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记忆”的这座城
时间:2013-03-20 09:17:2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榕树下的一丁  阅读:

读季羡林先生《听雨》文集,读完“雾”,就要到“老猫”这篇。上次从书中属于后部分的“老猫”读起,读完篇末几篇。那时儿子感冒,陪他在医院挂点滴。站在十四层楼房间的窗台前,书就铺在那儿。阳光漫射进屋子,暖气热烘萦裹。邻床并不年轻的乡间女子,孩童般一次次咧嘴嬉笑。神经症候的罹患,让她只剩单纯和麻木。木讷憨朴的丈夫守护旁边。他的暗旧毛衣的袖腕处,一个明显窟窿,随着他胳膊的来回晃动而晃动,就像他们丢掉的那些生动生活的一次次提示。时分,在病房和走廊弥漫的杂乱响动中过去,似乎生活在呈现着它正常的样子,风淡云轻着一切。尽管每个人怎样有他动荡的内容。

那些时分中,我在读季先生的《老猫》,还有他的《喜鹊窝》,也还有他的《加德满都的狗》。我在溢满阳光的窗台前浸在我的私有空间。同时,在等待两天后一次旅行的到来。

如今,从文集的开始部分,一篇篇读,终和《老猫》顺接起来。中间,时隔那段南方之旅。所以看到《老猫》,心不由触动,仿佛它一直生动地存在在那里,没有走远,没有早在季先生仙逝之前的耄耋之年就已消失,而是还一如既往安静地呆在老地方,让每一个熟识它的人,看到它,立时收回之前还一直飘泊的心,再次安妥地回到面前生活。

“老猫”是这个样子。还有其他。它们是连接之前和之后生活的一个点,让某种涌动的思绪成为可能。记忆,不请自来。

如是,一段段时光,它的未知的到来,它的已斑斓和惆怅的闪过,都以独有的方式存在在那里,并听它轻轻地说,生活就在这里。于是有了微笑。或者沉默。

旅行。火车轰隆隆穿过一个又一个山洞。没有意识过,贯穿闽南闽西的路途,会从如此多山野间穿过。一条又一条隧道不断从眼前闪过。从早上到傍晚,眼前明了又暗,暗了又明,反反复复在亮暗中度过。厦门,三明,沙县;赣州,龙岩,厦门。来去,除此之外,还有满眼草木蓊郁的呈现,这些一一充满意趣。现在,身处北方,扭头,望向居室的窗外,那儿,暗灰的槐树枝干正在风中摇荡。绿色,还依然在藏匿沉睡,按部就班着将来。一直灿烂氤氲的阳光,此时正同那些不断在眼前跳跃的明明暗暗混杂出现。

不管何时,倘若从高空俯视,看到在苍茫的群山之中,一列火车,游龙般蜿蜒盘行,钻进钻出幽悠的隧道,稳稳滑过天堑般沟壑深谷,必是一幅引人入胜的图景。单单在一座大山山道的拐角,望见蜿蜒的车头倏然钻入黑暗隧道的瞬间,便证实了这些有多生动。

山间隧道,如果留意去数,会不能间断默记,会一次次值得期待。但若顺其自然,在不经意间与它相遇,也是一种美好,是一种不假思索的快意旅行,在畅快行走中,随意它阴晴雨雪的变幻。

此地,彼地。故乡,远方。那些明明暗暗的跳跃,此时已属于彼地、属于远方。在那样次第闪过的车窗前,对它的惊叹,最终还是不由猜测,到底穿行了多少隧道:一百,还是更多。普通的绿皮火车,带出怀旧色彩,一站站到达:于都、西江、瑞金、长汀、冠豸山……每一个小站的停留和再次向前行驶,都让它冠以了旅途的特别意义:慢节奏里生活的安然审读。

审读是沉默的,是沉默中同周围一切连接的蹁跹思绪。如同在列车里那位不断轻盈奔跑的四岁小姑娘。她有她自己的世界。那些明明暗暗,还有车厢里噪杂混乱的声音,似乎都与她无关。起初,暗色来袭的一瞬,她快速躲到妈妈怀中。但显然很快适应,和邻座的一个小伙伴欢快在游戏中,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可爱天使。世故与单纯,两相相映,照出在斑驳陆离的生活面前,值得定格留存的镜头忆记。它对比鲜明而直接,就像庞德《地铁车站》里“在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般显现,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那样,在弥漫颓废压抑的四周,如“花瓣”般一些面孔的出现,让人惊喜,生出慨然。

就像在不断滑走的时光面前,又听到它轻轻说,生活就在这里。

一个旧式招待所。房间高高的屋顶。下楼上楼,中间都要穿过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走进走出的陈旧宽大的水泥楼梯,连同一股淡淡的陈腐气味,让人很容易记起过去,退回到以前的生活时光。“招待所”三个字,像旧时光的另一个称谓。从其中历过的人,亲切和接纳感很容易产生。

也似乎一次旅途中的某段记忆,会愿意同其周围建起一个连接,从而有了可凭借之处的回味,被赋予特定意义。

闽西长汀,一座古山城。选择的招待所,恰到好处与一段古城墙比邻,四周,布满独具客家建筑风格的府第式民宅。唐代城墙,传统民居,暗灰街道,陈旧旅店,这些对于一个迢迢而至的异乡客,别样情境的出现、汇合,令其不由忆怀。还有那些带顶棚的三轮摩的。虽是简陋,并不失一份情致。不缓不急的行驶中,透过左右无遮拦的两边,观览沿途一一移过的那些异乡所有。陌生而新奇。还有一份被来自他乡包裹融入的温暖。从三明到长汀的大巴下车,以这样的方式去往火车站,购得第三日到赣州的车票。尔后同样方式找到要住的旅店。

到沙县亦是。一天乘坐火车长途跋涉的目的,似乎只在等待傍晚来临,在三轮摩的的颤悠悠中,穿过喧闹熙攘的小城街道,到达那儿最地道的小吃店面,作一个饕民。久远的小吃文化、简单的通行工具,两者配搭,自有一番情韵。事物之间的内在微妙联系,在因人而异的看待中,有不同面貌呈现。只是自我持续保有快乐之心便好。伫足其中,搜寻探访一直漫延世间的那些生动所在。

古树,也便是这样生动。每一座文化古城,历史渊源中蕴积起的所有可品咂之处,都以它默然但恢弘或幽悠的影像呈现。因为它们是深远过去的连接,得以让我们直接与“沧桑”晤面,撼动内心。

福建长汀,江西赣州。相邻两省同属古城的两座城市,东西地理坐标几乎一致。几近相同的还有那些苍郁参天的古树。去那儿,探访它们成为首当其冲。

已忘记一棵古樟树的树龄。它需要自己伸直双臂环绕五抱半才能圈围起来。巍然耸立之处,是一所中学的大门里侧,走进,便欣然迎触。校门外侧,也有一棵,古朴清逸。“厚重”、“生机盎然”,两个词囊括着古树的内核传达。古树作为一座城市其中一种历史文明的记忆,特有的文化,映像于一座承载育人使命的校园,其恬静、幽远、活力和庄重之内涵,会在自然而然中影响到学子们,这是他们的幸运。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