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花隔云端
时间:2013-02-23 09:31: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鬼谷朵颜  阅读:

  手捧清茶一杯,寻《诗经》半卷,坐在那半亩花田中,阳光庸懒地拂着你的脸颊。薄纱轻烟中,有美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她朱唇轻启,向你微微一笑,便又隐到朦胧中去了,独留你一人欣赏那灼灼桃夭。

  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你看,那是谁家的英俊少年,白衣胜雪,竹叶青青;那又是谁家的娇俏女儿郎,如花朵般绽放的容颜灼灼地吸人眼球。万法皆生,皆系缘份,眼光交汇的刹那,她蓬松的乌发涨满了他的眼睛,呵!这痴儿从此心里只有一个她,但怎奈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奈何,奈何?
  我懂的,我懂他心底里的爱和悲,他真是爱惨了她,但又注定得不到她。这世上最深沉的悲哀,是鱼和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他的爱情,未有开始,却已经结束。我只能为他哀悼,却永远无法改变他的坚持。这千年前的单纯而凄美的爱情

  柏舟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一叶清绿的柏舟在浑浊的河水里漂漂荡荡,就像那谦谦如玉的君子,他站在朝堂的最下角,俯视着那些当道的小人,浑浊的世道,断送了他的三十功名,从此八千里路云和月,不是天涯羁旅,就是勾栏瓦肆,从心底与那庙堂决裂了。他走了,又有谁能给这个腐朽的世道一丝光明?
  我亦懂他,他心底的无奈以及无数希望后沉重的失望,一已之力怎敌天下黑暗。我只能说,他走得好。斜阳流水悠悠,顷刻兴亡过手。这是那黑暗的年代下真实而丑陋的现状。

  击鼓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烽烟四起,边关吃紧,战鼓一刻不停地响着,战士们就要出征了。他跟随着将军孙子仲,和千千万万的士兵一样,走向自己的死亡,再看一眼故乡吧?再归来已不知是何年何月。一路上,无数的生命溶进泥土,不能停,只有踏着鲜血向前。他是多私想念他的故乡呀!他和他的妻早已约好,发誓一起活到老。可相隔太遥远,他们该如何相守?别离太长久,他们该如何守誓言?今我来思,却已经雨雪霏霏了。
  我都懂的,那个年代的人对和平的渴望和对幸福的向往,可惜,他们无法拥有,这是那个社会最伟大而又最虚伪的誓言……
  前尘如烟,而今听雨僧庐下,人事早飞远。
  浮生百年,不过顺臾,《诗经》这个独一无二的美人静静地屹立在时光里,温柔地向每一个欣赏她的人微笑,她就是那个时代最完美,最真实的写照,她讲述了一个时代的故事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