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 爱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
时间:2013-03-20 08:50: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独孤人  阅读:

爱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

独孤人(原名:邢建军)

我不敢说诗人,也不敢写诗人。

我总感觉诗人似乎永远活在美丽的诗境中,就像王维、林黛玉、海子,他们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超乎寻常的思维模式,是一般人无法触及的一种灵魂的高度,是我无法用笔记下的一个个梦的踪影,好像天上的星星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却遥不可及,这是一个特别的爱的世界,难以寻觅。

所以,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的诗人,爱的世界里没有对与错。

1

那个时代,那个人物,我似乎不敢动笔,有时候甚至不敢凝视,不敢聆听。

我曾暗地里告诫自己,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孩子,你懂得什么,你经历过什么样的人生历程,你有什么资格说些什么。我也曾暗地里宽慰自己,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你拥有言论的自由,你可以用自己年轻的心去审视世界,去感受那个时代里那个人物的梦。

爷爷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时光。即使爷爷早已离我远去,我还是带着爷爷的不堪回首,极力想去探寻那个疯狂的动乱的不安岁月。风都是热的,暖烘烘的像蒸气升腾,满世界泡沫般的躁动;风又都是冷的,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直刺人们的脖颈,直抵人们跳动的火红的心,冰霜一般覆盖了人们的善良和温情。在这个十年如万年之久的难捱岁月里,人人像吃了兴奋剂喝了过量的葡萄糖注射了吗啡,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发疯似的狂跑飞奔,相互之间像畜生一样驱赶着,杂乱的脚步不知道该踏向四面八方的哪一片土地,像战火纷飞时处处腾起的烟尘没有落定,一切美丽的自然的纯净的爱像一段段丝绸被揉搓成褶皱。棍棒、缨枪、手铐成了时代的欢笑;字报、喇叭、高帽成了时代的吼声;铁链、袖章、旗帜成了时代的谩骂;而躁乱、狂妄、呐喊也成了时代的愤懑。

这个十年,这段让人手心冒汗的“**”。

然而,治世出贤才,乱世出怪才。

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总有一些人不合时俗地诞生了,他的第一声啼哭就代表了对这个时代的一种认识。这些人,拥有一颗真诚善良美丽的心灵,用爱表达着温情的世界。动乱终会过去,当社会渐渐趋于平静,人们的心便开始复苏,而这些爱就会一下子现身于世界的角角落落,开始寻找自己渴望的泥土、孕育的肥料和曾经丢失了的一切。

他,诞生了;他的诗,也诞生了。

他说:“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2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岁月铸就了顾城的诞生,这个任性的孩子的世界里,充满了幻想,充满了天真与烂漫,充满了岁月和时代的希冀。他希望世间的每一个时刻,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因为生活就像一张苍白的纸张,没有任何的痕迹。如何留下自己的脚印,这是社会生活中每一个人的梦想行为,也是顾城这个永远不会长大而又喜欢做梦的孩子对纯净的美的天国的向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标志与梦幻,顾城有着金色的童年,有过明媚灿烂的时光,在他的心灵世界里,有一棵蓬勃欲发的希望小树,有一片纯净的天空,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一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一切梦幻在萌芽在生长。然而,一场无法遏制的浩浩荡荡的灾难来临了,摧残了希望的小树,掩埋了纯净的天空,打湿了这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冰冷了这个淡绿的夜晚和苹果。世界没有了温暖,没有了花草,充斥着迷信和欺骗、无奈与疯狂。这一切来得太快,就像一场毫无预料的龙卷风,让人们感到不可思议猝不及防,幻想在破灭着,心灵也变得苍白,只留下了伤痛。顾城也被卷进了迷茫怅然,“我在幻想着,幻想在破灭着;幻想总把破灭宽恕,破灭却从不把幻想放过。”(《我的幻想》,1969•北京)顾城心中涌现出一种理想的失落与无奈,那种命运的落魄感深深地攫住了这个十三岁的孩子的心。在他的眼中,树枝想去撕裂天空,月亮和星星也失去了永久的光泽,生命中的美千变万化终化为灰烬。

但是,这个孩子站了出来,呼唤着一代人的梦想,即使伤痕累累也要用不屈的灵魂挣扎呐喊,他多么希望能够画下一扇通往光明的窗子,让习惯苦难的人们能够看见窗外的美景,明白生活不仅仅在于脚下,也在于未来和明天。或许生活中我们会失去更多,但是必然会有另一些东西来到我们面前,这也许是生活的一种定律。小小的孩子能够如此透视生活的真谛,永远地充满希望,充满热情,充满永不褪色的心灵幻想。是啊!顾城说,“我失去了一只臂膀,就睁开了一只眼睛。”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顾城就带着这双失而复得的眼睛,去寻找风景,寻找真情,寻找心中的梦。

任由心灵在无拘无束地驰骋,任由岁月的脚步消磨人的意志,可是梦永远不会停歇,载着人们去探寻黑夜中的光明,不管什么样的时代都不会变。顾城带着黑色的眼睛,带着求索的愿望,重新去掀开社会的面纱,去认识茕茕孑立的自己,去探寻社会生活承载的梦想。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这难道不是一代人的梦吗?

3

在诗歌的王国里,他有一颗敏感而脆弱的心,永远活在诗歌的境界中,寻觅着时代和生活的真善美。安徒生这个童话作家在顾城的世界里永远是一名至高无上的精神导师。在《给我的尊师安徒生》一诗中,顾城说,“你远载着一个天国,远载着花和梦的气球,所有纯美的童心,都是你的港湾。”他把最甜美的评价送给他的老师,他的诗,也是一篇篇充满童心的诗,是孩子的诗,是孩子的梦。

他是“童话诗人”。

他向往精神世界真善美的灵魂。

他活在纯真的世界里,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自己的真诚和幻想。他希望自己生活的每一个时刻,都像彩色蜡笔那样美丽,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不会流泪的眼睛。单纯不是浅薄,也不是简陋,而是一种人生的简单和淳朴。一滴露珠,经阳光的照射,可以释放出五彩斑斓的光芒,因为它是单纯的;一片绿叶,经雨水的冲洗,可以照亮灯红酒绿的生活,因为它是单纯的;一个人,经岁月的磨练,可以永远活在一片爱的世界,因为他也是单纯的。顾城也是这样,他用孩子般的眼光去透视这个世界,孩子般的心理去揣摩这个世界,也用孩子般的笔触去表现这个世界,就像“王子与公主”的爱情,就像“皇帝的新装”的童言无忌,就像一切一切美丽的童话故事,没有轰轰烈烈,没有五彩纷呈,只有一份天真的纯净。还记得那个自负的猴子吗?“我们的头上,悬挂着永远的星宿,稍等时刻,就可以大嚼大咀。”还记得水泡骑士吗?“水泡跳上了沙滩,眨眼睛就破灭消亡。可怜只有动荡的海面,才是他快乐自由的天堂。”还记得那个巨门吗?“幻想常使我失去体重,在自由的时空中自由飞升。”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