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把灵魂靠在你的背上
时间:2012-05-06 07:19: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让心灵摇曳如风的  阅读:

如果我是一个从前的哲人,来到今天的世界,我会最怀念什么?一定是这六个字:善良,丰富,高贵。­


——周国平

 


老外婆


春天的中午,我边炖羊肉边看着楼下,用目光搜寻着一圈老人中那个最瘦弱的影子。天气出奇的好,空气似乎有些凝固。隔着玻璃窗,外面的世界看起来很安静,只有那些舒展着叶子的槐树柳树,在暖暖地阳光下,诉说着无声的童话。外婆如婴儿般蜷坐在一浅浅的矮凳上,迷离的眼睛无神地眺望着远方。


做好饭菜,下楼去接她,顺便给打牌的老人们打声招呼。一个富态的奶奶问:是孙女还是外孙女?外婆有些高兴的说:外孙女。声音大的吓人一跳。上楼下楼,她说:你一定要小心楼梯奥。手一直被她紧紧地抓住,好像我随时会鸟一般地飞走。她的手很瘦,黑黑的失去了水分,有深深的沟壑,经脉突出,骨节一块块的清晰可见。亲亲她的脸,哄她高兴,顺口问她想不想外公。话说完,她的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掉,止也止不住:48年啊,你外公在那一世等我都等心急了。就记起白居易的一句“老来皆相忘,惟不忘相思”了。


吃完饭,我们闲聊。细细碎碎的往事排闼而至。她说90年来自己见过的人和事,经过的那些岁月。帮她洗澡,揉洗着不多的几根银白鹤发,搓洗着松弛到能够揪起来的皮肤,她舒服的哼着,间或有少女的羞赧。接着帮她一件件的穿衣服。忽然她从最里层的小褂里,悉悉索索的掏出一个小小的玉坠,狡黠地挤挤眼睛说:将来我没有了,把它给你妈妈。我看着她,紧紧地抱抱她。瞬间,泪落如雨。


在近一个世纪的光阴,这个老人,完成了从少女,姑娘,媳妇,妻子,母亲,奶奶,到太太的身份转换;养育了五女一男,根系般的繁衍了一个热闹复杂的大家族。老伴去世,子女先后离去。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过程,她只有善良娴静、无怨无悔的一生。如同充满伤痕的生命枯木上顽强地开出的坚毅之花。­

 


杨绛


《红楼梦》里,有薛宝钗《咏白海棠》一句:“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正如一位安静、优雅、博学、丰富的女性。她是专家学者,是作家翻译家,是女儿姐妹,是妻子母亲。是一个从容优雅的精神贵族,是有着令人感动的、丰富的平民情怀的女人。


老师让她送没封口的信,尽管很想看,但还是克制住了好奇心。她认为,学会自我克制,对一个人性格的形成很重要。


她说:我们是文化人,爱祖国文化,爱祖国文字,爱祖国语言。一句话,我们是倔强的中国老百姓,不愿做外国人。我们并不敢为自己乐观。所以他们安静留在上海,等待解放。


她一生中最为人称道的是对事业和家庭的决断。“钱钟书夫人”是她终身职务和最响亮的称号。在钱杨的人生结合中,她是一直站在他身后的。1949年5月,按清华的旧规,夫妻不能同时在本校任正教授,她悄悄的藏在了身后,只能做兼职教授。1994年,在她力促下他编定了《槐聚诗存》,她一字一字的把全书抄完后,他拉起她的手说:“你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她47岁,开始学习西班牙语,翻译西班牙不朽名著《堂吉诃德》。朱光潜在回答学生提问时说,中国的散文、小说翻译“杨绛最好”。


“文革”中,她的学生认为她“无事,决不去惹事;有事,绝不怕事”。她的检讨得了“披着羊皮的狼”的批语。被打倒,住大杂院,“造反派”以打扫厕所羞辱,她能把污垢厚结的厕所打扫得照得见人。

在唯一的女儿、一生的伴侣辞世后,92岁高龄的她出版了记述三口之家风雨历程的回忆录《我们仨》。


这个女人的一生,是淡到极致的美丽,是生动而深湛的灵魂。一个拥有丰富灵魂的女人,无论身处何方何境,都可以安之若素。

 


阿赫玛托娃


朋友说:“是女人,就要读一读她。你要看一个女人,是如何的保持高贵、信念、尊严和优雅的”。所以,她作为一个美好的对象,像一枚书签,悄悄的夹在了我阅读的书籍中。


我披着深色的披巾捏住他的双手……

“为什么你今天脸色惨白忧愁?”

原来是我让他饱尝了

心灵的苦涩的痛楚。

 


怎能忘记啊!他摇晃着往前走,

歪着嘴唇十分难受……

我没扶楼梯扶手奔下楼来,

跟着他跑到大门口。

 

我一边喘气,一边喊叫:“过去的一切

都是玩笑。你一走,我就会死掉!”

他平静地强颜一笑,对我说:

“你别站在风里头!”

——《你别站在风里头》


看着,暗夜里,感动至极。是极为内敛,又极为动人,看似平静,却暗潮汹涌的文字。几个场景转换成文字,不断变换不断加工,分裂出复杂、幸福、痛苦的一段感情。一个女子,有些“醉垂罗袂倚朱栏,小数玉仙歌未阕”的味道,面对爱的悲与喜、预感和发生,考验和回忆,悲伤悔恨和决心。而他的一句话:“你别站在风里头”,那种忍着折磨痛苦的疼爱和温柔,足以使人惊奇震撼。


她,被誉为“俄罗斯的高贵”。双肩上总是搭着一条披肩,行走的步调不快不慢。她的高贵属于俄罗斯的冻土冰河,代表着俄罗斯的一切典雅,浓缩了俄罗斯的所有风韵。是守住俄罗斯漫长黑夜的那个人,“黑暗是她脸上一寸一寸的皱纹,皱纹却像花朵,开得金贵宁静,暗地妖娆了去”。她的高贵无关贫穷富有,无关前世今生,无关日夜星辰,甚至无关诗,她的高贵只与俄罗斯精神血脉相连。


她才高八斗,爱却低入尘埃。与第一任丈夫古米廖夫的结合原本会是诗人的平方,但两个伟大的天才,却是两根燃烧的绳索,缠绕在一起只能是更剧烈的燃烧。相携以共的良人,可以为得不到她的爱与人决斗,自杀4次;无论怎样卑躬屈膝,折尊降格都不觉过分;惟有在诗歌面前永不妥协于自己所爱的女人,不肯低下高贵的头颅,在他的眼里只有妻子,不能有诗人。她的才华放逐了他们的爱情,结束了他们的婚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