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孤独 格高隽永
时间:2013-03-24 08:42: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让心灵摇曳如风的  阅读:

承载孤独 格高隽永

——浅析赵炳鑫《孤独落地的声音》

“这是什么?我低声追问。你清晰的回答响彻夜空:这是孤独!一个边缘人的孤独!”深夜,捧读赵炳鑫新作《孤独落地的声音》,像漫游在成熟的“果园”之中,满目的硕果,散发着甜美的味道。

“哲学在于思辨,文学在于表现。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生命的两极。没有哲学思想的文学是空洞的,没有文学风采的哲学是僵化的。文学在表现沧桑的背后,正因为它有了思想的含量,才得以成为一盏烛照心灵坎途的灯塔,这也是千百年来文学不死的根由”,他在后记中如此剖析。以孤独者的名义,阐述关于哲学和文学的思辨。“有些唯心,有些宿命。但那种切肤的感受还是相当真实。因此,靠着那样的感受,表达自己对于生命、对于人生、对于世界、对于意义的看法”,他娓娓而谈对生命终极的理解。这是一本有着独特个性的文集,其中的哲理让人掩卷深思。

《孤独落地的声音》是赵炳鑫继《哲学深处的漫步》后的又一力作,是积累了六年的心血不断阅读写作、辨析和顿悟的总结。全书20余万字,42篇文章,分为“文学记忆”,“人生感悟”、以及“艺文品鉴”三部分。洋洋洒洒,气象万千,给人以宏阔、丰富、饱满、厚重之感。

岁月荏苒,光阴如梭,到了繁事杂沓的中年,本文集再次见证了赵炳鑫的个人才华,生命历程。写作是他的一种生活的方式,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他完成了看书、写书、评书的三部曲,形成了作者、思者、评者的成长过程。这是又一次精神世界的超越,向着无涯的时空更深处。他从哲学的视角打量文学,形成了他独立而有风格的阅读写作和批评方式。

“走过岁月”里的九篇散文,是乡愁情结的整合集萃。他善于抒情,善于用朴素的言语揭示深刻的道理。热爱和留恋,回顾和喟叹,忧愁与沧桑,爱与恨,散文的界面在他的笔下更有感性,是能经受语词屡屡偷袭而依旧傲然独立的情感

《此情牵处事吾乡》能让人回忆起熟悉的场景:秋天,杂草丛生的院落,塌陷的鸡窝,院了里疯长的白蜡树。他想起老家老屋灶堂的炭火,顶着黄色疙瘩的朵朵枣花,还有趴在牛背上甩着小鞭儿的牧童,太阳下一闪一闪的镰刀,暮色中袅袅升起的一缕缕飘着柴草香的炊烟……

《写给远去的伯父》描写了伯父的形象:一个临终前终于坐了一次小轿车(救护车)的老人,一个因为家庭成分不好遭受了很多苦难的老人,一个沧桑、固执、热爱劳动的有着木匠身份的老人;一个用小精明为儿子娶上媳妇的老人,一个期望儿女们衣食无忧、幸福安乐的老人,带着遗憾和无奈上路了……字字含情,句句揪心。

延续自己一贯的感情细腻,情怀热烈,用语浓密,悲悯忧伤的风格,还原生命最本真的姿态。他以开阔灵动的笔触,怀念着西海固的村庄,记忆着西海固的光阴,仰望着我们生存的天空,用真切的情感体现着对乡土和对生命的感悟。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自己的角落和空间,不大但足以让心灵驰骋,不奢华却足以让自己迷醉,这是自己的秘密小屋,心灵秘境,在那里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畅游,静静的聆听。

“是夜无眠”里的十四篇文章,中年的感悟,红尘的遗憾,爱情的迷失,流失的岁月,令人感愤的现实,生命的虚无,他用镜像阔大、充满诗意的语言,抒自由之心灵,叹人生之孤独,思生存之意义,从孤独中来,向孤独中去,温婉细腻,圆融通透地表达着对文学的追问和探索,对生活的遐想和反思,在对生命的礼赞和歌唱。在文心致思中表达着对人生命运的终极思索。

