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落
时间:2013-04-13 08:20: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冷天月  阅读:

  一场梦境,一场繁华,曲终人散时,不过是痛者自痛,伤者自伤。倾城倾国也罢,祸水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序言
  一、【昭君怨】
  睛空万里,皓月高悬。
  冰雪无垠的原野上,一切晶莹洁净,一个弱小女子,形影相吊,向着未来的命运在进发。
  千里蟾光,月影疏斜。心事凄寒,秦汉的边关普照着塞外的飞雪,红尘万物暗淡萧瑟,娇弱不堪。一个四顾无援的异域,一个一切由他人支配的陌生天地,一个柔弱的女子要用多大的勇气来面对这未可知的命运?
  胡风入骨冷,夜月照心明,也许,只有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才是她寂寞中的唯一相知,才能揭开她那美好无私的单纯心灵,来面对眼前一切的无愧!
  她的出塞,注定是一去不复还的。
  明月当空,鼓角争鸣,和着月辉轻舞的铁马金戈分明是啼血的尸红,凝眸战马狼烟,哀声听断,从此她的锋芒三分凄凉三分乡愁。
  曾经,禁宫深处,空对明月。或许,一生深待空宫,寂寞、等待、嫉妒相伴,可这毕竟在生她养她的故土啊!
  当呼韩邪单于挑选阙氏,内外震动时,未幸的宫女可以出塞和亲。她要在流光徘徊中有所抉择,要么飞出笼子顺应自由,顺应潮流;要么囚禁宫闱,相互倾轧,默默地守侯和死亡。一切的荣辱得失,只在她的一念之间。
  或许,是对自由的无限期许,她选择了背井离乡的远行。然而,异域的胡邦,人多残虐,士多野蛮,以毡裘为衣,以羯膻为味,边风浩浩,胡笳凄苍,朝见长城杳漫,夜闻陇水呜咽,冰霜凛凛,孤月凄凄。
  出塞,这个选择,是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的积悲怨?还是对命运不屈的一次反抗?
  “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一个柔弱美丽的女子,踏上了男人权力争夺的漩涡,在漫漫的岁月长河里,留下了一段不朽的传奇!边塞的天空,为她而湛蓝,征战的兵士因她而放下刀枪,大漠的苍茫,为她而更加雄浑!
  从中原的高墙深院,远嫁塞外大漠,昭君为历史留下的浓重一笔,足可以让她那无边无际的悲愤与幽怨彻底释怀了……
  “片片红颜落,双双泪眼生。”昭君似一幅画,永远铭刻在世人的心中。而“马后桃花马前雪,教人如何不回首。”的眷恋,仿佛还在眼前。然而,岁月终是一下无情的刽子手。此刻,红粉成灰绿意延,独留青冢向黄昏。
  千百年过去了,笼罩四野的漫漫风尘,无情地吞噬了广阔的大漠,惟独青草荫荫的青冢,在苍茫天地间格外引人思忖。
  “燕支常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生乏黄金枉图画,死留青冢使人嗟。”晚霞透过云层,将悠远的历史回音化为一道耀眼的光影,直射心灵。
  【二】妙玉愁
  栊翠庵,古殿上。
  透过那青灯下的烟雾,我能看见一个虔诚的佛门弟子在正襟打坐。
  曹雪芹用“欲洁何从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泥淖中”将她排在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六位。
  她是幸运的,出身仕宦之家,秉承了清幽雅洁之气;她是不幸的,父母俱亡,孤苦伶仃。为睹观音遗迹和贝叶遗文,随师从苏州到了京城。贾府为元妃省亲聘买尼姑,她来到了贾府的栊翠庵。使她有机会在莽莽红尘中生出俗缘。
  与贾府而言,她是一重为了粉饰大观园而添的一尊雕像;于她而言,只是听从命运凄凉安排的一粒棋子。这对于“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的妙玉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悲哀。
  她的一切美好都被一层佛门轻轻濯洗掉。
  青灯古佛相伴的背后,纵使有清冷的月华相陪,有稀珍无比的琥珀茶可饮,又当如何?在世俗的眼中,结局不过是“天生孤僻人皆罕”的悲惨。注定她“欲洁何从洁,云空未必空”,空落得后人感叹唏嘘!
