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印象之——黄色小说
时间:2013-03-28 22:43: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走出风来  阅读:

  我们怀着同样钦佩之情感谢大清(排名不分先后)未央生、江西野人江海主人、苏庵主人、古棠天放道人、松竹轩、不题撰人、江海主人、痴情士、嘉禾餐花主人、坐花散人、云游道人、临川山人、潇湘迷津渡者等次老一辈人民文学家。他们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为色情文学开花结果,发扬壮大做出了巨大贡献。穿越数百年时光,他们的文字仍然灼灼生华,充斥了我们的A盘、U盘,丰富了人民群众业余生活。

  在我们生活业余丰富的同时同样不能忘记我提到的明清之外的耕耘者们,远在唐代,名相张说的儿子张垍同学就为我们写下纪实文学《控鹤监秘记》,传神的描述了薛怀义、张昌宗、崔湜等服务员侍奉人民领袖武则天同志的点点滴滴。如:“后春秋高,学修养法,常含昌宗阴而睡。”等耐心细致的服务水准前所未闻。为后世徐昌龄同学创作《如意君传》这部名著打下了坚实基础,并提供第一手材料。

  呵呵,同样感谢走出风来先生,为我们整理总结的这般仔细全面。(此处可能有掌声)

  呃,回到纸面,拒绝虚荣。

  不知道盆友们有没有这种感觉,初看明清黄书的时候,有种豁然开阔眼界一新的感觉,仿佛由河入海。但是看过三五十篇之后,在满足之余不免有些遗憾,感觉我们入的海只是渤海,远不是我们希望得到的整个大洋。

  何以如此?这就不能不说到古典色情小说的局限了。首先是故事可读性不强,一个电影也好一个电视也好,最主要的是会讲故事,能扣人心弦,情节跌宕起伏,这是永恒的瑰宝。情节为王,同样也适用于小说。我们之所以感觉古典小说好看,是因为我们看过的地摊货太没故事情节了,太苍白。包括大名鼎鼎的少女之心也是。但是古典小说尽管有了情节,但是那点故事在我们略略读过几篇之后,就已经难以满足我们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情节需求了。

  像痴婆子之类纯粹黄书不必去说情节,《欢喜冤家》应该算是黄书与故事书之间的作品了。饶是如此,仍然显得单调乏味,甚至都有重复。比如第三回和第七回,都有一个相同的故事情节,甲乙外出做生意,乙趁其不备将甲推下水谋害,趁机霸占甲妻。虽然最终结局不同,但故事套路主要情节高潮点基本雷同。

  更有不争气的作者连动作都雷同,简直不可饶恕。《春染绣榻》是一本很不错的黄书,第七回里面汪道宇和刘贵梅在灵堂相遇,忍耐不住。贵梅要吹灯拉下幔帐,汪道宇老练,说:“火不许灭,慢也不许下,裤儿万万留不得,这个要紧”。再看《浪史》第五回,梅彦卿到李文妃家偷情,也是文妃要吹灯,梅彦卿的一番话是:“火也不许灭,幔也不许下,裤儿即便要脱。这个要紧的所在,倒被你藏着。”剽窃,严重的剽窃。

  两书的作者不是一个时代,估计没法打知识产权官司。作为读者,我们这段话的知识产权人《春染绣榻》的作者西湖渔隐主人表示敬意,并鄙视《浪史》作者风月轩又玄子先生。

  当然,完全诬陷黄书没有故事情节也是不对的。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必须表扬金瓶那个梅。金书当然是古典黄书中集大成者了,甚至远远超出了黄书的范畴,有情节,有场景,有因缘,有矛盾,算是一部很不错的写实画卷。私底下感觉金瓶梅是一部文字版的清明上河图,不同的是,除了酒肆画舫等场景外,还详尽的刻画了拔步床内,葡萄架下的活色生香。但我仍然觉得这本书的故事不够紧凑有趣,过于平淡。

  从金瓶梅扯远一点,不善于讲故事几乎是整个中国古典小说的通病。尽管小说全部是故事,但故事却不能做到环环相扣,让人欲罢不能。基本上,这一回看完,安心吃饭,明天再看下一回没任何问题。这一点,金庸古龙还是很了不起的。不知道有多少我的同龄人,在小时候头一头埋进金庸古龙的书里就不舍得抬起来,一个上午一个下午的扫描下来,用不了几个月一副近视眼就练成了。包括我。很简单,他们的故事讲得好。

  抛开情节不谈,中国古典黄书还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侧重于动作描写,在动作描写中套路上耗费的笔墨又比较多。比如《肉蒲团》第三回道学翁错配风流婿 端庄女情移薄情郎,未央生见她没有一毫生动之趣……玉香道:“既是如此,从今后我日日要丢,夜夜要丢了。”算是动作描述中的典范。整个过程如同有一架摄像机在偷窥二人从看春宫图到欢爱高潮到收场的全过程。美则美矣,只是感觉还缺少点什么。在极尽客观偷窥之笔墨外,书里缺少了很重要的就是男女主角的感受之美。

  在这一点,《查泰来夫人的情人》则完全不同。“当他进她里面的时候,她觉着他裸着的皮肉紧贴着她。他在里面静止了一会,在哪儿膨胀着,颤动着。当他开始抽动的时候,在骤然而不可抑止的狂欢里,她里面一种新奇的、惊心动魄的东西…波动着、波动着、波动着,好象轻柔得像羽毛一样,向着光辉的顶点直奔,美妙的、美妙的,把她溶解,把她整个溶解那相好是钟声一样一波一波地登峰造极…当她觉得他在引退着、引退着、收缩着,就要从她那里滑脱出去的可怕的片刻,他的心里暗暗底呻吟,他只好等待着,等待。他的整个肉体在温柔地开展着温柔的垦求着,好象一根潮水下的海莞草,恳求着他再进去,使她满足”。

  两种不同的描写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前者是一种偷窥的刺激,有种犯罪感的满足。而后者则感觉很美,很坦然的享受美。

  我想,这种差异大概来自于作者的角度不同。对于《查》的这种描写,作者无疑是把自己代入进去了,没有当成一个旁观者,真实的体验着美妙。而对于《肉》作者显然是在五米开外的距离监控和监视者,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和窥视。

  这也难怪。大多数中国古典黄书里面,都是带着批判的端庄去写。主题思想大都是通过描写性事来反对性事,以达到劝人向善,戒淫戒欲的目的。从根子上,那些我刚才提到的伟大的明清人民文学家们大多把性事理解为丑陋的阴暗的行为。他们竟然还这么津津有味的偷窥那些动作,真不知道他们当初处在一种怎样的分裂状态。

  还是赵老师说得好,那事“本来挺好的”。

  还得追根溯源,中国再早一点的时候关于性这门子事还是用相对比较端正的态度去审视的。而不只是以淫邪视之。

  虽然老提古人不好,但的的确确相传在战国时候就有一本中国性理论方面的综合巨著《素女经》流传于世。这本书的理论水准至高,窃以为银河老师是不能企及的。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