冰凉清冷,像名贵的水钻,只有他能够承担这份华彩和冰冷。
  弘一是广袤雄奇的山野,在那里就在那里。苏曼殊是寂寂流水,他不能停下,始终在追寻远方,在奔波的途中,寻找彼岸和莲花,寻找真我和故乡,他不能让疼痛冷静下来,就只有一再地逃奔。
  易水萧萧人去也。
  这个吟咏“恨不相逢未剃时”的和尚,这个踏遍山门图一醉的僧人。他不能也不想恪守什么。他的陡峭峻奇,他的悲情与冷漠,他的沉重与轻薄,都在民国旧梦里。
  多情才子,一曲凌波,心在灵山第几重?
  寻寻觅觅,灵山又在何方?菩提又在何方?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