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时间:2012-05-07 08:43:2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南宫傲嫣  阅读: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兴许,有太多人知道这首钗头凤,知道陆游,唐婉,以及那段沈园不了情。
  你看——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那些花,记得。娇憨的张开娇嫩如新的花蕾去拥抱那些易逝的温情。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那些柳,记得。温柔的舞起纤柔飘逸的枝条去轻抚那些招摇的伤口。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那些水,记得。轻轻的漾起缠绵深邃的涟漪去冲刷那些岁月的尘埃。
  “换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那些人,记得。无奈的垂落经年已久的浊泪去浸染缁尘浮世的灰霾。
  “玉骨久沉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多年后的我们,记得。无限神伤的挥就浑瘦不胜的玉管去复述这个苍凉的故事。。。
  曾心花初照,表兄妹的恋情美好的似经年梦境。那些招摇着的青春呢喃着流年的过往。
  他20岁那年,以一只钗头凤作为聘礼,将她迎娶过门。
  钗头携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金齿欲启,以为,就此衔住了这一世深情。
  以为,一夕如眠,便得终生厮守。
  以为,他们,是一生一代一双人。
  也曾论诗作词,耳鬓厮磨。也曾花前月下,丽影成双。
  易安与赵明诚"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曼妙恩爱,也曾那样轻轻的被他们握在手心。
  可是,当真是情深天也妒吗?
  他们的深情厮守,竟惹恼了母亲,那个手握至孝之道将陆游紧紧攥在手心的女人。
  说什么世代望族,就得官仕辉煌才不坠家风。
  说什么不孝有三,唐婉始无继出,便是不孝为大。
  说什么儿女情长,一夕沉溺便误了前途似锦。
  又去占了一卦,见两人八字不合,竟然逼儿子写下休书,生生的扼杀了这样一段金玉良缘。
  陆游,他真的不是怯懦男子额。“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他笔下的男儿情怀,如此激扬澎湃,叫人耸眉动容。
  可是,在母亲面前,在挚爱的女子面前,在时代教条面前,他也百般乞求,可是,可叹向来人命由天不由人,终不能遂人愿。
  最终,他选择了妥协,向母亲妥协,向命运妥协,也向,他们的爱情,妥协。
  依依分别,各自娶嫁。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举身赴清池,自挂东南枝。”
  恍惚间,又见东汉水烟杳渺,刘,焦爱而不得,含恨终身的身影。
  十年。
  曾千山万水踏遍,终寻不到心中执念。时间风起云涌,如斯的过往被淹没在岁月的洪荒中,下落不明的还有那些旧时光。
  十年后,他归至故乡,独身去了沈园。
  梦里百转千回了无数遍的地方,他与唐婉相恋的地方。
  熟悉的一草一木,瞬间将那些尘封在岁月深处的过往一掀而起。
  打马而过的青春岁月里,他们,曾与爱情狭路相逢。原谅了时光的苍忙,原谅了世俗的污浊,却始终原谅不了自己的无力,内心的薄弱。
  世事如水,终不可回转。
  十年,已然足够漫长。足够吞没一切如烟的往事。
  可他们,终究都是痴情的种,那段旧事,竟就此成为一道翻不过的墙,时时刻刻伫立在心间,携刻着那些过往倾轧的痕迹。
  不是不想放下,只是如何,才能轻易的忘却。
  却又怎料到,就在他黯然回眸的那一刻,竟然又遇见了她,朱颜依旧,只是,纤纤秀肩上不再是沈园漫天飞舞的落花,而是,另一个男子男子宽阔温暖的手。
  彼时,她已嫁作名士赵士程为妻。
  如诗如画的美景里,心间的枯黄褶皱揉碎了这一地春色。
  阔别了十年,那个男子,依旧孑然独立在落花下,似乎,从未曾离开。
  他细碎归来的跫音踏破了她安然苍白的岁月。
  以为,可以就此不见的。以为——
  (如果这个场面翻拍成一部现代剧的话,我想这时候可以想起老爹的那首歌了。“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命运这样安排,总叫人无奈。”)
  造化弄人,既然无缘,又怎教重相见呢。须知,春如旧,人空瘦,往事以往,迟迟年月,又怎惜旧温柔。
  她遣人送去黄藤酒,一杯迟到的温柔,劝君饮尽,此生,便两不相绊。
  小轩里,她与丈夫共进餐食。
  梦中人就在眼前,却连注视的勇气也没有。
  怕一回头,那些过去,就自此,再也过不去。
  于是,只留下深深一瞥,便匆匆离去。
  既然做不到两两相望,就在这呈长的思念中空出一段距离,也好。
  陆游百感交集,是怨,是悔,是悲。
  皆化作墙上的那一阙钗头凤,振翅欲飞,抖落着那些厚重的悲伤。
  或许是为了逃开命运的牢,陆游远离故乡,40年都没再踏足那片让他不堪回首的土地。
  而后,第二年,在两人相遇的地方,唐婉见到那阕词,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伤心欲绝,提笔和了一首: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突然想到泰戈尔越洋而来的那段忧伤句子——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很想再加一句,世间悲戚之至,不是君不知我满腔深情,而是,彼此心照不宣,却欲语难言。
  是怎样的情怀额,让她只能咽泪装欢,咧起嘴角,还要拼了命留给彼此最动人的微笑。
  和好钗头凤不久,唐婉久久悲郁不胜,悒郁成疾,最终郁郁而逝。
  或许,死亡,是最轻易的忘却。
  曾经沧海难为水,这是我唯一想到不会覆盖了她一网深情的句子。
  “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
  于陆游来说,这是他的沈园情节。是无论岁月怎样变迁都磨灭不了的。
  即便垂垂老矣,依然苍泪纵横。
  这些频年旧恨,一直凝固在他们彼此心中,开成一朵永盛不衰的鲜红。一旦往事澎湃挤压,就扑扑簌簌的刺进骨肉里,狠狠的哭出血来。
  黄藤酒里翻腾的悲伤,满饮而尽,滑过咽喉,滑过心河,最终在血液里沸腾,经久不息。直至,老去,死去。
  饮尽了这一杯愁绪,空悲了数载的离索。一霎的离别,竟换来了终身的凄凉。
  到头来,也不过,老泪浊浊的空叹一句,错!错!错!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