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海子
时间:2013-04-20 07:24: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溵水布衣  阅读:

  二十四年前的今天,海子义无反顾的走向山海关,走向铁轨,冰冷的铁轨无限延伸到远方,远方有海子深邃的眸子,属于易逝的身体早已化成一抔尘土,但是属于诗歌的海子得了永生,并且如向日葵一样高昂着头颅,朝着太阳的事业从未停歇。
  那一天的黄昏,华美而无上,落日的脚下,无限壮美。一声长鸣,火车呼啸而去,一片鲜血四处飞溅,海子带着他的诗歌远去了。诗歌的理想主义夭折了,但是前仆后继的理想主义依旧如野草一样活着,春风吹又生。
  那是六年前的高一,懵懂无知的少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在听到老师讲到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从未主动发过言的他却霍地站了起来,当着全班一百多个熟悉的陌生的面孔,满怀真情的大声朗读了这篇诗歌。而这也是他唯一的一次在高中主动的发言,从此以后默默无闻的挨过了整个高中时光,一个诗歌的梦却在他的心中诞生了。那节课后,他疯狂的寻找学校及其周围的一切书店,寻找海子的诗集,直到两年后才在一个书摊不期而遇,如逢故人。每次出行都带在身边,直到大二送给了一个朋友,那本诗集还崭新如新生,他知道朋友一定会像他一样爱护那本寄托他全部理想的诗集,一如爱护自己的眼睛。
  那个少年,就是我。
  六年后,如今已经六年了。我对诗歌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读了中外很多诗人的诗歌,唯一钟情的还是海子。读海子,就是在旅行,就是洗涤自己,感到自己是干净的黑土块,自己是那青青的麦田,自己是个铁石心肠的船长。
  六年前,我满怀激情,信心十足的规划未来。六年过去了,大学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独自仰望黑黑的夜空,空有一身疲倦,无限惭愧。天空一无所有,谁来给我安慰。我从黄昏走入黑夜,辗转徘徊,黑夜一无所有,谁来给我安慰。
  这是一个饿死诗人的年代,他们都说。没有物质的肉体难以支撑精神主义的大厦,诗歌正在死去,或许已经死去。到处都是附庸风雅装腔作势的小丑,假诗歌之名行铜臭之勾当。诗歌是纯粹的,干净无暇的,没有任何杂质的,完美的,一如梦中的伊人,在水一方。
  今天,校园一如往常的平静,看不到有任何纪念诗人的任何活动,只有看到拿着考研或是课本匆匆而过心事忡忡的所谓学子,在还不懂得大学该如何度过的时候大学已悄无踪影。物质至上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面包和牛奶是每个人终生的信仰。那个属于诗歌的八十年代早已过去,不复存在,那个到处传诵诗歌的年代已随着海子远去了。人们面朝大海,看到的却是太平洋的彼岸。人们不相信未来,只相信房子。
  晚饭的时候,听到校园广播里在谈论诗歌,来来往往拥挤人群噪声鼎沸,广播里老师满怀希望的寄情于诗歌的声音已被淹没。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的意义在何处?
  我从远方来,你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
  在夜色中,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
  谨以此文祭奠海子。
  祭奠诗歌。
  祭奠我即将逝去的青春。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