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 雪 品 梅
时间:2013-03-07 07:42: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岁月方圆  阅读:

我曾两次去西山岛看梅,都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成行。在梅林里,看到的是成片怒放着如雪花般的梅,而真正雪中品梅的境遇,却是十分难求。早年,这种境遇几乎年年都有,只要有雅兴,即能遂愿。如今,全球气候变暖,温室效应改变了生态环境,尽管我已回故乡多年,有雪的年份很少。尤其是在梅开时节遇到飘雪的日子,更是难得一遇。

恰巧,今年暖冬立春得早,小区院子里的几株梅树,正月初一就看到枝桠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蓓蕾,还有少许刚开的花朵。到正月初七凌晨,天空中突然降了一场大雪,足足下了有十五公分厚。清早起来,望着还在飘落的雪花和那几株绽开的梅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去西山踏雪品梅,将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天赐我良机,岂能失之交臂。于是,我携带着莱卡相机,兴冲冲去了吴中西山岛,沿环湖大堤直奔林屋山。

林屋山,是中国“十大洞天”之一。山西部腹中的“林屋龙洞”,广如大厦,玉石成林,顶平如屋,故而得名“林屋”。而林屋山腹背上的花梅,种植历史也很悠久。相传,吴中人植梅始于唐代,兴盛于明清,至今有500多年的植梅历史了。著名的有广福邓尉梅和西山林屋梅,相较之下,在植梅的面积、品种和数量上,西山林屋梅花甚称全国第一。因而,这儿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赏梅基地,也成了梅文化研究的中心。

我登临林屋山驾浮阁,放眼望去,雪原、碧湖、梅海,尽收眼底:浩渺的东太湖,层层碧浪一浪涌过一浪;湖对岸,影影绰绰的建筑物被白雪覆盖,原本深绿的植被,也披上了一层银装;山下4000余亩刚刚吐蕾的花梅,被掩映在皑皑白雪的世界里;山顶上,梅开得早,有雪花般白的,也有粉红色的,春风徐徐吹来,暗香涌动,沁人心脾。身置雪原梅海之中的我,飘飘欲仙,如同进入了人间仙境,独享这世外桃源的美景,直看得“喜上梅梢”。

下了林屋驾浮阁,穿越披裹着银装的梅林,在鳞次栉比的梯田上近瞧那梅,枝桠上的积雪,犹如洁白的羽毛一般,细腻柔软。羽毛中躲着的花蕾,有的已绽放花瓣,有的含羞欲放,还有的被严严实实包裹着。也许是时日尚早,还没有到盛开的季节,故而没能品赏到完全盛开的梅。到是出了梅林,走近向阳座落的农家庭院,看到那几株梅树上白里透射出点点红、点点黄。那因是红梅、黄梅在竟相开放,望见我,露出了张张羞色的笑脸,让人赏心悦目!

国人对梅花深爱有加。几千年来,国画大师们的《梅花报春图》,传承了一代又一代人。当代儿童学习国画,绘梅成了他们的必修课、起步式。我的一位军旅战友是国家特级画师,曾与我有数年邻居之缘。早年他绘的一幅六尺《红梅报春》在全国获奖,并见诸于报端。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组对他作了专访。他一夜之间名声大振,求画、拜师者慕名而来。我儿子亦在学期放假时拜他为师,跟他学习绘梅。他后来调去南京,临别时将这幅获奖的《红梅报春》画赠予了我,一直挂在陋室的客厅里,为苍白的粉墙增添了艺术家的文化气息。

踏雪咏梅,更是诗人们独特的喜好。宋代爱国诗人陆游写下了传世之作《卜算子 咏梅》:“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他在词中用了“断桥、寂寞、自愁、作尘等词”,使梅花给人以凄凉的感觉,反应了他政治生崖中的不幸遭遇,如同这断桥边上的梅花。而**的《卜算子 咏梅》,反其意而用之:“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词中的“春归、春到、花枝俏、春来报、丛中笑”,一扫陆游那种凄凉、哀怨、颓唐之气,显得大气、活泼,给人于精神振奋,令人叹为观止,心悦诚服。

我喜欢梅花,源自我的母亲。母亲的名字叫“梅生”,父亲喜欢叫她“阿梅”。现在不记得母亲的生辰了,可能是因为她在梅开季节生的,外公就给她起了这么个名。母亲有一手好针线活,小时候见她纳的鞋垫上总要绣一朵梅花,给邻居家做的童棉鞋的鞋帮上也要绣上一朵梅花,或许这是母亲喜欢梅花的缘故。不过在我的心里,母亲一生劳碌、艰辛,扶养大我们姐弟四人,家里的柴米油盐、缝补桨洗,父亲几乎不用操心,全由她一人操持。我家尽管生活清苦,但她安排得井井有条,全家人穿着尽管补丁层叠,却洗得干干净净。她一生饱经风霜雨雪,恰如眼前雪中绽放的梅花,不惧严寒,品性高洁。

我爱戴梅花,还因为在少年时读过小说《红岩》和看过《烈火中永生》的电影,心灵受到了熏陶。江雪琴、许云峰等一群中华英豪,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严刑铐打,那大义凛然、坚贞不屈的光辉形象,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我常常走在放学的路上放声高歌《红梅赞》,“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江雪琴、许云峰等中华英豪,在这首激越、昂扬的主题曲中,昂首挺胸、大义凛然,走向刑场。新中国也正是在梅开的严寒中迎来了共和国的第一个春天。多少年来,这歌声,也激励着我成长,使在职业生涯中,磨砺成不屈的性格,也曾喊出过“别理灰鸦噪,笑对猖狂”的情怀!

湖面吹来的风真寒冷。我踏着松软的白雪穿行在梅海中,深切地体会着“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意境: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奋勇当先、自强不息,愈是寒冷,愈是风欺雪压,花儿开得愈精神,愈秀气,愈飘香。她是中华民族最有骨气的花!那迎雪吐艳、凌寒飘香、铁骨冰心的崇高品质和坚贞气节,鼓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不畏艰险,开拓奋进,创造了辉煌的过去、现在,也必将开创美好的未来!

啊,梅花,我爱她!

(2013年2月于苏州)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