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郎卖馒头就能住复式小楼还能搂个漂亮老婆
时间:2012-05-09 08:02: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香艳一万期  阅读:

  谁都知道,在中国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奴隶主对奴隶、地主对农民、剥削者对被剥削者、压迫者对被压迫者、富人对穷人的盘剥和欺凌,是十分残酷的。不仅史书里有记载,文学作品里也有反映。但是,如果我们细细品味这些描写穷人生活状况的文学作品,就会发现,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里的阶级剥削和压迫,比较我们今天而言,反倒给人以一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呵呵,不信吗?咱们一起看看。  
  首先从《诗经》说起。其中的《硕鼠》写到:“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翻译成现代文就是:“大老鼠呀大老鼠,不要吃我种的黍!多年辛苦养活你,我的生活你不顾。发誓从此离开你,到那理想新乐土。新乐土呀新乐土,才是安居好去处!”这里,奴隶对奴隶主的控诉似乎很温情。“莫我肯顾”,不就是说“不愿意看我一眼”或“不愿意照顾我”吗?——“顾”,《汉典》解释为“照顾,关怀”。这种“不作为”的情景,比起我们今天的“暴力拆迁”、“暴力嫖幼”、“刀砍讨薪者”、“枪击上访者”……的“作为”来,是不是显得“文明”了许多?我们,是不是比古代的奴隶主野蛮了许多?  
  再说白居易的《卖炭翁》。诗中说:“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在当时,纱和绫均为“宫市”上代钱使用的一种通货。虽然半匹红纱一丈绫,远不足一车千余斤木炭之值,实属强买,但是至少他还给了你一点补偿。今天我们的下岗工人呢?“买”了你的岗位,多少年之中,一分钱的补偿都不给。还有,把国有资产变成自己的“第一桶金”的人,你们,花钱了吗?  
  白居易还有一首诗叫《过昭君村》。反映的是人民对选宫女制度的抵抗情绪。村里的少女们为了逃避被选入宫,自毁容颜:“至今村女面,烧灼成瘢痕。”这是残酷的。但是,如果你知道今天还有农民工为了“诈取”工伤费而“断指自残”的事情;为了证实自己患了尘肺病而“开胸验肺”的事情……你说是谁更加残酷呢?  
  接下来说说张俞的《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只是因为穿丝织品的人不养蚕,你就哭哭啼啼,认为他不劳而获,他剥削了你;那么,在今天,有多少腰缠万贯的不劳而获的剥削者?再看一看关于“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占有百分之七十的社会财富”、“中国大陆财产过亿富豪百分之九十一是高干子弟”的权威报道,你还有理由哭泣吗?“昨日入城市”的“市”字,在这里用作动词,意为商品交易、货物买卖。蚕妇的蚕丝卖了多少钱,是不是等价交换,我们姑且不论,可以肯定的是:蚕妇的蚕丝不是被抢走的。而今天,多少黑心老板拖欠农民工的薪水,久欠不给,有的一跑了之,有的甚至把讨薪者活活打死。农民工的血汗,不是被老板买了,而是被老板抢了!  
  还有梅尧臣的《陶者》:“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请注意“屋上无片瓦”这句。首先指明他有屋,其次指明他的屋顶是用茅草覆盖的。这种屋子,大概就是杜甫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所说的“茅屋”吧?“茅屋”也是屋,他毕竟还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呀!今天的“陶者”,也就是建筑工人,还有千千万万的“蚁族”,有几个买得起屋?买不起怎么办?有办法,租一间“胶囊公寓”。从住“茅屋”到租“胶囊公寓”,这是历史的进步呢,还是倒退?“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诗人没有说他居几处大厦,但是我揣摩,这个“十指不沾泥”的人,大概不会像重庆的原某高官那样儿,居到十六处大厦吧?  
  另外《红楼梦》第三十九回写到刘姥姥对螃蟹宴的评论:“这样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家人过一年了。”那个时代的二百两银子,在今天值多少钱,我不懂货币学,回答不出来。但是,依据刘姥姥说够庄户人家过一年来推断,以现如今一户普通农村三口人家过一个月生活费五百元计算,那时的二十两银子,应该相当于现如今的六千元钱,至多超不过现在的一万元吧?再至多超也不过十万元吧?而你打开网页看看,一万元、十万元、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的豪宴,都有人吃。  
  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八十二回有一段描述:“侯中丞见他说话伶俐,更觉喜欢。又问他道:‘你在那裱糊店里,赚几个钱一月?’朱狗道:‘不瞒大人说,小的们学生意是没有工钱的。到了年下,师傅喜欢,便给几百文鞋袜钱。若是不喜欢,一文也没有呢。’侯中丞眉花眼笑的道:‘既是这么样,你何苦去当徒弟呢?’朱狗笑道:‘大人不知道,我们穷人家都是如此。’”这种剥削的确是够黑的。但是,拿它同我们的“山西黑砖窑事件”比一比,你说是谁更黑?  
