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从思索与读书开始
时间:2013-03-29 09:25: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成功在即  阅读:

  一、思索
  “此开卷第一回也”。
  这是《红楼梦》一书开头的一句话。
  坐在办公桌前,我打开抽屉,取出备课笔记,拿出教科书,摘下圆珠笔,静静地坐着,若有所思。
  这是一天的清晨,我从宿舍出来,走在通往校园的路上。仍旧同往日一样,神情不怎么爽快,跨步也并非高远。进入校门,也没有什么新气氛洋溢在我的周围。至于办公室呢,却是另一番与我想象中所不同的景象。我想象的应该是,教师们都陆续地到齐了,于是便共同研究一个话题,共同商榷一个教法,共同……
  可是,实际景象则不然。我这才憬悟到,我的想象是何等的错误,主张又是何等的偏离。但也难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自己总是错误总是偏离?我寻思着,终于,一个念头涌上心来,这就是——写作。
  写作,其实是我早已深思熟虑的一个计划,然而,却每每不能起草成文,构思加以成篇,即使想好了主题,形成了腹稿,也未能以文字来加以记之。每天晨起,直到晚上,摆在我眼前的便是一些接连不断的工作接踵而来,显出格外的忙,没有头绪的忙,那结果当然是昏昏然,无头绪可做纲领了,哪还有激起写作兴趣的空余时间呢?
  可是,就像命运的驱使,灵感的显现,兴味的爆发一样,这一动机,终于战胜了整日昏昏然的忙乱:我开始写作了,这就是昨天晚上的思索。展开自己的画卷,翻开往日的阅历,铺开张张白纸,不能不有感于斯文,激情充满心怀……
  开始吧,生命的进行曲,沉睡的夜幕打开吧,我要从这里迈步了。
  想要写作,在这独特的身境里,我不能不先写明所要写的中心及思路。因为写作是灵感的显现,脑力的劳动,也更应有特定的安稳的环境。难道不对吗?而对于我,置身如此繁忙的工作中,即使有满腹的良言,妙趣横生的思路,又如何落实得了呢?基于此,我之写作,自以为无非是心底的呼唤,灵魂的感召;无非是倾拆的文字,自嘲的言语;无非是为了将来的回忆而不至于感到碌碌无为,或者不至于感到白过时光。自以为,我所要写的东西,应该说,不怎么去追求情节的入胜,不怎么去追求篇幅的冗长,哪怕仅是一组镜头,仰或一幅场景;不怎么去深究结构之恢宏,语言之亮丽,“甚而至于不怎么关心文章的修辞”。这就可想而知我所写作的状况了。
  但在这里,还要补充和说及的是,从咬文嚼字等方面的常识上,我还是非常注意的。写什么呢?不定范围,想起来就马上写,有什么就说什么吗!“语无伦次也并非紧要的事”。处于此种环境,又怎能忍心去怪罪呢?总之,只要是有思索有追索,只要是能够一吐为快,心里不至于憋得慌,我便义无反顾了。
  
  二、读书
  我出生在城市,长大于乡村。听母亲说,在我4岁的时候,家从故乡搬出——即后来从城市搬到乡村,然后又从乡村搬回城市——当时,家里有4口人,都是靠着父亲一人做工勉强维持家的生计。母亲有时提起话来,就埋怨父亲,而且把搬家的错误怪罪于父亲的身上。父亲大多时候不吱声不说话,母亲这时便与我们唠叨。那时候,我当然什么也不懂,只是觉得当时母亲话音里流露出哀伤的表情,在这种表情里,有时便使父亲忍受不住,似乎又有着要安慰母亲的心情,然而结果却也不尽然。
  父亲是话语显得较少的人,有时说话也显得偏激一些,不过也只是在忍不住时才这样。年复一年,随着时光的消逝,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母亲的性格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播下了种子,这种子由发芽到出土,再由出土而生长、放叶。我于是看到,母亲的性格显得复杂些,与父亲相比形成了对照。母亲在哀怨之中显得自信,在自信中又难免有些疏忽和困惑之时。说起这些来,现在还真有点三言两语道不尽写不清的呢。
  现在,回首当年我上小学时的情景,记忆还异常地清晰。课堂课下,老师经常夸奖我表扬我,这是因为我学习很好的缘故。在上小学4年级时,我就从经常读课内书进展到读课外书了。也不知怎的,我对书感兴趣,当时读得相当多的自然是连环画册书,即所说的“小人书”。在家附近的小人书店里,花上几分钱,读上小半天,就这样地度过小学4年的时光。渐渐地,在这书的人物、情节、环境的引导下,我几乎是入了迷,书店,成了我常出入的场所。我因而在兴趣的基础上很自然地善于联想起来,由家开始,联想到母亲,联想到父亲,联想到家以及家里的生活情景。尽管当时的我想不出什么结果,从书对我的影响和帮助来说,至少是给了我一把思索与追索的钥匙,以便下步打开我联想的门。
  那年,我记得上小学4年级还没有念完,就随家下乡去了。那一年,我11岁,还感到搬家是一件新鲜事,是一大乐趣呢。等到家搬过去之后,才有了不是滋味的心情。我此时就想,为什么父亲把家从城里搬到这远在千里的偏僻乡村过日子呢?我想着想着,千头万绪弄不明白,我于是鄙弃这地方,鄙弃这地方人烟的稀少,思念我失去的老师和同学、课堂和书店。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与环境下,我默默地继续上学和读书,在我初中毕业那年,——当时乡村实行初中升高中入学考试——便以优异成绩考入高中,我就更加酷爱上学读书了。在很大程度上,书给了我思索与追索的力量和根基。
  “文革”结束,随着当时国家政策的调整,我家又从乡村搬回了城市,这对我上学读书来说,是换了新环境,创造了好条件,发生了大转折。用诗人的话来形容当时这搬家的情景和我当时的想象,则真是“前尘影事,若幻若无”,“离别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呵!
  从此,在上学以及在高中毕业后,我在读书上分外地用功,分外地放在心上,且一直把书作为思索与追索的钥匙。我就这样想,一个人的思索与读书,受着家庭和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家、环境,应该说直接影响着我的思索与读书。这一影响,就是我写作从思索与读书的开始,且永远地没有结束。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