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时间:2013-03-13 08:50: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诗心静美  阅读:

  夜未央,无睡意。起身,独坐窗前。
  窗外路边的灯火安静地亮着。夜很静,偶尔瞬间即逝的车灯,在室内洁白的墙壁上投下斑驳的光亮,一闪而过。窗台上的绿萝在昨晚水的滋润下郁郁葱葱的,支棱着叶子,调皮地扬着头。勿忘我开了一个月了,花瓶里的水已干,但紫色花朵依然妖娆着。勿忘我,生命力极强的花朵,我喜欢。无言的生命,绽放在窗前,映衬在黑色的幕布下。
  执一支瘦笔,铺一纸素笺,提笔写下陆游的绝笔《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这个名号务观、放翁的男子,临终前,一身瘦骨,躺在床榻,他用一生仕途的奔波,失意,一生爱情的痴迷,怀念,一句“死去元知万事空”,道出了生命的真谛:本来就知道人死去,什么都没有了。一个空字,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曾经的爱恨情仇,曾经的辉煌失意,一切的一切,在生命的旅途中画出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陆游,那个衣袂飞扬的男子,一个“但”字,一个“悲”字,一个“告”字,一曲终身报国之志,一腔爱国之情,抒发在这几个字里。一生爱国,一生失意,至死也未能看到祖国统一,留下终身遗憾。然而,他的一首《示儿》,以爱国诗人的情怀,教育,影响着后人。每当读这首诗的时候,我的眼前,总会出现他瘦削的面孔,稀疏的胡须,浑欲不胜簪的发。还有那双死不瞑目,凹下去的眼睛。
  想到陆游的绝笔《示儿》,我不由得想到南唐李后主的一阙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楼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一首春花秋月何时了,一句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葬送了李煜的生命。身为亡国之君,酒醉之后,吐了真言,被赐予牵机药,葬送了性命。这一阙词,是李煜的绝笔,也是千古的绝唱。
  陆游,李煜。一个诗人,一个词人,一个臣,一个君,一个恨国不能统一,一个愁沦为亡国之君。而这一诗,一词,都是他们爱国诗篇的绝笔。喜欢哼唱《春花秋月何时了》,悠扬的曲调,唯美的歌词,在这寂寂的夜,格外的凄美。也许,是作品思想感情共同之处,读到《示儿》,不由自主想起李煜。我钟爱的一代词帝。
  “死去元知万事空。”凄凉,无奈,感伤。陆游把他的子孙叫到床前,仅仅嘱托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么?我想,他临终前的牵挂不止于此吧。他还会想到陪伴他走过一生的女子,唐琬,宛今,蜀中妓,小伶,绿绮。那是开在他生命里的女人花。陪他在漫漫人生路里行走的女子。或长久,或短暂,一路绽放,一路凋谢。有的开在家中庭院,有的落在别院留香。唐琬,是他生命里的最爱。昙花一朵,灿灿绽放,凋零在陆游年轻的生命里。他难以用一生的悔恨,弥补对唐婉的愧疚。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陆游
  我在读到这阙词的时候,真是百感交集。这首词,是陆游与唐琬分别十年之后在沈园再度重逢时感慨万千,挥笔书写的千古绝唱。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那是怎样的爱的疼痛。春天,来了又去了。山河依旧。可是,相思瘦了彼此的容颜。苍白了岁月。再爱,再念,夜再无眠,再精彩的词句,再真情告白,那又如何?山盟虽在,锦书难托。他已为人夫,她已为人妻。当唐琬看到陆游在沈园留下的诗句,泪流满面,用纤纤细手,写下如下的词句回应: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钗头凤•唐琬
  世情薄,人情恶;欲笺心事,独语斜阑。内心孤独的唐琬,独倚高楼,爱恨交加。她恨陆游的软弱,在陆母的强烈要求下,一纸休书休了自己,结束了一段恩爱情缘。爱情,如果真的可以遗忘,我们何必走上奈何桥,喝一碗孟婆汤。何必在两个人十年后的相见,两眼泪汪汪。陆游伤感极致,挥毫疾书。唐琬也哀怨地写下,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的词句。
  休妻,心灵的羞辱。一个威逼,一个执笔。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有何过错。爱就是错。深爱是错上加错。只因爱的太深,太真。陆游沉浸在爱里难以脱身。忘记了光荣耀祖的使命。陆母认为唐琬是造成陆游不求进取的罪人。降罪于唐琬。其实,年轻的陆游本不想追求什么功名,有个深爱的妻安享流年也是不错的选择。唐琬不求陆游什么功名利禄,只要一个爱他的夫,过着简简单单的生活,足矣。
  母以子贵。陆母怎么能容忍这么荒唐的想法。唐琬,被送回娘家。我不知道陆母的一生,是否爱过。我想,他一定没有深爱过陆游的父亲,即使爱,也不会如唐琬与陆游一样深。因为没有经历深爱,无法懂得被生生拆散的疼痛。如果自己幸福,为他人祝福幸福;如果自己不幸福,祈祷他人的幸福。孩子的幸福,就是母亲的幸福,这才是温柔的母亲形象。一切的功名真的比孩子的幸福重要么?陆游仕途上坎坷,又遇人不淑,深爱的唐琬也从自己生活中消失,他还能有什么?只留下空悲切。
  唐琬是不幸的,也是幸福的。他遇见了宽容,善解人意的赵士程。他感动两个人的故事。在沈园,当陆游偶遇唐琬,他同意两个人相见。唐琬的心乱了。本以为十年的时光流逝,爱付诸东流。可是,当他遇见陆游,爱情死灰复燃。她知道,时间可以葬送青春,永远埋葬不了爱情。她爱着陆游,如十年前一样深。伤心,流泪,痛苦,怏怏而卒。我不知陆母听到唐琬的死讯是否有过自责,如果念及是唐琬的姑母,曾经的儿媳。如果还有女人柔弱之心。
  我是很喜欢赵士程的。温婉的男子,体贴人意。可是,唐琬无法从对陆游的爱中自拔,用新爱弥补旧伤。他是谦谦君子。在那样的社会多么难得。可是他无法享受唐琬的爱。我想到了梁思成。同赵士程一样令人敬仰。当林徽因真诚地告诉他,她同时爱上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时,梁思成矛盾痛苦,苦思一夜,说,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金岳霖,我祝你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也是一个君子。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他说,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从此,两家人比邻而居,如亲朋来往。君子是什么,是做人的真诚,坦率,对一切人,一切事的宽容。君子的胸怀比海辽阔。
  爱是令人疼痛的。李煜在孤苦伶仃时,想到的是娥皇。他深爱的妻。陆游想到的是唐琬。那个被称作惠仙的女子。两个人都是他们生命里钟爱的女人,生命里第一个女人。不幸的是,他们都没能好好地呵护这份爱。两个女人的生命如烟花绽放,瞬间即使,掉落一地的冰凉。再回首,两个男人一生都不能忘怀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缱绻缠绵。他们怀揣着思念度日,直至生命完结的那一天。
  世间最纯美的爱,恐怕是生命中,第一个走进自己心中的那份情吧。那种爱,最纯洁,像一朵白色的海棠花,无瑕,透明。
  抬头,我看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思绪任意飞扬。脑海中,留下沈园墙壁上那阙词,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又是一年的春天了,春天,就是这样,匆匆的来了,匆匆的去了。一年又一年。每个人的爱情,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春暖花开。多好!那样,山盟在,春也在,爱仍在……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