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为柳湘莲殉情真相
时间:2013-02-22 10:37:4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故宫蟋蟀  阅读:


湘莲作揖告辞出来,若去找薛蟠,一则他现卧病,二则他又浮躁,不如去索回定礼。主意已定,便一径来找贾琏。贾琏正在新房中,闻得湘莲来了,喜之不禁,忙迎了出来,让到内室与尤老相见。湘莲只作揖称老伯母,自称晚生,贾琏听了诧异。吃茶之间,湘莲便说:“客中偶然忙促,谁知家姑母于四月间订了弟妇,使弟无言可回。若从了老兄背了姑母,似非合理。若系金帛之订,弟不敢索取,但此剑系祖父所遗,请仍赐回为幸。”贾琏听了,便不自在,还说:“定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定。岂有婚姻之事,出入随意的?还要斟酌。”湘莲笑道:“虽如此说,弟愿领责领罚,然此事断不敢从命。”贾琏还要饶舌,湘莲便起身说:“请兄外坐一叙,此处不便。”


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好容易等了他来,今忽见反悔,便知他在贾府中得了消息,自然是嫌自己淫奔无耻之流,不屑为妻。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料那贾琏必无法可处,自己岂不无趣。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芳灵蕙性,渺渺冥冥,不知那边去了。当下唬得众人急救不迭。尤老一面嚎哭,一面又骂湘莲。贾琏忙揪住湘莲,命人捆了送官。尤二姐忙止泪反劝贾琏:“你太多事,人家并没威逼他死,是他自寻短见。你便送他到官,又有何益,反觉生事出丑。不如放他去罢,岂不省事。”贾琏此时也没了主意,便放了手命湘莲快去。湘莲反不动身,泣道:“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贤妻,可敬,可敬。”湘莲反扶尸大哭一场。等买了棺木,眼见入殓,又俯棺大哭一场,方告辞而去。


出门无所之,昏昏默默,自想方才之事。原来尤三姐这样标致,又这等刚烈,自悔不及。正走之间,只见薛蟠的小厮寻他家去,那湘莲只管出神。那小厮带他到新房之中,十分齐整。忽听环佩叮当,尤三姐从外而入,一手捧着鸳鸯剑,一手捧着一卷册子,向柳湘莲泣道:“妾痴情待君五年矣。不期君果冷心冷面,妾以死报此痴情。妾今奉警幻之命,前往太虚幻境修注案中所有一干情鬼。妾不忍一别,故来一会,从此再不能相见矣。”说着便走。湘莲不舍,忙欲上来拉住问时,那尤三姐便说:“来自情天,去由情地。前生误被情惑,今既耻情而觉,与君两无干涉。”说毕,一阵香风,无踪无影去了。湘莲警觉,似梦非梦,睁眼看时,那里有薛家小童,也非新室,竟是一座破庙,旁边坐着一个跏腿道士捕虱。湘莲便起身稽首相问:“此系何方?仙师仙名法号?”道士笑道:“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我系何人,不过暂来歇足而已。”柳湘莲听了,不觉冷然如寒冰侵骨,掣出那股雄剑,将万根烦恼丝一挥而尽,便随那道士,不知往那里去了。

 

 


博主点评:


尤三姐有三个特点,并且把这三点都发展到了极致,最后导致心灭身死。


1、她非常好色。柳湘莲确实很帅——“柳湘莲原是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枪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却误认作优伶一类。”——柳湘莲不仅长得帅,而且举止潇洒,气度不凡。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都算得上是美男子。尤三姐见他第一面是在台下看他表演。戏台上的他是一个小生,正在演一出爱情戏,温柔多情,缠绵悱恻。五年前的尤三姐还是个少女,台上的柳湘莲一下子击中了她的心,她的情欲第一次被清晰地激发出来,立刻被迷得神魂颠倒。因为柳湘莲是玩票,不是戏子,所以卸了妆会和男人们一起喝酒,想必尤三姐去偷看过他。没想到他比戏台上更帅,浑身散发着阳刚之气,她马上想起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从此一发不可收。


2、她非常喜欢幻想。首先她分不清戏里戏外,把台上的柳湘莲当了真。为什么旧社会把戏子视为下九流,把票戏又视为风雅呢?因为有些观众会被舞台上的戏子唤起情欲丢了魂,把他们打入下九流可以让观众保持清醒。票友登台是演给熟人看,再者演技不如科班出身的戏子,达不到勾魂的程度,观众只会赞他有才,所以被视为一种高雅的爱好。尤三姐把戏里的柳湘莲当真之后,从此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性幻想对象。


看戏回来,她经历过一个茶不思饭不想的阶段。白天想的是柳湘莲,夜里梦的是柳湘莲。在她的幻想中,柳湘莲与她在精神和肉体上合二为一,柳湘莲成了她极度依赖的精神鸦片。因为她生得美,看上她的男人不少,她先是正眼都不瞧他们一眼,后来也喜欢和他们饮酒作乐。她迷上了那种氛围,男人围绕着她,她喝得半醉半醒。在酒精的作用下,她的柳郎充满爱意地走过来和她亲近,她愈加风情万种,霎时看清楚不是她的柳郎,她暴怒,把他骂得狗血喷头,自己又哭又笑,男人吓得要走,她又风情万种起来,醉眼朦胧中,他又成了她的柳郎……


比起一个人日思夜想,这种氛围中的柳湘莲有了几分真实感。于是,她从被动和男人饮酒作乐,变为主动勾引男人来饮酒作乐,淫荡的名声从此传扬开去。过了几年这样的生活,她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淫荡风格:风情万种中夹着施虐,既勾引男人又作践男人,让男人近不得又远不得,“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性幻想已经让她走火入魔。


没进贾府之前,她还能找帅哥陪她喝酒,玩腻了就换一个。现在进了贾府,供她消遣的就只有贾珍贾蓉贾琏三人。越熟悉他们,就越瞧不起他们,也越难做到借他们的躯壳享受对柳湘莲的性幻想。可是,她的母亲和姐姐都在贾府,她哪儿也去不了。情欲的火焰燃烧着她,她像关在笼中的一头饥饿的兽。她本能地通过一些方式来减轻情欲的折磨——


略有丫鬟婆娘不到之处,便将贾琏,贾珍,贾蓉三个泼声厉言痛骂——通过发脾气来宣泄情欲;那尤三姐天天挑拣穿吃,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的肥鹅,又宰肥鸭。——通过食欲和物质欲来抑制情欲;实在熬不住了,她就主动把他们招来饮酒作乐——有时尤三姐自己高了兴悄命小厮来请,方敢去一会,到了这里,也只好随他的便。——她唯有把自己灌得更醉,她的柳郎才会上他们的身,“见”了柳郎,她自然又作出那许多“万人不及的淫情浪态”来,“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3/4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