夜晚的孤独拉长了思索的身影,他总想用细腻的文字悉心地记录寂寞的旅程。“是的。人是有别于万物之上者,就在于认识思想的动物!因此,人因思考而美丽,也因思考而永生。”“最孤独的心灵往往蕴藏着最热烈的爱。”(《秋夜断章》)

幸好有音乐呀。我们心底那根柔软的神经,寄托了一份苍凉的悲伤……让我们在这个世上活着,在这个世上死去,在这样的孤独中受用着这无边的黑暗,在寂寥中感受着这无边的苍凉。让我们用这样的音乐来安抚我们的灵魂吧。(《斯卡布罗集市的夜晚》)

《人生三昧》里,那些善良、勇敢、坚韧、挣扎、同情心、爱与创造的哲学家,以及他们思想的精髓,成为一个 “痛苦的思考者”生命超越无限的参照系。他的孤独嵌在灵魂里让外表的平静包裹着。但却在文字里表达出了深邃、成熟、无所不在的厚重和美感,给我们这个物质至上主义所收编的灵魂,带去一份清醒。

评论是最难写的,当然,对文学评论家的才情要求也是比较高的。一个优秀的评论家,要有锐气,乐于直抒胸臆;要有正气,敢于刚正不阿;要有底气,勤于读书治学(而底气来源于在学理上的建树和写作上的坚守);要有自己阔大的知识背景来找到自己批评的参照系;要有自己立足于时代之上的价值体系作为批评的支点;要多读理论之书,更多地掌握最前沿的理论知识;要细读文本,少说空话,更多地立足作品发言……作为一个研究中西哲学的学者,他热爱阅读,读古读今。读古人,李煜,王勃、李商隐,均以哲学的眼光去解析他们(《古典的阳光》)。读今人,高尔泰的《寻找家园》,让他发出这样的喟叹,“家园失去了,才要寻找。对于作者高尔泰来说,如果写作只为‘求生的本能’的话,那未免太简单了些。”(《家园,在哪里》)。他读张贤亮,震惊于一个作家对自我的解剖(《张贤亮的智慧人生》)。同样,他也在不断地思索,在《消费时代的文学创作及其他》一文中,他提出,“只要我们付出了真情,沉淀了思想,丰富了语言,好的散文就会出现。”《贴近我们的时代创作》里,他要求作家们要明白,“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什么状态?出了什么问题?如何拯救?”

积极思索的结果是,焦虑自然而然地产生了。焦虑应该是优秀评论家的天赐禀赋,而承担则是他们的后天选择。一个优秀的评论家,就是一个治学严谨的学者,会把思想和表达上的焦虑,直接转化为承担的力量。在“艺文品鉴”一辑中,他自觉地承担起作者和读者的桥梁作用,他坚守“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让前行者奋进”的批评观,对十一位作家的作品进行了解析。这些作家,有全国一流的作家,但大多数都是来自基层的作者。他说“身边的朋友,出于文学的虔诚,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把文学当作心灵的最后归宿,……因此,给他们写点感性的文字,我还是乐意为之的。他们大多都和我一样,来自底层,对卑微的生命、对艰难的生存有着痛切的感悟,所以,读他们的文章,能产生共鸣,能引发思考”。他认真细读每一个作者的文本,用自己对文学多年的感悟和“发现的眼光”,证明着他人的存在。尤其难得的是,他的评论持之有矩,说理透彻,独具一格,敏锐细致,优雅鲜活。既不武断地去刻意想达到一击毙命的效果,而不考虑作者与读者的感受,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避免了粗暴、武断、片面的“刀客”形象;也不显得过度友好,友好甜蜜的让人觉得矫情,避免文坛“老好人”的印象。

 

