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为柳湘莲殉情真相
时间:2013-02-22 10:3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故宫蟋蟀  阅读:


她闹得实在不像话,家人都希望把她早点嫁出去。见贾琏答应帮她找柳湘莲并且替她做媒,她竟然像变了人似的——真个竟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三个原因:1、给贾琏信心和动力。她是个三从四德的好女人,贾琏给她做媒才有底气;2、为婚姻生活提前做好准备。提前进入婚姻状态,就像冬天提前暖好被窝一样,让柳湘莲和她一结婚就能享受温馨的家庭生活;3、她太累了,被情欲操纵了5年,折磨了5年,通过把他人幻想成柳湘莲的性幻想方式,让她成为了一个内心忠贞行为淫荡的分裂人。现在痛改前非,总算身心合一了,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踏实。


尤三姐本性是个对爱忠贞的人,只可惜她爱的不是真实的柳湘莲而是幻想出来的他,这一点她到死都没有明白。她的突然转变,一方面是她的本性回归,另一方面还是在幻想,只是她幻想的对象从人变成了婚姻。随着情欲对她控制的减弱,她的理智得以逐步恢复——“若有了姓柳的来,我便嫁他。从今日起,我吃斋念佛,只伏侍母亲,等他来了,嫁了他去,若一百年不来,我自己修行去了。”——她称柳湘莲为“姓柳的”,说明她已经从之前合二为一的状态解脱出来,能分得清她是她,柳湘莲是柳湘莲。如果贾琏没找到柳湘莲,没给她送来定情信物,她这条命就保住了。说不定过了一年半载,她死了心,改了主意,另找人嫁了,生儿育女,也能过正常的生活。可贾琏偏偏遇到了柳湘莲,还把他的鸳鸯剑作为定情信物带了来。


正是这把鸳鸯剑再一次把尤三姐推入幻想的深陷,她的幻想对象不仅是柳湘莲还有和他的婚姻。更要命的是,她认为很快就会梦想成真——贾琏便将路上相遇湘莲一事说了出来,又将鸳鸯剑取出,递与三姐。三姐看时,上面龙吞夔护,珠宝晶荧,将靶一掣,里面却是两把合体的。一把上面錾着一“鸳”字,一把上面錾着一“鸯”字,冷飕飕,明亮亮,如两痕秋水一般。三姐喜出望外,连忙收了,挂在自己绣房床上,每日望着剑,自笑终身有靠。——她魔怔了,殊不知幻想的猛虎已经对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3、她是个非常容易走极端的人。这一方面是她个性使然,另一方面是性幻想对她造成的毒害。为了宣泄情欲,她常常大发脾气,用极端方式才能获得内心暂时的平静,从而形成了爱走极端的性格缺陷。“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刀剪碎,撕一条,骂一句”;“将一根玉簪,击作两段,‘一句不真,就如这簪子!’”嫁不了柳湘莲就说要出家;柳湘莲悔婚她非要死在他面前——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


尤三姐死于自己的幻想和爱走极端的脾气。二者缺一,她都不会死得如此刚烈。她迷恋柳湘莲五年,生前只见过他两面,只和他说了一句话,柳湘莲出尔反尔,根本不是戏台上那个多情专一的小生,充分证明她爱的是自己幻想出来的柳湘莲而不是真实的他。柳湘莲也非常好色——湘莲道:“我本有愿,定要一个绝色的女子。”但他爱美人更爱自己的面子——宝玉道:“你原是个精细人,如何既许了定礼又疑惑起来?你原说只要一个绝色的,如今既得了个绝色便罢了。何必再疑?”湘莲道:“你既不知他娶,如何又知是绝色?”宝玉道:“他是珍大嫂子的继母带来的两位小姨。我在那里和他们混了一个月,怎么不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湘莲听了,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等尤三姐自刎了,他的态度又变了——泣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可敬,可敬。”湘莲反扶尸大哭一场。——比起自己的面子,他更喜欢被爱的感觉。尤三姐自尽并不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因为为他而死,他赞她为刚烈贤妻。


原来尤三姐这样标致,又这等刚烈,自悔不及。——被这样美的女人这样爱着,是他的梦想。他票戏常演的就是这样的戏,没想到现实比戏还要戏剧化,还要美,还要惊心动魄。他一时沉湎其中,不能自拔。他是社会边缘人,对社会规则,道德标准本就不以为然。如果他在妓院里遇到绝色美女,她能爱他爱到为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娶她为妻。他所谓的“不做这剩忘八”只不过是他不想被婚姻束缚的借口。因为没料到尤三姐这样符合他的理想,他后悔莫及。而其实,他要真和尤三姐结了婚,未必能过得下去,尤三姐会爱真实的他吗?


曹雪芹用浪漫的想象让尤三姐死后大彻大悟——忽听环佩叮当,尤三姐从外而入,一手捧着鸳鸯剑,一手捧着一卷册子,向柳湘莲泣道:“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妾不忍一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说着便走。湘莲不舍,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尤三姐便说:“来自情天,去由情地。前生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说毕,一阵香风,无踪无影去了。——她终于知道真实的柳湘莲是“冷心冷面”,和她幻想出来的他是两个人;她终于知道自己一直在性幻想“误被情惑”,如今她感到羞耻,从而觉醒,“与君两无干涉”。


痴情绝对不是优点而是病态。有尤三姐身上三个特点的人要警惕了,具一,情路坎坷;具二,多灾多难;具三,有性命之忧。
 

 4/4   首页 上一页 2 3 4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