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探春的软肋在哪里
时间:2013-02-22 10:38:3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故宫蟋蟀  阅读:


时值宝钗也从上房中来,探春等忙起身让坐。未及开言,又有一个媳妇进来回事。因探春才哭了,便有三四个小丫鬟捧了沐盆,巾帕,靶镜等物来。此时探春因盘膝坐在矮板榻上,那捧盆的丫鬟走至跟前,便双膝跪下,高捧沐盆,那两个小丫鬟,也都在旁屈膝捧着巾帕并靶镜脂粉之饰。平儿见待书不在这里,便忙上来与探春挽袖卸镯,又接过一条大手巾来,将探春面前衣襟掩了。探春方伸手向面盆中盥沐。那媳妇便回道:“回奶奶姑娘,家学里支环爷和兰哥儿的一年公费。”平儿先道:“你忙什么!你睁着眼看见姑娘洗脸,你不出去伺候着,先说话来。二奶奶跟前你也这么没眼色来着?姑娘虽然恩宽,我去回了二奶奶,只说你们眼里都没姑娘,你们都吃了亏,可别怨我。”唬的那个媳妇忙陪笑道:“我粗心了。”一面说,一面忙退出去。


探春一面匀脸,一面向平儿冷笑道:“你迟了一步,还有可笑的:连吴姐姐这么个办老了事的,也不查清楚了,就来混我们。幸亏我们问他,他竟有脸说忘了。我说他回你主子事也忘了再找去?我料着你那主子未必有耐性儿等他去找。”平儿忙笑道:“他有这一次,管包腿上的筋早折了两根。姑娘别信他们。那是他们瞅着大奶奶是个菩萨,姑娘又是个腼腆小姐,固然是托懒来混。”说着,又向门外说道:“你们只管撒野,等奶奶大安了,咱们再说。”门外的众媳妇都笑道:“姑娘,你是个最明白的人,俗语说,一人作罪一人当,我们并不敢欺蔽小姐。如今小姐是娇客,若认真惹恼了,死无葬身之地。”

 

 


博主点评:


对年轻人来说,找不到定位或者找错了定位是一件痛苦的事。贾宝玉因为不适应当时的社会找不到定位,黛玉一死他就出家了。薛宝钗因为找错了定位,一心想做宝玉的妻子而让自己深陷痛苦。最后和宝玉结了婚却没有夫妻之实。宝玉出家她只能一辈子孤老,做一个贞洁烈妇。王熙凤和妙玉都因为找到了定位,活得有声有色。王熙凤像森林里茁壮成长的大树,妙玉则像栊翠庵里的一株红梅。晴雯生前是个丫鬟,她不甘心自己的定位。贾宝玉在她死后,通过想象把她定位成了芙蓉花神。她若有知,应该对这个定位很满意。


大观园里只有贾探春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敏感,时常感到苦恼。她是正经主子,但她是庶出,她的生母是贾政的妾赵姨娘。赵姨娘是贾家家奴出身,她的父母就是贾家的奴才。她的哥哥赵国基虽是她儿子贾环的舅舅,但身份是贾环的奴才——“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探春对自己的出身非常痛恨,所以非常要强。一方面和她生母严格划清界限,另一方面端的主子架子比谁都大,以资补偿。


王熙凤病了,王夫人让她和李纨代为照管家务,她觉得非常光荣,因为王夫人并未因为她是庶出而轻看她。偏偏这个时候,赵姨娘又来找她麻烦,再一次当众提醒她有一个做奴才的妈。赵姨娘这个人肚子争气人不争气,没有当主子的能力所以一直被定位成奴才。想必她也曾经努力想变得端庄贤惠跻身管理层,可是总得不到贾母和王夫人的认可,后来索性不装了,由着性子胡作非为。这也好理解,她不撒泼,就得不到她要的东西,她一撒泼,众人看在贾政和她生了两个孩子的份上都会让她三分。


赵姨娘的哥哥死了,想着女儿正好在管事,可以多拿些抚恤金。没想到探春给她的竟然比袭人的还少,她气不过跑来质问探春——“我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你和你兄弟,这会子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连你也没脸面,别说我了!”——她一来就打亲情牌,可这正触了探春的霉头。探春正在做当家的主子,地位比嫡出的小姐还要尊贵。她如果这时候照顾了赵姨娘就等于自降身价自毁形象,让人背后嘲笑:看,到底是庶出的,母女连心呢!所以,她不但自己不会照顾赵姨娘,别人要照顾她也会断然喝止,因为是在提醒她是庶出。


先是一个仆人提醒她是庶出——吴新登家的忙陪笑回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少,谁还敢争不成?”探春听了恼火,但对奴才她不屑发脾气,于是笑道:“这话胡闹。依我说,赏一百倒好。若不按例,别说你们笑话,明儿也难见你二奶奶。”之后李纨又来提醒她是庶出——李纨在旁只管劝说:“姨娘别生气。也怨不得姑娘,他满心里要拉扯,口里怎么说的出来。”探春忙道:“这大嫂子也糊涂了。我拉扯谁?谁家姑娘们拉扯奴才了?他们的好歹,你们该知道,与我什么相干。”——她这是急了,李纨让她端好的主子架子晃悠了一下,她赶紧踩在赵姨娘身上好歹是稳住了。


最后是王熙凤来提醒她是庶出——平儿笑道:“奶奶说,赵姨奶奶的兄弟没了,恐怕奶奶和姑娘不知有旧例,若照常例,只得二十两。如今请姑娘裁夺着,再添些也使得。”王熙凤虽然抱病,但大情小事还是一手掌握。她的意思是,我把规定告诉你,给多少是你的事。给多了,王夫人怪罪下来,她没有责任;王夫人不怪罪,她乐得给探春做个顺水人情。探春知道她的想法,所以对平儿说:“你主子真个倒巧,叫我开了例,他做好人,拿着太太不心疼的钱,乐的做人情。你告诉他,我不敢添减,混出主意。他添他施恩,等他好了出来,爱怎么添了去。”


探春到底年轻沉不住气,说话做事常常图穷匕见,弄得气氛很紧张——“平儿一来时已明白了对半,今听这一番话,越发会意,见探春有怒色,便不敢以往日喜乐之时相待,只一边垂手默侍。”她对赵姨娘更缺乏耐心,几句话下来就气得脸白气噎,把主子架子一摔,哭骂起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谁给谁没脸?幸亏我还明白,但凡糊涂不知理的,早急了。”李纨急的只管劝,赵姨娘只管还唠叨。要是把薛宝钗换做她,只会对赵姨娘笑道:“姨娘来得不巧,老太太正差人交代我办一桩要紧事,等我得空再和您单聊。”然后叫丫鬟带她下去吃茶。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