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用琵琶弹奏《东风破》
时间:2012-05-03 09:56: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轻轻走来  阅读:

  向未神游的这首《打开烦恼的门迎接你的钟声》诗歌并不长,我却临屏读了较长的时间。临屏时开的是静音,没有任何声响,我却急于去找周董的那首《东风破》。跟着音乐,重新用眼睛一行一行地扫描他的诗歌,嘴里却哼着“是谁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离,看见小时候……”
  起初,我不能确定,为何的在读这首诗歌的时候要想起周董的歌子《东风破》,并且还那么急于去找出来听。品着诗,听着歌,窗外雨声滴答,窗内钟摆滴答,嘀嗒,嘀嗒,我好像就那么的悟了。
  我从来不喜欢用理论的观点去解读诗歌,理论于我是很懵懂的东西。对一首诗产生好感不亚于男女之间一见钟情,起初是莫名的,然后静下来,慢下来,其间的“好”便有了眉目,却依然是叙述不明的,只觉着欣喜,想要表达,想要唱,想要手舞足蹈。
  神游先生这首歌是可以谱曲的。当我把这个感觉确定下来,起先急于找周董的《东风破》的行径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这首诗和这首歌,有着相似的旋律,有着浓郁的中国风味道。或许,诗人成就此诗的时候并没有这个意识,还有可能他从来没有听过周董的《东风破》,但我确信,诗人读过苏轼的《东风破》。
  试读苏轼的《东风破》,觉着染有分明的红尘气息,琵琶拈成的离愁孤单的挂在窗前。罢了,问——何以解愁?果真,一壶浊酒解得了漂泊之愁?否。
  饮下的是天涯,锁喉的依然是寂寞和孤独,依然是君去千里万卷愁的哀怨。纵然弹破墙外东风,纵然弹断篱笆外的古道,那荒烟蔓草的年头,那一去不复返的佳人和故知还能回到从前吗?纵然有满腹的豪情,遇不见懂得之人,遇不见你生命里的贵人,纵然再有才情,再有崇高的愿望,所谓理想都是空的,愁依然是愁,寂寞,也无法在孤独深处开出花来,只听得见月圆之时寂寞在凄婉的歌唱……
  故而,我不从来就不相信古人诗词表面所呈现的东西。古代的诗人,总是拿一些常见的意象借以表达内心所谓的理想和抱负。在苏公子的《东风破》里,我还是要将他表现出来的“寂寞、天涯、荒烟、蔓草、分飞”等关键词理解诗人空有才情,却又成不得志、不为人理解、不能实现其政治理想所落下的“病根”。病根是要自拔的,有才情的公子,除了用诗词言志,用词牌消愁之外,也只能就着浊酒、横着古琴拨弄红尘不平事。如此无奈的怨愁,又哪能是酒与诗词之类的俗间物可以消磨得了的?
  而神游诗人此刻的诗布满了忧伤的禅意。“夜半的钟声在撞响第108响的时候/把吉祥寺孤傲的乡愁冷清地掷在我脚前/人生的108种烦恼早被撞钟的偈语羽化成霜/老禅师一声棒喝颠倒了凡夫与菩萨的心相/子夜的月最圆。霜的心事长成一圈天心的绒毛/湖里的水品尝人世之伤,鱼飞身读懂了三生月”
  佛说,人有108劫,你有几劫?诗人不这么回答,他只是在夜半的时候,依时撞响第108响。108,在佛界里,应该是个圆满的数字。108劫,108种烦恼,108颗念珠,种种皆为菩提。这里,吉祥寺的孤傲的乡愁就要脱离寺院的钟声,是老禅师的一声棒喝惊醒了寺内寺的众生相。都说子夜的月最明,凝结成霜的心事,即便月光再施悲悯之心也生不出呼啸的翅膀,纵然湖里的圣水品尝得出人世之伤、纵然鱼和飞鸟读得懂今世的月光,皆能懂得三生的情缘和忧伤么?能T恤苏公子当年琵琶弦上的血泪和心情么?能弥补得了东风破损的部分么?能说服那人情不再刻薄人世不再冷漠么?佛说,不可贪,不可痴,不可嗔。
  还是那个叫方文山的才子最能体贴苏公子的心情。他结果苏公子泛黄的陈词,重新晕染添墨,把离愁捏成一盏长明之灯,让它伫立在有月的窗前。
  无论新词与旧痕,都不用担心灯火的寂寞与熄灭自有人在门后陪伴它的孤单。时光悠长,不知是灯盏寂寞还是门后之人孤独。岁月静远,也只能假装那个人没有远走,假装青春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从头再来。月圆更寂渺,酒入愁肠,天地混沌,唯有夜半的烛火清醒依然。花自飘零,水自流,错过的花开不再,旧地沦为荒芜之地,唯有重新浪迹天涯才不负这万千回忆,这满腹思念。其实,我真的只想把苏公子的《东风破》理解成方文山式的小资情怀,纯粹的忧伤,纯粹的离情,纯粹的幽怨,与所谓的山河和大理想无关,只关风月,只关光阴。
  要感谢周董的谱曲,让这首改良了的《东风破》寓意新的涵义。更感谢神游诗人的这首诗,让我在这夜半之时出入于旧词与新曲之间,让我受了老禅师这一令清醒的棒喝。
  PS:现实生活里,偶然说道、给你提意见的朋友,一定是关心你的人。他们担忧你,担心你因个性太强受伤。他们希望你做个完美的人,圆滑做人,圆满做事。他们的关心是单纯的,而你的接受又是偏执的,经常莫名的就在他们面前落泪,用坚守回执着他们的关怀。后来,当事人没事了,依然我行我素,他们却受了我的伤,“你”,又重新成为孤独的人。其实,这就是人世,这就是红尘里的一波微澜。不晓得是朋友的修为不够,不能发挥老禅师棒喝的作用,还是世人太固执,宁愿孤独,宁愿在寂寞中老死,也不愿违背内心的孤独的原则这一思想在做怂。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