  在这儿,我还想引用刘鹗《老残游记》第二回里的片段,看一看那时候的穷人是怎样生活的:  
  老残从鹊华桥往南,缓缓向小布政司街走去。一抬头,见那墙上贴了一张黄纸,有一尺长,七八寸宽的光景。居中写着“说鼓书”三个大字;旁边一行小字是“二十四日明湖居”。那纸还未十分干,心知是方才贴的,只不知道这是甚么事情,别处也没有见过这样招子。一路走着,一路盘算,只听得耳边有两个挑担子的说道:“明儿白妞说书,我们可以不必做生意,来听书罢。”又走到街上、听铺子里柜台上有人说道:“前次白妞说书是你告假的,明儿的书,应该我告假了。”一路行未,街谈巷议,大半都是这话,心里诧异道:“白妞是何许人?说的是何等样书,为甚一纸招贴,侵举国若狂如此?”信步走来,不知不觉已到高升店口。  
  为了听白妞说书,挑担子的人不愿做生意,铺子里的人争相告假。你看,那时的穷人活的是多么自在呀!此刻,我真羡慕《老残游记》里的挑担子的人和铺子里的人。虽然他们也是穷人,肯定比现在的我还穷;但是,他们比我轻松,比我潇洒,比我活得快活……
  再说一个《水浒传》中的事儿,那就是武大郎,他也是个相当好例子。武大郎在闹市区,有二层楼的门面,卖的所谓“炊饼”也就是现如今的馒头,都能养那么漂亮的老婆。你看,那时的穷人活的是多么自在呀!我不知别人,我相当熟悉的一个所谓的“白领”朋友对我说,他在北京,至少是十余年来,没有去过一次剧院,没有看过一场电影,没有听过一场音乐会,没有游过一次公园……是没有钱吗?不是。是没有时间吗?但也不全是。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心情!头上顶着新的“三座大山”;耳边听着一则又一则悲惨的、恐惧的新闻;身旁发生着一件又一件“下岗”、“拆迁”的事情;口里吃着一碗又一碗的“二恶英”、“三聚氰胺”、“地沟油”、“转基因”……你说,我有心情买一张票,坐到辉煌的大厅里,去听高雅的交响乐吗?
  说到这儿,我不禁又想起《三言两拍》里的“蒋兴哥重回珍珠衫”。蒋兴哥,只是湖广襄阳府枣阳县一个小商人,为了蝇头小利,自己跑到外地里贩货,东奔西走,抛下老婆留守在家,是社会地位不高的人。他老婆三巧儿在家款待一位卖珠花首饰的老婆子,晚饭是:两碗腊鸡,两碗腊肉,两碗鲜鱼,连果碟素菜,共一十六个碗。即便是今天,普通人在家里款待一个普通朋友,这样儿丰盛的菜肴也相当难得一见吧?
  可见,明朝人生活水平,绝非我们想象的低。
  再有《醒世姻缘传》,记载的明朝山东的生活,都是普通家庭人家,当然有贫有富,但没有特别显赫的贵族。先说穷人的饭食,比如早饭:“李成名媳妇子道:‘你吃的饱饱的,夹着屄坐着罢,又进来做甚?盆里还有极好的水饭,你再吃些。’唐氏就着蒜苔、香油调的酱瓜,又连汤带饭的吃了三碗。
  这些女佣的早饭,也没有如下岗工人吃不上吧?更没有吃糠咽菜吧?
  “一日,因起初割麦,煮肉、蒸馍馍,犒劳那些佃户。”给大户人家种田的佃户必须要吃饱吃好了。
  再看小康人家的饭食:兖州府学的薛教授和家人在旅途中带的饭菜是:薛奶奶道:“酱斗内有煮熟的腊肉腌鸡,济南带来的肉鲊,还有甜虾米、豆豉、莴笋,再着人去买几件鲜嗄饭来。”
  绣江县一个退休的杨乡宦,乐善好施,在他的酒铺里请两个过路客人吃的饭是:一大碗豆豉肉酱烂的小豆腐,一碗腊肉,一碗粉皮合菜,一碟甜酱瓜,一大箸薄饼,一大碟嫩葱,一碟甜酱,一罐绿豆小米水饭。
  所以啊,我觉得古人真的并不是我们想象的穷,只要不是战乱,他们过的不差的。
  还是《三言两拍》,那是明朝永乐年间的事儿:徐继祖从河北涿州经过。走得乏了,下马歇脚。见一老婆婆,面如秋叶,发若银丝,自提一个磁瓶向井头汲水。徐继祖上前与婆婆作揖,求一瓯清水解渴。老婆婆老眼朦胧,看见了这小官人,清秀可喜,便留他家里吃茶。
  徐继祖真个下马,跟到婆婆家里。见门庭虽像旧家,甚是冷落,后边房屋都被火焚了,瓦砾成堆,无人收拾,止剩得厅房三间,将土墙隔断,左一间老婆婆做个卧房,右一间放些破家伙,中间虽则空下,傍边供两个灵位,开写着长儿苏云,次儿苏雨。厅侧边是个耳房,一个老婢在内烧火。老婆婆请小官人于中间坐下,自己陪坐,唤老婢泼出一盏热腾腾的茶,将托盘托将出来道:“小官人吃茶。”
  老婆婆道:“老身有两个儿子,后来闻人传说,大儿丧于江盗之手,次儿没于兰溪。老身痛苦无伸,又被邻家失火,延烧卧室。老身和这婢子两口,权住这几间屋内,坐以待死。适才偶见郎君面貌与苏云无二,又刚是十五岁,所以老身感伤不已。今日天色已晚,郎君若不嫌贫贱,在草舍权住一晚,吃老身一餐素饭。”说罢又哭。徐继祖是个慈善的人,也是天性自然感动,心内到可怜这婆婆,也不忍别去,就肯住了。
  老婆婆宰鸡煮饭,管待徐继祖,叙了二三更的话,就留在中间歇息。
  这个一个可怜的老婆婆,两个儿子都没了——后来团圆认亲了——房子也烧了,连井边汲水都要自己去干,而她款待客人也能“宰鸡煮饭”,可见也不是没饭吃的吧?甚至吃肉也不难吧!
  最后,咱再回到《水浒传》里对武大郎的记载。武大郎,一天只靠卖几扇馒头就能住单门独院的复式小楼,还能搂个漂亮老婆。这,简直就是共产主义嘛!
  如此看来,咱们中国文明不仅没有丝毫进步,反而倒是大大的倒退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