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 —— 桃花一样的女子
时间:2013-04-13 21:38: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曹公也确实以桃花来比喻袭人。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白天例行的庆典之后,入夜,他屋里的女孩子凑份子再为他摆上一桌酒席。寿怡红群芳开夜宴,丫鬟们打着灯笼请来了散落在大观园里的姐姐妹妹,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她们行的酒令叫占花名,以花的命运,来占卜人的一生。

宝钗抽出一枝牡丹,众人说,巧得很,你也原配牡丹;黛玉抽出一枝芙蓉,众人笑,除了她,别人不配做芙蓉。待到袭人抽时,却是一枝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着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

书中对这个签未作理论,众人嘻嘻哈哈一通乱,又忙着交杯换盏去了。但我们不应该因此忽略掉曹公的苦心,桃花本是袭人在他心中的模样,桃红是她在他心中的颜色,张爱玲说,桃红色是有香气的,而袭人这个名字亦来自一句诗:花气袭人知昼暖。他在小说里给她这样一个名字,是否意味着,纵然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人事邈远、公子无缘,她在他心中,永远是那样温馨、温存。

所以,关于袭人的章节,都是那么家常,她做针线,串门子,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在银钱上亦不精细,看她,总如亲戚家那个温厚的表姐,是可以絮絮然说上些知心话的,难怪湘云都觉得她亲,那年跟西边暖阁住着,啥话都说给她听,来荣国府走亲戚,特特地给她带来绛纹石戒指。

除此之外,曹公还为袭人特设一笔,在大观园里还看不足,要把袭人放到自己家中去看。元春省亲之后,袭人的母亲接她回家喝年茶,晚间才得回来。宝玉在家闷得慌,就要茗烟陪他一道,去看看“你花大姐姐”在做什么呢。

在袭人家中,他看到那女子,由自己屋里的大丫鬟,变成了小户人家被娇宠的女儿,怎么都会更放松一点吧。他看她的言谈举止,待人接物,像是看一朵花,在天光下看了,再到月光下、灯光下看,兜兜转转里,是说不出的欢喜爱恋。

(四)袭人是告密者吗

我也知道,不管我怎么渲染,大家对于袭人的“告密”行为,还是难以释怀,第一次是针对宝黛之恋,第二次是针对晴雯,但让我们仔细看一看,在这样两个事件里,袭人到底有多大的罪过。

当年被卖到贾府之后,袭人先是伺候贾母,尽管因为老实敦厚,不善言辞,加上相貌不十分出众,她并不是贾母喜欢的那一款,但她务实的作风,还是使她很快得到提升,不但获得了每月一两银子的高薪待遇,还从贾母房中被特派到宝玉房中,成了二十多个丫鬟的小头目。

她是一个专注的人,只求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书中说“这袭人也有些痴处,服侍贾母时,心中眼中只有一个贾母;如今服侍宝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曾见有人因此批评袭人势利,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袭人若真是一势利人,到了宝玉房中,也不应该放过贾母这条线,朝中有人好做官,贾母手中可是资源集中地带哦。

正如薛姨妈所说,她的和气里透着刚强,但对于未来,未必有多少设计,只不过,我们用旁观者的眼光看一看,做到月薪一两银子的份上,袭人已经没有多少晋升空间。她不是平儿那种管理型人才,也无法像鸳鸯那样成为领导的亲信,眼看着她的上进之路就要走到尽头,老天在宝玉情欲初萌的那个中午,给了她一个契机。

从此,她成了他的人,但更重要的是,他成了她的人,当她把自己的命运前程托付给宝玉,把所有的梦想期待全维系于他一身之后,袭人下定决心,一切都为了宝玉。

在那个闷热的中午,宝玉拉住黛玉想要倾诉肺腑之言,出于女儿家的羞涩,黛玉匆匆逃掉,意乱情迷之中,宝玉错把赶过来的袭人当成了黛玉,说:“好妹妹,我的这心事,从来也不敢说,今儿我大胆说出来,死也甘心!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又不敢告诉人,只好掩着。只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竟将袭人吓得魂飞魄散,只叫“神天菩萨,坑死我了!”看来,爱情从来都是一个恐怖的东西,袭人能够接受宝玉跟她初试云雨情,却不能接受宝玉尽管是弄错了的示爱,因为荣国府的规矩,是在公子哥儿娶媳妇之前,都要放两个姨娘在房里的,她跟宝玉有了那档子事,并不为逾矩,可是要是这宝二爷真的跟她谈起所谓爱情来,那可就是大逆不道了,人家袭人从来都是一个规矩人。

直到宝玉离开,袭人醒悟他这话一定是因黛玉而起,又惊又畏,竟不觉怔怔地落下泪来。她的眼泪是真诚的,她真诚地担忧宝黛的未来,虽然我们认为,宝黛之恋是伟大的,天经地义的,可是,一来袭人的思想,自然有她的局限性,二来结合当时的现实,便可以知道,宝黛之恋,确实存在着某种危险,即使黛玉本人,收到宝玉送来的那两张旧手帕,都感到惊惧异常。

后来宝玉因与金钏调笑,导致金钏被逐然后跳井,他自己也被老爸痛打一顿,袭人借着回话的机会,请王夫人“变个法子”,把宝玉搬出园子去,其中陈述心事的那一番话,换个角度看,倒是恳切得让人感动:如今二爷也大了,里头姑娘们也大了,况且林姑娘宝姑娘又是两姨姑表姊妹,虽说是姊妹们,到底是男女之分,日夜一处起坐不方便, 由不得叫人悬心,便是外人看着也不象。一家子的事,俗语说的`没事常思有事’,世上多少无头脑的人,多半因为无心中做出,有心人看见,当作有心事,反说坏了。只是预先不防着,断然不好。二爷素日性格,太太是知道的。他又偏好在我们队里闹,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人多口杂,那起小人的嘴有什么避讳,心顺了,说的比菩萨还好,心不顺,就贬的连畜牲不如。二爷将来倘或有人说好, 不过大家直过没事, 若要叫人说出一个不好字来,我们不用说,粉身碎骨,罪有万重, 都是平常小事,但后来二爷一生的声名品行岂不完了,二则太太也难见老爷。俗语又说“君子防不然”,不如这会子防避的为是。太太事情多,一时固然想不到。我们想不到则可,既想到了,若不回明太太,罪越重了。近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聂绀弩先生高度评价袭人的这一举动,说道:袭人,这个通房大丫头(聂老有误,其实这会儿袭人尚未“通房”),不顾自己的卑贱的出身和微小的力量,以无限的悲悯、无限勇力,挺身而出,要把她的宝二爷和林姑娘这对痴男怨女从“不才之事”和“丑祸”中救出来,这是多么高贵的灵魂。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