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记忆”的这座城
时间:2013-03-20 09:17: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榕树下的一丁  阅读:

古树,于城市其他地方的遇见:古城墙处、河堤、道旁、石崖边……一百多年、几百多年、上千年……漫长的时光印痕,使裸露在外盘根错节的庞大根系,同样和冠如华盖的枝头以及粗壮遒劲的树干一样,成为一道可叹景观。——是沉默绵延的岁月的精妙雕塑。它们是一座城市唯美的点缀。因为古老和灵气飞扬。这对于不管在繁华的都市或清寂小城,有它们的伫立,或仅仅一棵,便显特有霸气并辐射四周。如此,并不重要全部知道它们的树名。眼睛掠过之时的交融,足够传达个体需要的信息。

 

对一个城市古意盎然的领受和记忆,是事后模糊却怀念的结果呈现。大脑不连接的画面出现,凝重且疏朗,掺杂了那些寂然清幽的古城韵味,变得妙丽深窅。犹同高高悬挂在马头墙民居房梁下的腊肉,在由浅变深中,融进岁月衍进的一层层覆盖。

衍进中,不会妨碍一些画面的最初所得,以它的永恒性驻留内心。它得以如此,缘于自身对外在环境摄取的有机靠近。它会在瞬间令人心动,并让这份心动持续保存。

赣州老城区北端,一段平整敦实的古城墙两边,是延展的浩渺章江和碧草如茵的清丽田园。是闹中取静的佳处。既不远离通向群居之地,又与质朴烂漫的自然相对。最重要的,凸显人文底蕴的古城墙在其中的存在。它们完美组合、互为映照,让人体验到绵长、空灵和丰实。渴求的世外桃源该是如此。生命情调的一份难得相遇,也该是庆幸,心怀感恩。蒋经国旧居,紧挨此而建。繁木掩映中,其砖木结构屋宇的出现,平添一份特别厚味。烽火连天时期于现在,渐远时光的沉淀,如振颤的枝头中倏然飞走的鸟儿,空留的静寂里,一些生动依旧辨析。

前行,宽阔幽邃的贡江出现。左首,探进江水的狭长岸堤,让两江之水有了分野,之后汇成滔滔赣江,悠悠千载,流贯一方土地。同那些古城墙、古树和旧式民宅一样,悠长回味中,产生千帆过尽后的景仰面对。

古城,匆忙行走的记忆,缺失同时并存。像那些颓圯城墙边的杂草污泥,弥漫着眼前所见。或许这是人原本对渴见事物的落差反应。还或许心境的不够平和,没有足够的细微观照。但它就在那儿,无关你的审视。随岁月挪移着,从沧桑再走向沧桑。

喜欢美国钢琴手奥马尔•阿克拉姆《神秘的旅程》中那首Run Away With Me。每日午间晚间,在CCTV新闻频道天气预报中以背景音乐出现。听到,立即喜欢上它。乐曲完美诠释了新世纪钢琴和弗拉民科民歌的结合,明快、抒情、跳跃、温馨。音乐伴随一组又一组城市名字和其后的天气符号出现:太阳、乌云、雨水、雪花……在不断的变换中,把人带向斑斓铺展的远方。也便这样原因的喜欢,一次次激起踏入旅途的热望。同时沉入对所历远方的温情回忆。是已随岁月退后却永留内心的美好怀恋。

厦门。一条闲置的老铁路。相邻市区金榜公园。只是去往他处要经过的一段路途。无意所得,却在瞬间入心。依旧明净的铁轨,在一个拐角和又一个拐角中一直延伸前方。两行轨道中间和外侧,铺设闽南红砖和砖红色木栈道。这些,伴随从不断开的两侧葱茏植被:南洋杉、相思树、细叶仁榄、蒲葵……众多属于南国的亚热带植物。各色三角梅灿然绽放,明艳其中。两者相互簇拥,亮闪着一条老铁路生机。时而出现的幢幢民居,就在这样绿树繁花的掩映中。所以,步道,在闲适的漫步者中,少不了蹦跳的孩童和骑变速车穿行的少年们。也总少不了以铁轨试平衡的摇摇晃晃身影。其中,或许不乏只单单铁轨激起的远方情结而所致一份兴奋使然的性情者。

沿途间隔不远,就有精致的景观小品出现:、小月台、沙发、童椅、测量身高的刻度尺、……种种体现民情生活的意趣,浓郁起一条老铁路怀旧中不失活泼的现代元素。

这样的步道一直贴着城市边沿逶迤前行,避开了闹市人群喧响和汽车尾气,身处其中,享用一份宁静清明的悠闲。“铁路文化公园”。至一段步道的出口处,回头留恋张顾时,发现了一侧门楣上的这些字。

上世纪五十年代,鹰厦铁路建成通车,贯穿鹰潭至厦门700公里路程,是新中国继成渝铁路后第二条干线铁路。穿过厦门市区的这段老铁路——它的延伸线,是当时为向市区运送建材和军用设备而专门铺设。作为其特殊历史文化背景,同时作为厦门交通发展的最初记忆,在废弃闲置多年后的终被修饰改造,是于它捡拾的最好纪念。值得在内心精心收藏。一同前往的朋友即时打开手机,登录,在微博记录:厦门,总会发现未被发现的美。的确。

4.5公里老铁路。东起金榜公园的一段,只是铁路公园的开端,四段中其中一段——长850米的铁路文化区。意欲走接下去的区块,但时间关系,终未成行。一直到终点和平码头的另外三段,也便遐想在记忆里,作为缺憾的美,累积起一个城市可爱印痕。这是它的内蕴,并不随时间衰微。只能愈接触,愈增加接纳的亲切。清晰的认知慢慢浮现。

就像两次面对的厦门岛,岛内,岛外。

第一次于岛内岛外的概念是模糊的。听着对此熟稔的朋友“岛内”“岛外”聊,于内心是时时混杂的。在去岁春季记录的《旅途•厦门》里,一位厦门通文友的留言,让自己再次面对模糊的尴尬。他说他算是独自流浪到厦门,已去过岛内五次,鼓浪屿一次。到现在仍坚持留在那里,一半勾留是此岛……

此次去往厦门,仍是晚间的航班。仍是出租车沿通衢大道直达住处。岛内岛外,依然像窗外的夜色漫漶不清。终是在要归程的最后一天,从赣州返回厦门,有了明朗辨识。曾经行走之处,也便纳入有序轨道。就像两面颜色不同的甜点,知晓材料的组成,并共用美味串起。是一种了然于心的通透印象。

住宿岛外的集美。坐便捷舒适的BRT,可以去往岛内任意一处。山海环抱的思明区,是两次都有所到达之地。如今忆起,依然心之向往那些历处:鼓浪屿,环岛路,夜色中的狐尾山公园,包括刚刚不久面对的老铁路步道。

一些美好所得,会让我们对其留恋和依赖。这或者是一个人。或者一座城市。愿意一而再驻留,不舍转过身去。一旦相离,这种情意之深,会随时在与之关联的遇见中感动,从而再次满足内心所需索欲求。这可能是一段文字、一张图片、一次平常的谈话。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