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不堪剪
时间:2013-04-19 06:53: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杨柳荻  阅读:

烟花不堪剪

幽兰露,如啼痕,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唐·李贺《苏小小墓》

月色朦胧,冷香袭人,西湖畔,小女子若隐若现,体态玲珑,低声吟唱着哀婉的歌: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初遇你,在西湖畔,你一袭白衣,手拿折扇,好风度翩翩一少年。眼眸如秋水般泛着细微的光,温柔的阳光洒在湖面上,波光投射在你脸上,一个个美丽的光点汇成耀眼的光斑,一下子映入我的眼眸。你只冲我笑,那笑容胜阳光灿烂。彼时芙蓉刚刚出水,粉红色的芙蓉花映衬着我的脸,蓦地,就红了。

我和你游西湖,杨柳依依,荷花盛开,我轻展云板,慢展歌喉,浅斟低唱,胜景如画,这样天花乱坠的美,真希望是场奢华的梦,永远不必醒来。

我记得你的舞姿,你低低头,舒一舒云袖,缓歌缦舞,抬头,曲了腰身,嘴角笑意缠绵。这一笑,沉鱼落雁,似乎耗尽了一生的等待。相逢何必曾相识,未曾相识以相知。瞬间,一朵芙蓉花静静开在我心间,我痴了,春花软柳,佳人如玉,琴瑟相和。望着那水中盛开的一朵朵荷花,我发现竟全是并蒂莲,这难道是上苍注定的缘“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一句轻盈的问候我如梦初醒“在下阮郁,不知小姐贵姓?”“小女子苏小小”你依然笑,但笑容却凝固在我的脸上,杭州名妓苏小小。原以为邂逅了半生缘,眼波流转,微笑蔓延,黯然心动,却怎奈···让我如何与你话尽前世今生。“小小”一声呼唤,我看你挥一挥衣袖转身进了红楼。所有的美好在那静止的时光碎成了泡影,梦碎了,心似乎也碎了。

当我看见你脸上凝固的笑容,我便清楚地知道,我们的开始和所有花好月圆的故事一样,但我们之间隔着海角天涯。人称建康才子的阮郁怎能与一个风尘女子结缘。自古才子配佳人,这像天上浮云,水里游鱼一样天造地设。而我?不知你看没看出我的喜欢,身处风尘,我无法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但我可以做个看客,远远地观望着你的幸福。

明明知道前方是悬崖,但信马由缰的我已不能悬崖勒马。梦里,记忆里,全是你,你的低眉浅笑,而我措手不及的陷入你嘴角的酒窝,无法自拔。我步入了你栖身的红楼,环抱着你,多希望时光由此静止。我不是阮郁,你不是苏小小,海誓山盟,地老天荒。你靠着我的肩,寂寞无声的哭了,泪水弄花了你的胭脂,打湿了我的衣衫。窗外,烟雨蒙蒙。一如我们的心。你说:今生我已堕入风尘,不能为你续写美丽的结局,不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我不能爱你。我说:不,我娶你,我不在乎你的出身,不在乎你的一切,我的眼里只有你,永远···你看着我,眼里全是还未淌出的泪花,你说:有你的话便已足够,小小此生无憾。情意在,夜未央,天将破晓,又将离别,带着相思,我恋恋不舍的离去,小小,等我,回来娶你···

我等你来娶我,等了三个春夏秋冬,此间沧海变了桑田,流年偷了时间。小小知道,望穿秋水我也在等不到那一袭白衣的身影。你已将我忘却,因为听到了你即将成婚的消息。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我把我的爱全部给了你,却看到你还给我的结果:彼时的灯火阑珊处,早已空无一人。看着铜镜中的我,如花似玉的脸日益憔悴,这些,你都看不到。静默中,我听见我的心,一点点裂成了碎片,胸口一阵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涌动,吐出来,是殷红的血,溅在帕子上,开出大朵大朵的花,触目惊心。我感觉到身体越来越轻盈,慢慢飘上了天空。待我回头看时,看到了自己躺在地上的冰冷的身体。

我要成婚了,但新娘不是你,小小,原谅我,无法兑现给你的诺言,从此的从此,我只能在梦中与你相见。父母之命大过天,我没有勇气,抛下一切娶你,我恨自己的懦弱与无能,却又无能为力。有一种毒,叫相思,以漫入我心骨,但不得不刮骨疗伤。

我并不恨你,我很庆幸,能在我最美的年华死去,留给你,温暖的背影。我在这里等候,等你来看我,等了足足四百年。盛唐,一个叫李贺的男子来到我的墓前,吟了一首词,我用心谱了曲,低低的吟唱着: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