  自称“槛外人”,但从未能迈出尘世的一个门槛儿。师父临寂时劝她留在京城,说到时候自然会有她的结果,可她的结果是什么?是被强人劫持受辱。这是偈语不灵?还是她修行不深?
  妙玉,太高洁。高洁到了“过洁世同嫌”的地步,这更加难入俗人的眼。难免会被人认成表面清高,实内怀春、情表里不一的伪姑子,大观园里人人都不喜欢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了对她的评价,甚至连“竟如槁木死灰一般”的寡妇李纨都说:“可厌妙玉的为人,我不理她!”
  唉!是她太高傲?还是世人太眼拙?
  也许,她孤苦,是因为她心中尘念未绝;她高傲,所以难得世俗的理解;她雅洁,便不为俗人所容。
  栊翠庵,介于红尘与佛门之间,是一个真空地带。尘世肮脏很难渗透进来,但她又如何能跳出三界外,真正的皈依佛门,求得内心的一世平静?
  栊翠庵品茶时,如此一个高傲不饶人的妙玉,平时不近人而此时竟开起玩笑来了,而且玩笑的效果还不坏,跟知己相互逗趣,也算是纯真无邪的表现吧?看来她对宝玉的朋友知己之情,是不能割舍的尘缘。久困青灯古庙里,寂寞无聊谁能知?难得有相知之人以率真本色相待。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当也是妙玉做人的根本!
  只可惜,大观园吵吵闹闹,又有谁能静下心来为妙玉而思,结果不过是落的个“终陷泥淖中”的骂名罢了!
  她,抛去繁华,隐没在红尘之外,思念着沉默,柔情的双眸,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独对清灯古佛,默默的祈求,期盼可以斩断情丝,只不过,生死的轮回,依然无法在心中抹去,眉间淡淡的惆怅,依然独自守候,在佛前泪雨滂沱,独守那一份愁!
  【三】贵妃恨
  华清池中,溢满清幽的芳香,一芙蓉娇羞而起,一颦一笑,粉黛无色。几度春宵,究落为红颜祸水。是非对错终是难以评价,只不过,她已在千古中抹下了一笔留香的牡丹红。
  “霓裳曲响,欢声悦语,歌舞升平。”月色洒入殿中,人,也更美了。那如花的美貌,婉转如莺啼的歌声,如梦幻的舞姿,印在大唐那个至高无上男人的双眸里,铭刻在心中。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便开始了,一场激情浪漫便拉开帷幕,自此,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华清宫里的深情,千里岭南荔果的恩宠,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绝世之爱。在李氏江山的生死存亡之际,皇帝的选择也十分有限。“到底还是君王负旧盟,江山情重美人轻。”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马嵬坡前,玄宗虽舍不得,还是三尺白绫,真爱魂断红颜。
  也许,她不该进宫的,不该上演与玄宗缘分的,不该如此精美绝伦的。可正因这么多的不该,这凋落的红颜才让后世唏嘘。
  玄宗的山盟海誓哪去了?“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哪去了?
  紧要关头,不能同生、不能共死、不能横刀救美,反倒自己逃难去了。他这种作风,实在有负她的一片深情。她在地下能不“此恨绵绵无绝期”么?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结果是唐明皇被开脱了,传位于太子,自己当了太上皇,贵妃则丢了性命。
  因此,悲剧“悲”在杨玉环这个女人的一生,而不是贵为天子的李隆基,无论他在舞台上何等“儒雅”、“潇洒”。
  华清池内情义重,马嵬坡上生死轻,是她的多情,亦或他的无情,唱就一曲旷世悲歌,霓裳从此绝。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