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骑竹马来:诗经里的爱情
时间:2012-05-09 07:46: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佩水凌月  阅读: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最近突然很高频率的想起这首儿时背诵的歌谣,仿佛想把自己带进回忆里,单纯的梅子香味,五月的雨。在这个雨天我捧着一块瑰宝。眼睛从扉页开始游移,有些慵懒的。
  关雎--求爱篇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一见钟情是很平常的。在这样草长莺飞的季节,一切都在蠢蠢欲动,在视觉延伸不到的地方。植物的内体里有一些液体在奔流,顺流而下我们吻到了根,逆流而上我们抚摸到了花和叶。关雎的对唱有一种奇特的情色作用,我们的诗人醉在了自己描摹的画面中。一见钟情总是在一个预先设定的氛围内开始的,我们朝思暮想的人,应该在河之州,在目光可以任意舔舐而却遥不可及的地方。
  我们的情人非常完美,她像清晨的第一滴朝露,是坐在云霞顶端的神女。但是当第一缕阳光不期而至的时候,看着降谪为凡人而生动的站在你面前的她,你不禁满心失望。为什么颜如舜华会变成灰头土脸?为什么夜莺啼啭会变成俗言恶语?诸神说,凡人啊,你不要因为美丽犯错,她的美丽是一朵百合花,她的美丽也是一朵曼陀罗花;你的眼睛是一座神袛,你的眼睛也是一座废墟。
  静女--约会、定情篇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素心若雪的爱人啊,掀起你的盖头吧!
  我已经过长途跋涉,如今就站在你的枝头等着你颤抖的花苞绽放出娇美的花朵,你不肯开放,我便不采摘,因为我是这么爱你,所以心甘情愿的承受这样一种等待的煎熬。
  良人啊,这城墙怎么能挡得住我深深的思念?我已经在月色中伫立得太久,我手中的白茅流光溢彩,似乎迫不及待的要奔向你。可是还是让我再看看你因为见不到我而焦急的样子吧,这样我才能明白你对我爱的深度。
  也许我们的肌肤里都有属于爱情的纹路,纵横交错的,它使我们迷离,像在大雾的天气里找不到出路。误会和猜疑总是让人的双目蒙尘,悲欢离合啊,它只是一朵花在结果之前所必须经过的考验。繁衍尚在计划中,不必着急。两个人的世界不需要红墙碧瓦,只需一根茅管,一个巧笑倩兮,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声响,我们就可以搭建起爱情的宫殿。
  东方之日--情爱篇
  东方之日
  东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东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闼兮。在我闼兮,履我发兮。
  比雪山还要纯洁的是春天,比春天还要曼妙多姿的是两情相悦。我的心中洋溢着蝴蝶的思想,在它们飞过的田野上,散发出一阵野菊花的香气。我的姑娘在我的房中,她伸出脚踩的膝,我们是这样互相依偎。从日出到日落,我们的爱从未停息。
  渴念爱情,自然渴念品尝爱情的果实。一切都顺理成章,一切都在朴素的感观中慢慢滋长。有些门是上锁的,你必须像一个贼,耐心的等待时机,然后把它撬开。但是作为回报,你得到了一朵玫瑰,它就生长在你手中,等着你去呵护疼爱。
  孟轲说:“食色性也。”我们的****在河流的两端拉扯着,结果往往是双双跌进河里。那河流也有自己的困扰,向上是高山,向下是深渊,它不知道要带我们去何方。坦然面对****是一桩奇妙的事情,它赋予河流一种强烈的愿念,推动着它奔向海阔天空。每一株三叶草都是踮着脚尖的音乐,跳动的旋律流向人类最原始的****原野。这是叹为观止的力量,这就是创造生命,使人类生生不息的力量。
  桃夭--待嫁篇
  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桃花一样娇艳动人的姑娘将要出阁,诗人以一颗诚挚的心祝福她婚姻美满,早生贵子。“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是对这个姑娘的婚前劝诫。在诗歌里被反复引用的爱情已经结出硕果。爱是付出,善待自己的爱人和他的家人才能使爱情之树长盛不衰。
  误会和猜疑常常让我们失去优雅,像一个泼妇,或是怨男。从容和慌张,两张脸都属于我们。令人心碎的声音从我们身体的废墟里传来,看起来似乎无可救药。其实只要换上另一张脸,废墟就可以在瞬间变成丰饶之海。爱情是行走在海洋里的独木舟,风浪来临的时候,只有撑起理解和宽容的风帆才能平安的度过险境。
  击鼓--偕老篇
  击鼓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永远不要忘记自己可以获得体贴入微的死。如果注定永无归期,那么就在战场上,折一枝鸢尾花祭奠自己的坟墓。你们在时间的河流里互相惦念,在连天的硝烟中互相辨认。红尘中总有那一双交握着的手,让你们在无数次的对望中悲欣交集。
  你在描述这场战争的时候,有一种力透纸背的冰凉。你害怕它在有朝一日,让你以森森白骨的姿态奔赴与她的契约。我在你的诗歌里啜泣。生死尚不能把你们分开,但是这场战争却让你违背了誓约。这是肮脏的亵渎。野蛮人的游戏使爱情式微了,鲜血让布衣染上猩红。他们戴着黄金铸造的头冠,却要求你们劫掠土地而你至今为止,不过是想温柔的牵起那一双红酥手,在树荫下看儿孙满堂。
  沉默是一种静静的凝固。然后,抬起头。然后,睁开眼。生活在虚拟化的物质中开始倒退,最后回到那一个镜头,生命中最单纯的画面:一间茅草房,半亩油菜花田,几声知了的问候。只是画面中少了一个荆钗布裙的女子。似乎她从未出现,其实却已经和你合为一体。
  我在谷底发现几株不知名的花草,它们围绕在我的身边。它们在天空下铺开五线谱,它们在歌唱。我站起来,试图像诗经一样行走。靠近那些花,亲吻它们的颤抖的唇。一些花粉抖落下来,我染上了恬淡的色彩,面对着天空,站成一缕微风,有青草的味道溶入了我的身体里……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