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纳兰性德的词:谁念西风
时间:2013-02-26 09:02: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刘迦楠  阅读:

时光荏苒,三百年的光影掠去,万丈红尘之中,曾经嘈嘈切切的琴弦怕是早已断了,任谁素手翻飞弹唱,也再听不见带有小晕红潮的妙音;尘封了百年的公案,也许早就结了密密的蛛网,腐朽的案板不能承受泼墨山水的重量。

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忘记,你们曾泛舟游湖的荷花,仍旧开得那么明媚。清风舞过之处,层层叠叠的碧色的叶便托着粉嫩风致的花儿微微颤动,送来星星点点的香。还有你们在那公案之上一人研磨,一人挥毫,共同谱写的唯美诗歌。

时至今日,后世依旧争唱《饮水词》,那些忧伤的文字记述着她的美,却弥漫着你的悔,文字中馥郁的泣血之殇往往令旁观者暗自落泪。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执一盏盛满清愁的流霞,多少次,诗人披着单薄的衣衫,驻足南窗下。西吹翻了他的衣袂,吹凉了他的面颊,却吹不灭他广识诗友,无心官场的避世之心,吹不灭他对卢氏的依恋。看着萧萧黄叶簌簌落下,微醉的纳兰,被熟悉的忧郁包围,往事如潮水般涌来,残阳如血如画,美得惊艳残忍,触目惊心。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回忆是杀人不见血的匕首,折磨着纳兰的每一处细胞。他慢慢踱回书房,望着曾经小睡过的椅子,是谁会为他轻轻盖上薄毯?每每他苦读至深夜,是谁会为他轻轻奉上一盏热茶?双眼模糊的纳兰,那一刻,仿佛看见无数身影,向他招手,对他微笑,而渐渐又重叠成一个,朝思暮想的那一个。纳兰张开手掌,伸向咫尺的人,一切都华丽的破碎,眼前只是寂寥的屋子,终归沉寂。然,卢氏为他弹奏过的曲子,仿佛还在耳畔萦绕,不忍散去。

映着如洗月色,纳兰蘸墨狂书下这首《浣溪沙》,收笔处,宣纸上,唯留一声叹息,清泪滴答。

纳兰性德,三百年前,一个孤独的人还有他绝望的灵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