他不仅善于对作家作品作出准确的命名,更善于在复杂的文化境遇里,建构起自己独特的理论视界和观察方式。凡是纳入他的研究视野的作家或作品,他都以文学的价值意义、哲学意味、审美特质为基点,从艺术本体出发,注重探讨作家或作品的价值承载、艺术个性、美学追求。这种评价最大限度地排除了功利因素的干扰,客观公正,令人信服。

以审美的眼光来发现和挖掘作品的美,是他一以贯之的批评追求和评价原则。无论是对于文学新人,还是对于卓有成就的作家,在文学的思想价值之外,文学的审美当是一部作品成功与否的关键。他的文学批评在个性化的批评话语中展开,在价值伦理的基础上定位,在审美观审的透析中深入,在指正和观照创作缺陷中结题。一般都能切近作者的创作旨趣和价值支点。在《寄托生命,安放心灵》一文中,他为消费时代依然完成精神突围的作家而高兴,在《贴近大地的歌者——薛青峰散文浅论》中,为困惑于职场官场却坚守创作追求的知识分子而欣慰。

赵炳鑫的文学研究还很注意理论与实践相吻合,相统一。在进行理论论证时,常常借助于精湛、简短的理论来搭桥引路。如《与学术共生——杨进明和他的学术研究》中,他的每一章节都概略地阐述理论,然后再用这种理论去检视、辨识、评价和比较文学现象或作家作品,做到恰如其分,精辟而周至。他注重对文本的细读,对作家作品的分析深入细致,善于从司空见惯的生活细节或情节中发掘出事物的本质来。譬如他在《不堪的现实,人性的图景——陈继明小说浅论》里,选择了陈继明的三篇小说《每一个下午》《灰汉》《北京和尚》进行比较,所选取的比较对象很典型,很有说服力,能够精细和突出地表现出小说异同的个性特征。他以哲学的视角解析作品,理论视域开阔且具备先锋气质。他觉得,文学的精神和价值维度要体现终极命题:爱、悲悯、宽恕、拯救等。他说,一个作家看待世界的眼光,是成就一个作家高度的先决条件。真正的文学是关注现实,拯救良知,寻找家园!

无疑他是一个有批评才华的人,他活跃、敏锐、准确、坦诚、踏实,批评风格日趋成熟、批评看法日渐深刻。他认为文学文学研究就像神圣而庄严的宫殿,必须以严肃的态度,一砖一瓦精致地筑上去。在他的评论文字里,让我们看到了文学评论作为文学世界的重要一极而存在的理由和风采。作家们对他的批评是佩服的、尊敬的,他们都认为赵炳鑫的评论“评价客观公正”,“将自己的创作意旨都谈到了”,“好象深入到作家的心里一样”,真是“难得的知音”。这种客观效果正是作家与评论家心神交汇与默契的结果,也是评论家以审美意味的历史观省察作品的必然。因此一些作家常把他引为知己,出版文集时,常请他作序或撰写评论文章

无论是他抒写乡愁的浓情之作,还是哲思理辩的文化散文;不论是他说理透彻的文本批评,还是宏观前卫的体例建构,都给我们以独特、鲜明的印象。我以为,一个作家时光的亮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对现存世界的艺术想象和创造。回到孤独这个命题上来,大凡从事文学创作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有着这样一种感觉:走进文学就是走进了孤独,文学作品就是这种孤独外现的文化形式。一个人存在的生命状态,往往预演着他的精神持守和价值追求。而文学创作的孤独正是一个人精神追求最直接的外化和符号。在这个物质主义盛嚣尘上的社会,行走在文学边缘的赵炳鑫肯定是孤独的,但这样的孤独也正是他完成自己精神突围的最好形式,“孤独落地的声音”又何尝不是他自己在这个迷乱的时代确定性的最好回答呢?

看完这本书后,我在想,如果是18岁就看到了这本书,而不是现在,我的人生是否又有所不同?不过我同时也感到十分地庆幸,自己现在看到了这本书。如果一个人到迟暮之年再来明白这些道理,除开知道更多一些知识外,还有什么意义?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