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事、平生畅
时间:2012-05-08 09:52: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南宫傲嫣  阅读:

  柳永,原名柳三变,字景庄。因排行第七,故又称柳七。
  浮花浪蕊似的人儿从浮花浪蕊似的红尘中潦草的打马而过。
  历史,似乎没有给这个风流才子留下太多美好的记载。
  浮生如荼,荡漾在草暗烟笼,残阳退没的俗尘兹世中,是怎样不平整的命途与际遇,让他在那样望极春愁的黄昏里无限凄婉的挥笔而就:“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柳七这样飘渺萧逸的男子,很容易让我想到古龙笔下的那些浪人风月。世人皆知,古龙著书最喜用宋词,其间尤是柳词,更是用的多到让人跳脚。总有那么多凭栏倚剑,轻衫落拓的江湖侠客在金钟满殢后,沉沉的嗟叹一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不过,说实话额,古龙这个人吧我真的是不大喜欢的,五短身材,好色贪杯。说的好听点,那叫浪人情怀。说的刻薄些,如他这般,倘若少了笔下的那一抹萧逸,活脱脱一个菜市场卖菜的鱼贩子。心尘难拂,终显浮躁。(呼呼~~~弱弱的担心一下下。这里。。应该木有古龙迷吧。那个。。表向我拍砖啊)
  曾有人赠与古龙一副悼联: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确实,他这两部太红。连我们这些对古龙绕道远之的家伙都一不小心的知晓了。
  花痴一下,当年,那白衣袭人李寻欢确实动人额。。。
  君踏白马分花来,卿自弦歌拈柳去。
  多年前,影视剧里焦恩俊扮演的李寻欢,分花拂柳间,一个不小心,小李飞刀就这样准确无误的吻上了每一个女子的心间颈上。
  (貌似。。0,0。。。又那啥跑题了~~~咳咳。。。拉回来。。。继续说柳永。。。)
  关于柳七,留在太多人的记忆里都是那个倚红偎翠,整日玩风弄月,放荡不羁,终身潦倒的形象。
  也许,这和他****多情的天性有关。可他,也不是没有发展空间的男子,只是命运的翻云覆雨手,一次次将他逼向不能回头的千涯红嶂边。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不是没有过努力,一生才华盛负额,争奈抱负难展,仕途不顺。
  “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突然就想到唐时那人为李商隐写的这句悼念。这句本是出自赞美意,可我总觉得其间不乏悲凉感,一个男人,倘若终生抱负难展,除了命运的不平整怕是更多的是自身心境的缱倦,以及对目标的追求不够沉厚坚定。
  而现在,这句,安放在他身上,恰当悲凉的让人唏嘘。
  兴许是对官宦仕途这条路彻底的疲惫,丧失了信心。柳七终于很给力的写出"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也许,当时,只是一句慰藉自己的话吧。却为自己前程又蒙上了一层灰霾。
  《鹤冲天》词传到仁宗那儿,就把本已及第的他给黜落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你既是留恋风月,不屑官场。那么,且去你的红粉温柔乡填词弄曲好了,要这浮名何用?
  当真是只许天子打雷,不许布衣放P啊。
  人家金袍玉帽下,还有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呢。怎么就没见几个有胆识的敢叫他抱着美人从龙座上滚下来啊。。。
  柳七不过小小的嗟叹一句而已,竟就扼杀了这样一位满心蓬勃的励志男儿,从此,成了凋零在烟花巷的垂垂老枝。
  从此,世间,多了一位为世人熟知的“奉旨填词柳三变”,自称“白衣卿相”。
  其实,我蛮欣赏那些伴在柳七左右的心宛如镜的烟花女子,当真是“怜才不及众红裙”,这边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多情才子,那边就有“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的惜才佳人。比起如今这个财行横道,乌烟瘴气的时代,当时的青楼楚馆显得清雅出致极了。
  我更是欣赏柳七可以俯下身段,不惜笔墨的为她们留下一首又一首红颜咏叹。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是怎样的心细如尘,让他可以站在当时那些女子的心口上去窥探这些苍凉的寂寞和招摇着的伤口。
  那时的青楼女子,其实与现在这些遍布交际场,唐伯虎点秋香似的一点一大堆,浓妆艳抹,浑身充斥着风尘气息,让人不忍卒赌的腥俗女子是不同的。
  我更愿意相信,她们是为生计所迫,才不得已降低身价,沦落风尘。是那般,心境纯良,清澈如水的女子。
  古时更是一样,大多的烟花女子都是唱曲念词,才华满溢的孤清女子。像我们熟知的霍小玉,苏小,薛涛都是出生风尘,却无不冠绝一时。
  所以,当有人仅仅因为柳词大多为烟花红颜著笔,就狂妄自大的批判:尽显浮靡之气。大俗!之类的P话。
  我真想穿越过去和他掐。
  话说。。。明清真是一个文风日下不堪举的时代,除了那几个拿得出手的,更多的是一些读饱了书没事干,天天鸡蛋里挑骨头的家伙。没事附庸风雅的整些有的没的诗词鉴赏,今儿个说这个词风萎靡,明儿个道那个不堪卒读。凡是沾了情丝画意的到他们那儿都成了淫词艳曲。
  喵了个咪的。
  别人这里就不说了,有语云:“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七在当时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就连苏子都欲与柳七一比高。苏轼那是谁啊,豪放派的代表人物,当时的文坛翘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与他同一而论的吧。
  我从不觉得,诗词是有档次之分的,就连那史上不曾留名的蜀中妓子在陆游一去久未返时都能无限风雅的吟出:相思已是不曾闲。
  我相信,任何情感情绪都是无价的,由不得任何人妄自用自己的理解能力去评价。
  文字上的东西没有贵贱之分,之所以会有不同的鉴赏定论出来,更多的,是后来观览之人自身强加上去的心境使然。
  所以,关于柳词是大俗还是大雅,不解释思密达。。。这里,观者自会吧。
  “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鸣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出自《戚氏》里的一段。
  他的一生,在笔墨间苍凉尽显。
  好的词句是应该用自身的寂寞才能映照出笔下的落寞的。
  柳七这一段,不用细细斟酌,便已是扑面而来的悲感无限。
  话说《戚氏》,我与龙澈也写过,写起疏愁悲戚的玩意,我俩一向都是不惜笔墨,力求悲级之至,无奈,落到看客的眼中,依旧是:没来由闲愁!
  也许吧,终究是历验不够,没有如此坎坷跌宕的人生经历,又怎么能轻易将这些感触揉和到字里行间,空有词意,未有词境,终显稚嫩额。
  亦是要感谢时光静好,岁月安然,没有赋予我们太多的悲伤的权利。
  在前人隔世的笔墨间偶尔小小的沉淀缅怀一下,已然足够。
  转过头来,看看现世安好,依旧这般,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再说柳七吧,关于他的辞世,史上众说纷纭,各执一词。
  唯一可取的是,他辞世后,纷纷解囊助葬的不是那些轻衫玉貌的衣冠之士,而是那些薄命锁青楼的烟花女子。每每清明,无数女子含眉而来,掩袖而去,红泪遍洒****冢。为那个不知人间冷暖的江湖平添了多少妩媚与传奇。
  结文处,自填一阕《少年游》,以此搁笔。
  少年游
  潇潇暮雨一醉寒,何处话阑珊。渐霜风凄,经途离落,忍把浮名拚。
  晓风残月愁几堪?东风拂还乱。一生疏狂,襟抱未展,纵横纸上绊。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